首頁 發表: 美術繪圖 | 美術設計 | 攝影 | 熱門標籤 美術討論: 美術工作 | 美術比賽 | 展覽活動 | 美術相關 | 一般討論 | 美術同好 CG 討論 :: Photoshop | Painter | 3D 行動 | AMP

【 立即註冊 】 : 更改個人資料 : : 登入

會員名稱: 登入密碼: 保持登入

35.重返马尼拉又见米罗

攝影作品發表
1頁, 共1
發表人 人氣點閱:1373

hui an DSC_42.jpg
hui an DSC_42.jpg





MY WAY>东南亚100天-33.亚庇温馨的家
MY WAY>东南亚100天-33.亚庇温馨的家
MY WAY>东南亚100天-34.抵达克拉克入境遭盘问
MY WAY>东南亚100天-34.抵达克拉克入境遭盘问
MY WAY>东南亚100天-36.世界上外形最完美的活火山-Mt.mayon
MY WAY>东南亚100天-36.世界上外形最完美的活火山-Mt.mayon
37.火山下萝莉的告白
37.火山下萝莉的告白
mantisdinghong



繪圖畫廊設計藝廊
攝影相簿留言板
最愛收藏分類標籤
暱稱: MANTIS
註冊: 2006-05-03
發表: 454

V幣: 16104
@ 1F
35.重返马尼拉又见米罗 2012-10-09 22:18
分類: 游记 东南亚100天 原创照片
個人: 游记 东南亚100天 原创照片

等车等了很久很久才来,而且车子还晚点。
我到马尼拉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半了,下了车就打电话给米罗,米罗就开车来接我。在等米罗时,我就站在车站的出口处。旁边的保安大叔和小哥过来跟我搭讪,看得出善良的大叔和小哥并没有其他企图,只是看我那么晚一个国外女生站在这里等人,怕我无聊。不过这样跟菲律宾人聊天,我一开始还是有点紧张。
被问起你从哪里来的时候,我也照样回答:“i com from malaysia.”
然后大叔就跟我套近乎的说,大马和菲律宾是兄弟啊。而且大叔还说,我有很多国外的朋友,有大马的,日本的,韩国的,中国的,泰国的…………
我听到大叔说‘中国’了。
看来实际上好像菲律宾人民并没有传说中的那样激愤嘛。

很快的,米罗来接我了。我告别了大叔和小哥。
再见到米罗,感觉好像过了很久一样,其实也就只是4个月而已。不过米罗是我第一个见了两次的沙发主人。这个感觉很奇妙。让我觉得,这一路上交到的很多好朋友,还是会有机会再见面的。

一路上米罗开着车载着我,穿行在马尼拉的大路上。他开车到车站,看到两个保安在我旁边跟我说话,就问我刚刚跟他们聊些什么。
我说:“他们怕我无聊,陪我聊天。”
当我说道保安大叔问我是从哪里来,我回答:“i com from malaysia.”的时候,米罗笑翻了。

聊了一圈有的没的,我们就到家了。
再踏进这间4个月前来过的小别墅,熟悉的台阶,熟悉的门厅、客厅、厨房……
再看到艾玛正摆开为我准备的晚饭,然后开心的笑着对我说:“welcome home!”
我感觉好像回到了家,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常常照顾我的艾玛。

我熟门熟路的背着我的包,爬上3楼我的房间。放下东西,就爬下去吃饭。米罗和艾玛已经吃过饭了,但是也在旁边陪着我。我毫不客气的狼吞虎咽的吃着我的晚饭。毫不怜惜米罗眼巴巴的看着我的眼神。就是传口讯,也要吃饱了才有力气传嘛!

等我吃得差不多了。米罗说,“summer 怎么说?”
我回答:“summer说: how are you?”
米罗说:“summer有男朋友了?”米罗何等聪明的人,不需要你把话说全了。
我点点头,补充道,“未婚夫…………” (天音:你太坏了……)
米罗黯然了………………
作为一个novelist,我的职业本能战胜了良知。我默默的观察着米罗伤心的每一个细微的神情,再暗暗的把它写在脑子的暗阁里,希望哪天能刺激灵感。
米罗无比痛心疾首的苦笑着说:“为什么!为什么!!!!Summer为什么要嫁给别人?她打算多久举行婚礼?”
“很快。她说今年,最晚明年初。”我煽风点火的说:“米罗,那么爱summer就去中国找她吧。去阻止她的婚礼!!!”
讲到这里,我兴奋的表情已经控制不住了。多么精彩的戏码,要是真的上演在夏妈身上我会笑喷的!我多么的希望这种事情能发生在我身边!
于是,我认真的对米罗说:“如果你去中国阻止summer的婚礼!我啥也不干全程陪同你!”
米罗不耻的望着我兴奋的想看八卦的表情,斩钉截铁的说:“不去!!”
我出离愤怒了:“为什么!为什么!!米罗你要想清楚!!!真爱一生也许只有一次啊!!!”
很可惜我的煽动没有效果,米罗已经回到现实。

米罗咳了咳,做出一个怪声怪气的语调说道:“如果我这个时间点去中国,就轮到我对别人说,‘hello~~ i come from malaysia~~’…………”
……
……
……
寡人被这厮逗得笑爬了……

我发现当两个国家发生战事的时候,两地的人民,永远都会觉得,对方国家比较危险。其实早先有亲朋好友在劝我们放弃菲律宾之行的时候,我也谨慎的写信问过米罗,现在这个时间我来菲律宾合适不合适。
米罗明确的回答:‘虽然现在是出了些国际问题,但是我不认为你过来玩会有危险。你就放心来吧。’

事实上,除了出海关的时候在克拉克机场被查了一下,民间一切正常。
然后我又问米罗和艾玛,听说华人都撤离了菲律宾,是不是有这回事?
艾玛说:“谁说的?这小区里很多华人。隔壁家一家都是。对面还有好几家。没听说谁走啊?!”
……
……

我X……谁他妈的吓唬我说华人在菲律宾被打得都撤离了??吓得寡人在这里心惊胆战的装马来人!!!还很猥琐的骗晚上陪我等米罗的保安大叔和小哥。
……
……

这天晚上吃完饭,聊完天,都快十二点了。米罗看出我的疲惫,立刻就打住话题,告别歇息。叫我好好休息几天,放松一下。艾玛收拾完碗碟,跟我告了晚安,就回房睡觉了。

回到我的房间,关上门,我全身脱力的倒在那张熟悉的床上。这种熟悉的感觉真的会带给我一种家的错觉。两个多月来的旅行带来的疲惫一股脑的袭来,我瞬间就睡着了。

我打算在米罗家好好休息几天,养精蓄锐。然后转变自己的旅行方式。
在菲律宾这一个月的旅行,我要把旅行变成生活。我希望放更多的时间来体验生活,来写写自己的文字,来慢慢感受陌生的时间和人,我想变成local people,而不是一味的像光观客一样的走马猎奇。

当然,鲸鲨还是要看的。寡人想着8米长的鲸鲨,决定先好好吃睡几天,然后再跟米罗商量去donsol看鲸鲨的行程。
。。。。。。。。。。。。。。。。。。。。。。。。。。。

第二天睡到下午十一点才起来,米罗7点就去上班去了,艾玛看到我下楼来,开心的笑着对我说:“good morning~~”说着就把我的早餐摆了出来。
还morning呢!都要中午十二点了。
我喝着我的咖啡,跟艾玛聊着天。艾玛问我今天出门吗?我说我不出去了,好好休息几天先。

话说米罗买了一只超级可爱的贵宾犬,名字叫coco,是只小公狗。我非常喜欢coco,它太漂亮了!coco也很喜欢我,我一整天都抱着它翻来翻去,它也一整天都在我身上蹭来蹭去,太好玩了!






不过,昨天一进屋看到coco的时候,我就笑翻了,coco还真像米罗会喜欢的风格。
看过我上次写的菲律宾游记的人会知道,米罗这个大男孩,喜欢的全是小女生超萌超爱的东西,喜欢蝴蝶,金鱼,连厕纸都是印着粉红色小花朵的。

我跟夏妈一直私底下说,米罗这厮十有八九是个gay!
后来,估计我和夏妈腐女本色暴露得太明显了,虽然我们没有说,米罗也感觉到了我们两个的猥琐。有天我们在客厅放歌碟来唱的时候,米罗错拿了花花公子的碟,然后他惊慌失措的关掉,然后对我们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拿错了……”

我和夏妈语重心长的说:“米罗,你不需要这样证明自己不是gay……”
米罗暴走……

米罗是个聪明又开朗的人,三两下就接受了现实,一点都不挣扎了,还抓住关键点开始反调戏我们两个腐女。
记得那天,米罗在他的电脑里翻出他和以前的沙发客的照片,正在讲一些好玩的事情给我和夏妈听的时候,CS上来了一个新的沙发申请。米罗打开来看了看,是个帅哥。
他淡然而认真的看着电脑上的沙发客资料说:“我一般情况都不会接待男生,我通常都是接待女生,或者一对男女。因为我怕别人说我是gay。不过,这个男生挺帅的,他的资料也挺有意思,我想我可以接待他。”
米罗默默的转过头,继续用淡定而认真的表情看着我和夏妈说:“而且我会邀请他和我一起睡我的床。”
我和夏妈腐女本能反应很明显,我们兴奋又猥琐的笑容瞬间就显现了出来:“really?!”
米罗收到了意料中的效果,笑翻了过去。
接着,他学着我猥琐的表情重复:“really?!”一个靠枕砸过来……

……
……
好言归正传……
……
本来这天我是准备做饭给大家吃的,但是米罗中途来了电话,说risty来了,所以这天晚上没有在家吃。米罗的兄弟risty,上次也过来看我和夏妈,大家玩得很高兴。他知道我到了,就肯定会过来看我。所以到了晚上,我们三个老友就一起爬出去吃烧烤了。米罗照旧一路上一边开车,一边哭叫着,“为什么少了summer!!!为什么summer要结婚!为什么summer不来!!”
我再次怂恿:“去中国找summer吧!”
米罗的2货天分马上被激发了,他做出一副电视上常常演的闯婚礼的样子,伸手向天在车内大喊:“no!no!Summer!no!!i love you!!!”
看着米罗如此的苦中作乐,娱乐大众,我和risty在车里很没良心的笑翻了……
……
……

好久不见risty,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用一本正经的表情,冷不丁的冒出一个让人喷饭的笑话。貌似他们家的人都很擅长这个。

吃饭的时候,我发现米罗的腿上纹了一只蝴蝶,还很漂亮。我就指着米罗的小腿问道:“米罗,你腿上居然纹了一只蝴蝶!啥时候纹的?!”
米罗还没有回答,risty就接过话题,他一本正经的对我说:“他还纹了一只更大的。”
我说:“是吗?纹在哪里的?”
Risty依旧一本正经的说:“你想看吗?”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我也非常配合的一本正经的问:“可以吗?”
Risty转身看了看米罗,淡定的伸出手去拉米罗腰间的皮带。
本以为米罗会惊慌失措,谁知道,两个二货碰一堆,谁输谁赢难定呢……
米罗淡定的喝着饮料,不带一点惊慌,一副‘小样,来啊~~’的姿态。
最终,害羞的risty收回了手,败下阵来。

喷……
这两兄弟让我的腐女因子又爆发了……太有爱了……
(天音:哎……)

。。。。。。。。。。。。。。。。。。。。。。。。。

米罗跟我说,去渔村donsol看鲸鱼的季节已经过了,这个季节看到鲸鱼的几率已经很小了,所以他打算明年旺季的时候去。旺季是4月和5月,他本来指望我今年五月能来的,可是我到六月才来。

当米罗这么说的时候,我犹豫过,到底是去长滩会会上次跟我坐在长滩沙滩边聊天聊了一通宵的老朋友沙滩小子,还是为了渺茫的希望坚持去donsol。最后我挣扎了一下,还是不打算放弃渺茫的机会。我不是菲律宾人,今年半年就飞了2次菲律宾了。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每年都来。下次再来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所以我依旧决定要去donsol碰碰我的运气。

我把我的决定告诉米罗后,米罗就开始给我写‘迷你随身攻略’指引我如何去donsol这个渔村。要先从马尼拉坐飞机或者坐汽车12小时,到ligazip这个城市,然后再转一个小面包到donsol.米罗一向是个非常细心的人,一边在网上查询必要的资讯,一边把重点写在纸上,一边给我讲解。


米罗给我写的随身抄。

米罗建议我在ligazip停留两天。因为他说,在ligazip这个城市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山。我本来是对山没有多大兴趣的,但是米罗极力的推荐,说这个山是全世界最完美的正圆锥,很多人都为了看这个全世界体型最完美的山去ligazip.
米罗说得很牛X,我还是没有太大兴趣。我心想,寡人在贵州山里长大的,什么样的山没见过?喜马拉雅山都爬过了,菲律宾这个群岛国,能有什么好山可以勾引到寡人?
其实,那个时候的我完全不晓得,那个山,真的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品种的山。而因为老子英文有限,米罗讲了半天,我没有听懂后,他就换成了最通俗的mountain,事实上,ligazip的那座mountain,不是一座普通的mountain……
有时候,你得庆幸攻略做得不足,不然在我看到它的时候,我不会那么的惊喜。
这里先买个关子吧。

我本来以为版图零碎的菲律宾,估计去哪里都得坐飞机,虽然飞机票也不是很贵,才两三百块而已。但是米罗说ligazip是艾玛的老家,艾玛上次回去是坐大巴回去的。现在是淡季,大巴价钱很便宜,12个小时的大巴才450比索,合人民币差不多65块。艾玛坐的大巴,肯定不会像越南的openbus一样全是为老外准备的。而我又不赶时间,我很乐意在超级廉价的大巴车上跟本地人聊聊天,感受一下沿途风景。

因为艾玛说不用提前买票,她会送我去车站,帮我买好票,送我上车。所以,我只要再好好休息两天,选好出发日期,就可以出发了。

在米罗家这几天,米罗白天都去上班,我和艾玛在家,艾玛介绍我认识了她的2个好朋友,都是隔壁的可爱的邻家女孩,ariane和marivic他们没有工作的时候就会过来陪我聊聊天。大家一起拿我的笔记本摄像头拍了一些大头照。











艾玛的朋友都是附近别墅里的女佣。Arian跟marivic都只有17、8岁,可是这些家里穷困的女孩,为了家计很早就出来工作了,大部分都是给有钱人的家庭做住家女佣,一个人要打点一整个三层楼别墅的所有家务。arian还要照顾主人家的孩子,她非常喜欢孩子,而小孩子也非常喜欢她,小孩子们一天到晚都跟在她屁股后面。她们都脾气温柔,又回做家务,而因为很早就在有钱人家里做家佣,所以即使只有十几岁的女孩子都很懂事,语言行为得体落落大方。arian更是长了一张特具热带风情的性感美少女的相貌,而天生的羞涩笑容真的很吸引人视线。所以每次她来家找我的时候,我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看得她终于崩溃了才问我,为什么老看着她笑。
我回答:“because you are so beautiful and sexy.”
(天音:………… )
Arian听我这么说,显得很高兴,又略带羞涩的笑了。但随即又说,只有我这么说她,她从来都没有过男朋友。
我说:“啊?!不是吧!不然你说说你的条件,我给你介绍一个中国的男朋友?”
艾玛听了就笑翻了,随即就开始帮airian开条件:“要找个有钱的!”
Arian 听了笑着看了看我,分辨我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你说真的吗?”
我斩钉截铁的回答:“当然说真的。”
确定我是说真的后,arian也不再别扭,认真的回答说:“嗯……我不需要他很钱,我只需要他很爱我就可以了,当然最好可以长得帅。”
我看着这个没有谈过恋爱的十八岁女孩,说着很梦幻少女的话,觉得她真是可爱透了。
然后她还认真的想了想又说:“如果我们真的很谈得来,以后可以组建家庭的话,他愿意到菲律宾来最好,因为我妈妈,还有兄弟姐妹都在菲律宾,我必须要照顾他们。”

我说:“好,我明白了。我会帮你找一个符合你要求的男朋友。”
Arian听了害羞的一笑,随即又很憧憬很天真的说:“我快有男朋友了。”

我和夏妈一起买了一件旗袍送给艾玛,感谢艾玛上次对我们的细心照顾。照片里艾玛穿着那件就是。
我同时也画了一张米罗最喜欢的蝴蝶送给米罗,妈妈的,那张画,忘记拍照留恋就被米罗拿去办公室挂着了。

艾玛收到这件我从中国背着出门,穿越了四个国家才来到菲律宾的旗袍,开心得不得了。立刻穿起来给朋友们看。寡人就是那么神,目测都可以把旗袍的尺码买准了,叫你不服都不行!

。。。。。。。。。。。。。。。。。

这天下去,我跟艾玛一起去买菜,我来做饭,等米罗回来我们一起吃。
我喜欢在沙发主人家里自己做饭。一是可以让主人家尝尝鲜,二是你可以想吃什么就做什么。长期吃着奇奇怪怪的异国食物,有机会也还是很想吃点自己习惯的食物。

我在厨房做饭,艾玛总是不太习惯闲着,更不习惯让客人做家务,一直在旁边问需不需要帮忙。
我说:“不需要,我自己搞定就行了。”
艾玛说:“那我干什么呢?”
我傻眼,难道你一定要干什么吗?我说:“你去沙发上坐着看电视休息。”
艾玛回头看了看坐在旁边的arian说,“她居然叫我去看电视休息……”
随即Arian和艾玛笑了出来。
额……我说错什么了咩?有啥好笑的?
。。。。。。。。。。。。。。。。。。。

晚上,米罗回来了,这天是我和米罗还有艾玛一起吃饭。平时艾玛都是等我和米罗吃完了才上桌吃饭的。但这天米罗叫艾玛跟我们一起吃。

米罗很喜欢我的菜式,他还跟我说,上次我做了那个圆子汤,他之后还叫艾玛做给他吃。他说改天他还想尝尝别的中国菜。我说,没问题,等我从donsol回来时候还会再来你这里蹭住,到时候做给你们吃。

我告诉米罗,我明天再呆一天,网上再查一点资料,后天出发,做大巴去ligazip.

。。。。。。。。。。。。。。。。。。

因为米罗的电脑是英文系统的,打不了中文字,所以隔天我跑到SM去找了咖啡吧上网,资料没查到虾米,倒是把arian的男朋友找到了。北体毕业的帅哥,正在自己创业的穷小子一枚,苦于想找个淳朴人好的女朋友恋爱结婚组建家庭而没有机会,因这小子一直很想到国外走走,所以阴差阳错的英文居然不错,可以跟arian沟通。而且有个女朋友摆在旁边鞭策着,他创业也会比较有激情。

当我跟他说:“要不要寡人给你介绍个女朋友。”
然后我把arian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讲给他听完后,他开心死了。然后电话,邮件,丢给他,叫他自己追去。
没过几天他就跟我说,顺利的话今年过年到马尼拉来看arian.

寡人居然旅行路上干起了红娘,让你不服都不行。

。。。。。。。。。。。。。。。。。。。。

在米罗家休息调整了4天后,我也该继续上路了。这天睡得饱饱的,吃了早饭午饭后,艾玛就送我去车站。艾玛平时坐的去ligazip的车没有空调,这个季节菲律宾温度二十七八度,不算热。
艾玛怕我嫌弃,几分担心的问我,“可以吗?”
我?当然可以!
你不要把我送去那种一车都是老外的车,我是local people.
这车上果然一车都是本地人,其实我的外形看起来也很像本地人,因为我到菲律宾的时候真的已经很黑了。


看寡人黑得多均匀。

但是我在这里装不了本地人,即便我说的是英文,但是别人只要一听就知道你不是说的菲律宾英文。一开口肯定就露陷了,只是人家不知道你是哪国人。

说实话,在国际形势很诡异的非常时期,我这样一个人上路,坐在这种全是本地人只有我一个中国人的车上,一开始还是有那么点担心畏惧的。我很希望艾玛不要暴露我的身份,结果我还没有来得及阻止,担心我一个人上路的艾玛就跑去跟司机大叔交代要照顾我的事去了。

一五一十的说,“她是我的朋友,是从中国穿越了4个国家到菲律宾来旅行的,司机大哥,她一个人出来旅行,你路上一定要多照顾她一些。到站的时候,如果她睡着了,要记得叫她,”

我见艾玛站在一群菲律宾人里那么一说,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我现在冲出去说我是马来人也晚了!等会艾玛一走,我不会被别人爆打一顿吧……

事实证明,我又小人之心了……

司机大叔听完艾玛的话,挺起胸膛一脸佩服的样子,对我比出了一个大拇指。司机大叔叫我先去选我喜欢的座位,我选了离车门最近的靠窗位置,出门方便。

至此,我已经不再相信那些吓唬我的人了。我再也不装马来人!

感谢艾玛大老远送我到车站去还帮我买好票,跟司机打好招呼。
我给了艾玛回家的车费钱,她们每个月收入只有合人民币几百块,就算是我这种四处蹭饭的也知道,这是绝对该给的。

艾玛一直等着,到下午快五点了,看见我的车开动了后才离去。
……
车子在拥挤的马尼拉,折腾了很久才出城。我身边坐着一个腼腆的菲律宾大哥,拿出什么吃的都会问我要不要吃。一路上也很照顾我。

一个人坐在陌生国家的长途汽车上,看着窗外渐渐出现的一个个不同于马尼拉的小镇,我已经不再新奇。但我喜欢这种感觉。
习惯带来沉淀,人就会变得冷静下来。当旅行变成生活,我就不再是个亢奋的光观客。我是一个没有家,也哪里都可以为家的local people.




1頁, 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