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發表: 美術繪圖 | 美術設計 | 攝影 | 熱門標籤 美術討論: 美術工作 | 美術比賽 | 展覽活動 | 美術相關 | 一般討論 | 美術同好 CG 討論 :: Photoshop | Painter | 3D 行動 | AMP

【 立即註冊 】 : 更改個人資料 : : 登入

會員名稱: 登入密碼: 保持登入

MY WAY>东南亚100天-33.亚庇温馨的家

攝影作品發表
1頁, 共1
發表人 人氣點閱:2127

_DSC3929.JPG
_DSC3929.JPG





MY WAY>东南亚100天-31.穿越热带雨林(上)
MY WAY>东南亚100天-31.穿越热带雨林(上)
MY WAY>东南亚100天-32. 穿越热带雨林(下)
MY WAY>东南亚100天-32. 穿越热带雨林(下)
MY WAY>东南亚100天-34.抵达克拉克入境遭盘问
MY WAY>东南亚100天-34.抵达克拉克入境遭盘问
35.重返马尼拉又见米罗
35.重返马尼拉又见米罗
mantisdinghong



繪圖畫廊設計藝廊
攝影相簿留言板
最愛收藏分類標籤
暱稱: MANTIS
註冊: 2006-05-03
發表: 454

V幣: 16104
@ 1F
MY WAY>东南亚100天-33.亚庇温馨的家 2012-10-03 22:34
分類: 游记 东南亚100天 原创照片
個人: 游记 东南亚100天 原创照片

事实证明,在旅游景点附近的马路上想要搭便车成功几率比较低。
因为先前在大马搭便车的美好经历,我和阿彭早上从旅馆爬起来,信心百倍的就背着包往山下的主干道马路上去了。
可是,我好不容易正正规规的拿了个牌子站在马路上时,反倒拦不到车了。大部分车都不停,停下来的都是很抱歉的跟我们说:“已经满座了,不好意思,对不起。”。
最后我们还是拦到了一辆大巴花钱15马币回亚庇。

在亚庇我找到了沙发主人,一个叫RON的19岁大马华人男孩。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我们旅行中唯一一户父母和孩子一起接待我们的主人。

RON在英文留学,想多积累一些工作经验再读书,所以就回到大马工作一段时间。我们回到亚庇时候,离RON下班的时间还早。我们约了RON下班后五点半在亚庇的钟楼见面。而我们到达亚庇的时间是吃午饭的时间。我们决定找一家麦当劳蹭网用,再吃个午饭。于是我们两个背着我们的背包走出了车站。

天气很热,背着包在路上走很累,流汗很多,加上还很饿,走了一公里就被太阳晒得有些晕晕沉沉的了。快到麦当劳的时候,要过一条马路,在马路边的草丛里我们看到了好多非常漂亮的白色蘑菇。
阿彭扑过去开始拍起照片来。



我摘了一朵,闻了闻:“哇!阿彭,你闻这个蘑菇味道好香啊!你说这个可不可以吃啊?”
(天音:哎……)

于是,拍完照片后,我和阿彭拿着这朵蘑菇继续去找麦当劳。久久不肯丢掉。但是我们昨天晚上已经吃芋头杆子中毒过一次了,再也不敢乱吃东西了。所以我决定找到麦当劳,在网上查一下,手上拿的这多蘑菇有没有毒。

过了一条马路后,我们就来到了一家肯德基。
果然,网上的蘑菇识别手册上明确表示我手上的这朵蘑菇有毒。额……
因为我查蘑菇识别手册,得到一些有用的知识。分享一下吧……
一直说颜色鲜艳的蘑菇都有毒,这个种说法并不科学,有不少白色的蘑菇都有毒,而有不少红色、黄色的蘑菇都是美味的无毒菌。所以,蘑菇的颜色并不是分辨蘑菇有毒无毒的标准。需要注意的是,长了菌托和杆子上长了菌环的蘑菇,百分之九十都有毒。

我刚刚在路边摘的那朵蘑菇,有菌环。
山上捡到黄色的最后压烂没吃的那朵比较像食用菌。
不过换了环境一切都很难说,热带雨林毒物是很多的。就像芋头杆子,最好还是找个本地人问一下。
。。。。。。。。。。。。。。。。。。。。。。。。。。。

好久没有接触到‘爸爸’‘妈妈’了,所以我和阿彭被RON开车带回家时,一进屋就对着正在为我们准备晚饭的妈妈发自内心的感动的叫了一声:“妈妈!!!!!”

RON的妈很高兴的拉着我们说:“哎呀!!我太高兴了!多了两个女儿!!”
看得出妈妈是真的很高兴。后来我们在他们的全家福里看到,RON家有四个男孩。他只是其中一个。
阿彭指着照片小声的问RON:“你妈妈是不是很想要个女儿?!”
RON说:“对啊!你怎么知道!?她就是想生个女儿,谁知道生了四个都是男孩!”
废话!一看就知道,妈妈对生女儿这件事情有多么的执着。

这天晚上妈妈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招待我们两个……





一家人围着圆桌吃了一顿美好的家庭晚餐。吃饭前,大家还非常快乐了留下了我们的家庭合影。妈妈和RON一直跟我们着聊天,说着我们在旅行中的趣事,以及妈妈以前接待过的有趣的客人们。





爸爸显得有点酷,可是又看得出爸爸内心的高兴,很酷的爸爸既要维持男人的酷,又很高兴看到我们的到来,一直想要跟我们搭话的心情不言而喻。
吃饭到最后,爸爸突然说,院子里种着两颗芒果树,很甜很好吃,然后爸爸就立刻放下碗筷,拿着工具出去打了两个芒果。结果被打下来的芒果很不争气的没有成熟,让爸爸很不爽。
爸爸又冲出去打了2个成熟的,真的味道非常甜美。
爸爸终于满意了。


我和阿RON。

吃完晚饭,爸爸妈妈和阿RON就开着车子带我们夜逛亚庇城,晚上到海边去吹风。
作为一个城市来说,亚庇城的海水其实已经很不错了。在中国的近海城市,你根本不可能看到那么清澈的海水。
但妈妈跟我们说,“这里算什么啊,我们小时候住的地方,海水清澈得不行,现在为了建设城市,都把海填了。哪像我们小时候,出门就是沙滩,海龟就是我们的朋友,我们在海水里泡脚,海龟就会自己爬到我们的脚边来和我们一起玩。现在哪有啊!”

我和阿彭睁大了眼睛:“啊!海龟是朋友!!!那么好!!”

这是我们在旅行里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完整家庭的快乐。RON是个老CSer,但父母和孩子都能毫无隔阂、价值观很相似的一起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沙发客,这在我看来真的很难得。

这是一个很有凝聚力的幸福家庭,RON的家是一个漂亮的三层别墅,一进门,就能看墙边摆满了四个孩子以及爸爸获得的无数的各种各样奖牌和奖杯。从这些奖杯、奖牌、还有纪念相片里,可以看得出他们的家庭有多么的令人羡慕,孩子多么的优秀,父母多么的自豪。其中有很多无动力帆船比赛的奖杯让我看傻了眼。RON说,他们家两个兄弟和爸爸都是帆船协会的会员,所以常常一起参加帆船比赛。他们四个兄弟各有所长,拿的奖杯奖牌也是五花八门。他们照片上的幸福笑容里,都透露了一个完美家庭该有的一切。

这家人还有一样的宗教信仰,是佛教的一个分支。早上出门前,和晚上睡觉前他们都会聚在一起诵经。经文是梵文的,我听不懂。但是这2两个月来在东南亚的旅行,我早已经发现宗教和这里的人的关系有多么的重要,几乎每个人见面都会谈起自己的宗教信仰。活像有人问你最喜欢的明星是什么,你说没有,你就out了一样。

妈妈跟我们聊了很多关于他们信仰的这个宗教,它跟其他的宗教最大的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并不供奉跪崇拜任何神灵,而是修炼提升自己的精神和灵魂。他们会跪地对着一个神台类似的东西念经,神台的门打开,里面装着的是一个写了梵文的纸片。但是阿姨对我们说,这个不是什么神灵,更不是什么圣神的东西,这只是代表自己,阿姨还说,把它关在台子里,不是尊重崇拜的意义,也不是怕外人看,只是免得灰尘飞。

在阿姨的讲解中,我能深刻的体会到,这个宗教对于他们精神力量的提升起到了多么的重要的作用。这个完美家庭的所呈现的一切,都跟它脱不了干系,同时也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一个女人要建立那么一个完美家庭需要多么强大的智慧,而妈妈的这种智慧深深的震撼了我和阿彭。那是谈个恋爱都论战屡败搞得伤痕累累的我,无论如何也无法企及的高度。更不要说建立这样一个完美家庭。从阿姨的谈话中,你会深深的感觉到,这种智慧来源于多年来的宗教修行给与的精神力量。

妈妈在我眼中是一个非常强悍的成功女人,成功并不是说事业上赚了多少钱。而是在于你能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而这个女人,作为妻子,作为母亲,做得太成功了。这个家的凝聚力,和丈夫的感情牵绊,跟四个儿子的毫无秘密,这都是令人羡慕不已的事实。

妈妈很喜欢我们两个从天而降的女儿,妈妈天真的表情无比向往的说,她一直都和想生个女儿,可以一起逛街,一起买衣服打扮,一切像姐妹一样聊天。所以这天妈妈很开心的和我们促膝长谈了很久,谈话中我和阿彭对妈妈的崇拜越来越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不明白真相的人,也许会觉得这个女人很幸运,可是你真的跟妈妈谈过后,你会知道,这一切是妈妈的实力和智慧所得。绝对不是赌博和运气。
在这种智慧面前,我和阿彭都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想想我的过去,想想我经营过的一段段关系。在看看眼前这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她的智慧和实力让我觉得我就像一个情商智商都不及格的婴儿。她从不用争吵来解决问题,非常有智慧和耐心解决各种家庭中的心结和问题,甚至为之一个伏笔埋2年,简直是用上帝视角在看问题。在她的超强智慧和超强忍耐下,这个屋檐下的五个男人都在她所给与的感觉不到的潜移默化甚至可以说是心理暗示下走向一个完美健康的家庭。
听了阿姨的很多故事,老子简直觉得她的才华不输给任何一个伟大的导演和心理学家。而她自己的成就感和幸福感也是不言而喻的,像一个艺术家完成了一个个超越自我的艺术品。

我终于开始明白,我为什么有恐婚症了。不会水的人,怎么可能不怕水。
如果你希望你的感情有好结果,绝对不是自爽的付出,或者你觉得你对得起天地良心就可以了的。听了阿姨的故事,我突然觉得,我在这方面纯粹是白痴。
哎……算了。我认输。足够组建一个完美家庭的智慧,以我这样的鬼个性,这辈子都修不出来。
。。。。。。。。。。。。。。。。

RON给我和阿彭单独一个房间,因为是单人床,RON又非常细心的早就抬了一个床垫给我们放在房间底板上。
我们说要洗衣服……
RON就说:“不怕……不怕……放在那里,明天有钟点工会过来一起洗!”
我们问,明天我们要坐什么车进城?
RON就说:“不怕……不怕……明天早上我去上班,顺便开车送你们出去。”
阿彭说,RON好像一个爸爸呀。总是会温柔的说:不怕……不怕……
其实RON说的‘不怕’是指不要紧的意思。我家乡话说不要紧也是说‘不怕得’,所以我理解了,阿彭理解歪了。但是听到有人温柔的对你说,“不怕……不怕……”的确会让你觉得很温暖。

夜深了,爸爸妈妈还有RON还要诵经。我们就先上楼进了房间,免得打搅别人。
妈妈笑着给我们说晚安,还说会帮我们诵经,希望我们明天出门一切顺利。我和阿彭谢过妈妈,就回房了。躺在床上,听着楼下爸爸、妈妈、RON声音低沉节奏匀称如歌一般的诵经声,寡人想了很多很多。命运果然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

我们在诵经声中入睡,第二天早上又在诵经声中醒来。
……
这天,我和阿彭先跑到大马移民局去把我们签证延期的special pass拿了。这样才可以平安离镜。



然后就乱逛亚庇。
亚庇也是到东马来玩海岛的一个著名圣地,亚庇城附近有几个海岛,都是海水沙滩非常漂亮的,旅游设施都开发得很完善。不过我们刚刚从仙本那过来,就没有必要去亚庇的海岛了。这里说一下,不潜水的人,要玩海岛,在亚庇附近的海岛也是很不错的,码头直接有渡轮可以去,岛上都有旅馆可以住。

昨天我和阿彭自告奋勇的说要做一顿晚饭给爸爸妈妈和RON。
因为这是我们在RON家住的最后一天。也因为非常喜欢这个典型的大马华人家庭,很希望做点东西给他们吃。
妈妈听到了这个提议,有点犹豫,她害怕我们多花钱。
爸爸却说道:“他们那么想做,你就让她们做嘛!”
看得出,爸爸对能吃到两个女儿做的晚饭开心不已,也无比期待。所以妈妈就答应了。
我和阿彭对妈妈说:“妈妈,你不需要那么细心的照顾来住的沙发客,你愿意让这些不要脸的家伙住就不错了!应该让他们做饭给你吃。我们在路上住别人家,作为交换,都是我们做饭给别人吃的!”
妈妈好像听到了一个不错的提议,笑着说:“早知道可以这样,我就都叫他们做给我吃了!好!我下次就这样!!”
哈哈哈哈……妈妈太可爱了……
……
……

所以这天,我们草草的逛完之后,就早早的去菜市场买菜,按照妈妈晚上教友聚会的行程要求,我们今天要6点吃晚饭!
我和阿彭在厨房里捣腾,妈妈也在厨房里帮我们,因为很多东西不知道放哪里的。
搞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的晚餐出炉了,全家人和乐融融的坐在了圆桌上,爸爸和妈妈显得无比的开心。妈妈的脸上又表现出了有女儿真好的表情。

RON也立刻拿出相机来大家一起拍照留念。这顿饭,大家吃得很开心,爸爸和妈妈对我们的菜很喜欢。嘿嘿……我满足了。

。。。。。。。。。。。。。。。。。

亚庇是我们在大马的最后一个目的地,下一站我们会从这里飞到菲律宾的克拉克。
而这段时间菲律宾和中国的关系非常紧张,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对此,无数的朋友在qq上都对我们苦口婆心的劝说:

大马之后就结束旅行回来吧!不要去菲律宾了!现在局势很混乱,菲律宾的华人都撤离菲律宾了!马上要打仗了……不要去……不要去……不要去啊!!!

额……可是无论朋友们怎么劝说,都无法打消我和阿彭去菲律宾的念头。我们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天音:屁叻!有种在菲律宾不要说自己是马来人!!!明明就是舍不得签证费和机票钱!)

你要问有没有一点害怕?说没有一点点担心是假的。所以我们这几天都一直希望自己看起来比较像马来人,我还好,已经晒黑得完全不像中国人了。但是阿彭还很白,一点也不像马来人。

除此之外,我和阿彭还做了一个决定。在菲律宾这一个月,我们两个准备要分开走,体验一下一个人的旅行。

所以,离开大马去菲律宾的旅行,充满未知的危险、新鲜兴奋的期待、和雀跃不已的心跳。
。。。。。。。。。

小插曲说一下……

我和阿彭去机场过海关的这天,人家看到我,都是很自然的讲英文。
可是人家看到阿彭,即使不会中文的都要说一句:“你好!”

阿彭被安检的人和海关这样‘你好’几次后,终于忍不住骂了一句:我操……
……

时间到了……
关掉在机场蹭网的上网本,
关掉qq,
把亲朋好友们‘不要去!不要去!!千万不要去!!!’的劝词盖在了笔记本里。
……
下一站,飞往菲律宾的克拉克……




1頁, 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