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美術繪圖 | 美術設計 | 熱門標籤 | 首選 | 首頁宣傳 | 近期作品 論壇: 發表 | 美術工作 | 美術比賽 | 展覽活動 | 美術相關 | 一般討論 | 美術同好 CG 討論 :: Photoshop | Painter | 3D 行動 | AMP

【 立即註冊 】 : 更改個人資料 : : 登入

會員名稱: 登入密碼: 保持登入

[特別報道]不要噬吃我的空間──給H同人、HCG作者的一席話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聊天版:生活資訊、談天說地、閒聊等一般討論

| 1頁, 共1
人氣點閱:10161 發表人
[特別報道]不要噬吃我的空間──給H同人、HCG作者的一席話 2005-03-02 14:12
/ / /

8) 8) 8) 8)

來源:南方網

不能否認,日本在色情文化的發展,稱得上是一個大國。對于色情的動漫文化,日本更是市場的一哥。請那些一看見人們把動漫文化與色情文化同時作出論述,就馬上怒發沖冠,反駁人家是抱著偏見,誤導人們之輩留意,我不是說:“日本的動漫文化,全部等于與色情有關”,請敬不要自行曲解我的意思,這也明顯不是事實。我這句只是說:“在色情動漫這個市場,日本的產量是占第一的”,但在色情以外,一樣有很大的動漫市場。


日本色情動漫文化的背景史

  日本的色情動漫發展,傻呼嚕同盟曾在〈日本的情色動畫發展史〉里有所論述,我不打算重覆。盡管我對文章里的評論,並不完全同意。但最可惜的,是論述者只從文本及文本發展出發,卻沒結合當時的社會環境比照論述。但日本社會環境的變化,卻的確與色情動漫文化的發展,有很明顯的關系。

  在60、70年代,日本戰敗后,整體價值崩潰,但經濟增長卻是意外地快速和強勁。這時期的漫畫,質疑了社會的權威性,追求個人方面,社會成為擺布者甚至邪惡者。這種表達,剛好正預示了下一個時代。

  1968年,日本各間大學發起了以意識形態為主的斗爭浪潮,出現學生組織的“全學共斗會議”(簡稱“全共斗”)。罷課、占領大學校園等場面比比皆是,這當然是學生與社會主導團體的角力。到1971年,本來對暴力一直克制的學生運動,正在降溫之際,又出現了新左翼團體“連合赤軍”,使運動演變成武力的沖突。連合赤軍的暴力,正好把全共斗的左派前途斷送,最后學生運動以失敗告終。

  學運的失敗,一方面在主流社會的職業道路上,把學運份子拒諸門外,另一方面瓦解了年輕人在戰后的集體意識,亦喪失了次文化的延續。這群年輕人被主流社會的權力核心,異化、疏離化為他者、邊緣者。然而,經濟發展繼續不理會思潮散落,持續增長,東家工作不能做,便做西家的崗位,其中一批學運年輕人,就加入了(要感謝手冢治虫而蓬勃發展起來的)動漫畫的生產行業。

  這一個時代,較后生的人抱著反叛、顛覆的思想(注意,反叛、顛覆等詞在文化研究里,並無貶義,只是實在指出事物的特性),加入了生產力的人如是,作為受眾群的亦如是。但限于生產業仍被主流控制或左右,對于本身是主筆的朋友,如包括了尾望都、竹宮惠子等人的“24年組”,已經是自由度很大;對于在動畫公司里畫賽璐璐的職員,則很可能只是做一份技術勞力工作,覓得兩餐而已。不過,這的確培育了一批有顛覆主流的思潮,而又具有相關技術的人員。

  而在這個時期,由于集體意識的崩壞,個體的追求更被突顯。少年、少女兩大類型,在70年代正式劃分開來。少女漫畫著重感情、內心世界,在這個時代,更集中著墨于追尋喪失的自我。表面上,反叛思潮還未在動漫文化里突顯出來,但權力的左右總不會是永恆的,經濟、消費力的太空梭速度增長,正要重繪70、80年代交替時段的權力分配圖。

反抗主流權力的表現?

[色情動漫誕生時,有著反抗主流權力的意味。但今天色情同人、CG已成主流,人們反而是盲目跟從,好像凡是該動漫畫的御宅擁躉,就必定會把它色情化。這種色情,還有什麼意義?圖為《Cream Lemon》同人志。]

  進入80年代,經濟的發展並沒有改變文化的雜亂與孤立,相反,學運以來的年輕世代,比前以擁有著更大的經濟資本,對消費市場有很大的左右力。有消費市場,傳統主流的意識枷鎖就有機會被打破。OVA、同人志等出現,一方面反映了消費力左右、改變市場面貌,同時亦正好作為反叛思想的工具或途徑。

  OVA(Original Video Animation,原創動畫錄映帶)是在首次推出時,並未曾在電視或戲院上映過的動畫作品,最初是錄影帶,后來也擴展至LD、VCD、DVD等媒體。它是押井守在1983年,為打破投資者、電視台對動畫創作的限制,又看準錄影機已普及化,而創造出來的產品。結果,OVA的確打破了傳統限制,翌年便出現色情OVA,更隨《Cream Lemon》(くりいむれもん,乳霜檸檬)系列推向一個高峰。

  至于同人志(其定義、面貌等,可參閱《動漫線》04年8月號的封面專題:誰殺死稚童系列文章),由于是同好間的創作,既是自資,又是出版社所默許(出版社視之為一種有利于原作的宣傳),它亦跟OVA一樣,不受傳統主流審查的框限。于是,有著“攻”與“受”關系的BL(Boy Love,男同性戀)同人志,以及其他與性有關的或色情的同人志,亦在這個80年代初冒了起來,成為熱潮。這些與性大關或色情的同人志,更反攻主流漫畫的生產力,把這些題材及內容帶進主流作品中。

  再請讀者留意,我這里論述了OVA、同人志在色情方面的表達,並不是把它們與色情劃上等號,我沒有否定有許多並不色情的OVA、同人志此事實,請不要曲解我的論述。然而,我們也得承認客觀事實,日本的確有不少影響頗大的色情動畫OVA及同人志(否則就不會有文章開頭提及的傻呼嚕同盟之論述),而色情同人志的數量,在日本確是比沒有色情的多。

  從社會層面看,在這個時候的色情動漫文化,的確起了對主流文化批判、顛覆及戲謔的意義。新左派、性革命(或性開放)和次文化,在過去的文化論述中,都同時常被視為末世紀、后世代的表現。而這些色情的OVA或同人志文本,則明顯的對傳統的邏輯、系統、建設、價值,進行反擊或嘲諷。藉著強調玩味性(playfulness)而無視獨立性(unique)和責任(responsibility)的文本,利用了拼貼(pastiche)與模仿(parody),這些文本一方面諷刺、批判、瓦解及突破了傳統的系統、脈絡與價值,另一方面享受了過往沒有的自由和樂趣,強調了不同性(difference)、個體主義、觀眾自主性。選擇以“性”入手,一方面它與政治一樣,從來是社會里的傳統主導權力之忌諱事物,主導權力往往嚴控著關于它們的意識形態;同時性亦比政治更能廣泛商業化,作為一個更易高速散播(又更能賺錢)的武器。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性比政治易于馴化和收藏,只在文本里留下較軟性的暗示或比喻。政治議題和抗爭,要馴化和收藏則須花上更大的功夫。好像剛提到的《Cream Lemon》系列OVA,除色情外,內里涉及亂倫(顛覆家庭傳統意義)題材,這題材亦可以被軟性化,刪掉去做愛的描述,並將結局改為主角最后不選取這段亂倫的愛情。于是,“普通級”版本就可以登上電影院或電視銀幕。透過電影或電視,拉到一些新的擁躉,當擁躉喜好或沉迷上,又自然會進一步追溯回“原裝”OVA版本,藉此擴大市場、擴大武器的威力。要是一個以政治為題材、主線的作品,要進行這種馴化和收藏,則不容易。

  不過,這種反叛並不表現沒引申出問題。首先,學運時期提出的議題,主要在政治、社會方面,但以色情作反叛,並不見得能加強對本來議題的抗爭能力。縱然色情作品確有對當權階層作猛烈抨擊,但這既不是受眾關注點,也不是能展示、突顯給外界的地方,界內界外的批評或鼓吹的焦點,同樣放在作品的色情中。即使在舊的價值、系統瓦解后,能提出什麼改善或取代的理論、思想或方法,它們都全部欠奉。雖知道老子就算提倡“無為而治”,也是有他的系統論述;但這些色情次文化在推倒以后,卻沒有任何新方向。于是,“娜拉出走后”迷了路,只有沉淪在周而復始的色情“生產業”當中。沒有準則、為反抗而反抗,只有拆解而沒有拆解以后的方向,到最后很可能連拆解的目的,都不知所蹤。

  此外,對色情的利用及散布,強調了“地下”與“地上”、“個人性”與“社會性”(或“群體性”)的對立,無疑使本來屬于作品和作者的責任,推向“受眾自主”的受眾、推向市場或個人身上,作者的責任薄弱化,變成一種推卸。但事實上,盡管受眾也有其責任,而有些理論亦相信文本可完全脫離作者而有其“獨立生命”,作者始終是文本的創制者、生產者,他對文本不能視為全無責任──特別是這些由作者有意識地創作出來的故事。

  還有,過份強調“地下”、“個人性”,使它與社會出現疏離,以至斷層(當然,社會的主導權力排斥他們為“他者”,對斷層的形成亦有責任)。結果,社會性的精神分裂(Schizophrenia)出現。個體同時作為“御宅族”與“社會中的一員”之間,似乎是分裂的方向。

肆無忌憚地凌虐女性

[日本的色情動漫作品中,極大部份是把女角色盡情淫虐。當今色情CG,更有大量是繪畫年幼女角被性虐待。]

  當色情動漫文化迷失了方向時,變成沉淪在色情當中,為色情而色情,繼而走向商業化的道路,使接觸它、受其影響的人群,層面愈擴愈大,就難免令人向它提出更多的問題。

  商品化、以商業為重的思維主導下,一種文化必定有量變和質變。量變絕大多數是大幅增加、擴散,質變方面較主觀,可以變“好”或變“壞”,但通常都突出了有助產物擴散的特質,無助、甚至有害于擴散的特質就會被縮減、湮滅。OVA和同人志,本身就建立在依靠受眾付錢支持,才能收回成本(繼而再談賺錢)的制度,特別是后者,本身能投資的金額有限,是不能虧蝕的。

  因此,當中的色情OVA和色情同人志,似乎一開始就無可避免地走向高度商業化的道路。對主導權力有意識地批判,上面已說了,不是受眾的焦點。于是,在色情OVA和色情同人志的發展下,這點被縮減。而購買的受眾之焦點:色情部份(不管是硬色情,還是經過情愛追求后再來色情),就被突出。

  在迷失了反叛方向的同時,突出色情,使這些色情產物很少有像部份歐美般的發展,例如利用色情來作強烈反擴男權的武器。透過色情OVA和同人志,男性權威、對女性在性欲上、生理和精神上的虐待,得以表現出來。

  觀察色情OVA和同人志的文本(尤其是愈是近期的同人志),不難發現當中的女性,往往被物化(objectified)和被割裂(fragmented,重點在于展示不同身體部份)。女性的“附屬”形象極度明顯,特別性行為上,明明是對女性的暴力和虐待,只把女性看成一件泄欲工具,但片中或同人志中的女性,卻表現得(無知地)享受著和感到快樂,女性的性感覺,淪為純粹為了滿足男性的性欲渴求;或者,痛苦地哀求著,卻是徹底被動、被虐,哀求成為了男性的享樂之一部份。

  就算是較軟性的色情故事,經過一段心靈上對戀愛的追求或掙扎,僅把色情作為其中一點的故事,亦即有人稱為“情色”的故事,仍然免不了把女性視作為男性服務,在權力上服膺于男性之下。其中一個反映,是女生“殺必死”(service,又稱洒必死)這個動漫評論名詞不脛而走。這些“殺必死”的解讀,一樣是把被物化、工具化的女性胴體割裂呈現,以誘發性沖動。

  然而,即使這些色情產物,令人有著這些批評,本來那是一個“私人性”的東西。80年代因個人與社會抽離,以動漫、玩具等物品(及其相關資料)作精神寄托,而產生的新人類“御宅族”(Otaku,或),這個“御宅”字面意思就是“您家”、“府上”。這顯示阿宅們雖然與社會疏離,但那是他個人的事。以個人的自由權來看,只要不是去影害、傷害別人,又不是違法,那麼個人應有自己的空間。阿宅即使喜好這些色情的OVA、同人志,只要不是去影害別人,河水不犯井水,那麼應該是一個自由社會所容得下的。

御宅的不負責任與自私

   問題就出在上文已論述過的不負責任,以及商業化。

  愈去商業化,就即是愈把作品,甚至整個創作的起點和過程,都服膺于市場原則。怎樣能夠最吸引消費,最賺到錢,就怎樣做。于是,經過了創業時期:《Cream Lemon》的80年代,極度著重色欲時期:《妖獸教室》和《淫獸學園》的后80和前90年代,到了90年代中,進入了H-game(色情游戲。“H”指色情。)的殖民時期:《同級生》年代。H-game殖民時代,是將游戲與動漫畫,游走于較有戀愛情節的色情(所謂“情色”)與“干凈”版的純愛之間,作為“兩栖類”產品,視乎所要進攻的市場有著怎樣的規則,來把文本畫成有或沒有做愛、裸露等的內容。色情游戲或OVA,可以“馴化”作電視動畫,或不色情的追求女生游戲(不論“H”與否,這種追求女生的游戲,統稱作“Gal Game”),例如《下級生》等,適合“干凈”或不同程度的“咸味”市場。

  另一個問題,商業化使這些色情動漫作品,由“地下”漸變成普及、漸變成主流。日本秋葉原街的御宅化,以及稍后會論述的色情同人志、色情電腦繪圖的極度泛濫化,都是當中的反映。當這些東西變成主流之際,你再去制作色情動漫作品,很可能不是要批判、反抗主流,而是恰恰相反,在主流的環境壓力下,被同化或跟風!于是商業化后的色情,更與它原來的意思180度扭轉,是為商業、為跟上色情主流而色情!色情同人漫畫和繪圖,更可說是走上機械化生產之路。

  或許讀者覺得奇怪,上文說《Cream Lemon》時,不是也說過其馴化的電影版嗎?對。不過自94、95年的H-game殖民時期,這種“兩栖類”是主流,是大量,是“王道”(即最高的道理或方法)。于是,大量兼吃“H”和“干凈”市場的產品出現,由“干凈”追溯至“H”的效應,也就加強了。這個效應,文本的作者、生產者不難在生產前預料到,不能以“是受眾的責任”來推卸。

  但這一點,只是模糊化了色情與否的界線。真正要不接觸色情,而又喜歡ACG(動漫畫及電玩游戲)的人,仍然有其空間。問題是,把“兩栖類游移”的做法,搬到同人志身上,又如何?

  由于商業產品受版權所限,生產者不會冒險,謬謬然拿人家的“干凈”動漫畫或游戲,改編至“H”的。但同人志連原本的版權概念也一並顛覆,改編同人志在日本向來是市場的主流,拿別人的作品來改編是家常便飯。

  看到這里,相信讀者都知道,我要提出的是把“干凈”、“正常”的動漫畫改編成色情的“H同人志”。不知大家覺得,在什麼條件下,一套“正常”的作品,會被改編為“H”?是否原作里,對性有什麼關系,有什麼暗示或間接指涉?

[色情同人志及CG在網上極度猖獗,已達至令人無法拒絕接收的情度。圖為于Google搜尋器尋找《CCS》圖片時,視窗中半數圖片都是色情的同人志或CG圖。]

  不需要!任何一套正經八百的動漫畫作品,只有要女角,就可以改編成色情(就算沒有女角,男角也可以搞BL,但其反叛主流色彩,及諷刺性仍然明顯。同時,即使玩味性被強調,仍不致于作為對女性物化的凌辱)。本身有“味”(有與性相關的暗示、比喻)的,如《Love Hina》(《純情房東悄房客》)等,當然可以改編,但《天空之城》、《龍貓》(《豆豆龍》)、《魔女宅急便》、《叮當》(《多啦A夢》)、《千與千尋》(《神隱少女》)、《櫻桃小丸子》、《Card Captor Sakura》、《蠟筆小王國》(《夢之蠟筆王國》)、《小魔女Doremi》、《Hunter x Hunter》、《名偵探柯南》、《Pokemon》(《寵物小精靈》、《神奇寶貝》)、《Digimon》(《數碼暴龍》、《數碼寶貝》)……等等等等,這些廣受兒童歡迎,當中不少更是可作為傳統“健康”型兒童讀物,甚至整個故事都遵照傳統童話式的,全都被改編作H同人志,有些更被改編作H同人動畫(有人自資出動畫──卻是H的)!!

  當“童心受眾”(見作者另一篇文章《二千年之童話》)看見這些色情的同人漫畫、動畫時,夠“噬夢”沒有?

  或許有人會反駁:“啐!你不去買那些色情同人志便行了!”在香港、台灣,這話兒說得通。但在日本,色情的比不色情的多,更往往畫功較好的都有色情,有時連封面都已是強奸(“露點”已是小兒科了)原本“健康”動漫畫的女角的圖!

  要是你還是覺得,“怕H”(其實不必是“怕”,討慶這些色情也是人的自由,人們享有拒絕這些色情的權利)的人真的可以斬腳趾被沙虫,回避一切有同人志的場合,連享受不色情的同人志之權利都犧牲(實際上這種犧牲已不合理),那不是沒有事? ?

  大錯特錯!你可以叫人不去有同人志的地方。但今時今日,要不上網就難了。一個“童心受眾”,到網上瀏覽網頁……對不起,他就被逼要接受這種精神污染了。因為那些把“健康”動漫畫作品“H”化的人,除了出版同人志、同人VCD,照樣放上網。同時,又有非常大量的HCG(色情電腦繪圖。CG即是電腦繪圖(Computer Graphic))放上網。你在瀏覽網頁時,就十分容易踩到地雷。

  什麼?網站首頁有“本網站含18禁圖片”的警告字句?不要忘記,互聯網是一個“互聯”、一個超鏈接的世界,藤連蔓接,很容易會不經過網站首頁,尤其是在使用Google、Yahoo等搜尋器搜尋資料時。一個人在網上搜尋他喜好的東西,是一種正常的行為,是人們應有的權利吧。

  可惜,當一個童心受眾,想使用這些權利時,他就會發現:這權利已失去了!正如一個不喜歡吸湮的人,置身在一個每一處都有別人在吸湮(及吐出二手湮)的街上。你難道要人家斬腳趾避沙虫至喪失上街(上網)的權利嗎?

不吸湮者,在四處有二手湮的街

  部份御宅族只顧自己的開心,不顧責任,肆意散布這些色情作品。令兒童也好、其他童心受眾也好,都喪失了他們應有的空間。這個現象,即使在台灣、香港都受到影響,更何況日本當地。

  不排除有些朋友,愈看這篇文章已愈不服氣,覺得我將罪名加在色情動漫品身上,損害了他們的創作自由,以及動漫的名聲。Shoko引用《動漫2000》的諷刺作反駁:“君不見一群受了良好義務教育和家庭教育的乖孩子模范生,只因為一個色情暴力的動漫畫,就害他們變成了作奸犯科的惡少年。這怎麼可能是學校老師、家庭父母、社會媒體、政治領袖的錯呢?當然都是色情暴力動漫畫害的啊!”,去指出問題不關色情動漫文化的事,傳媒也好、論者也好,不應把問題歸咎到“H”動漫文化身上。杰特的一篇文章亦持相同的論調。

  是否真的沒影響?待會兒才回答。現在先看一個比有沒影響更前提、更基本的問題。不管有沒影響,我有權去拒絕這些色情動漫作品,尤其是“噬夢”的色情同人改編作品!正如,不管吸湮是否真的有害,我也有權拒絕那難嗅的二手湮!但現在的環境是無從可拒!我這個權利失去了!

  “為什麼街上不多裝設空氣過濾器?為什麼Google不隔濾‘H’的圖?”無錯,這是一個治標的方法,可以減低“無從拒絕”的問題。但在一個公眾的、開放的地方:普通的互聯網站,也是誰都可以點擊進入。Google等搜尋器本身的角色,就不是作“過濾者”,而只是“搜尋者”,它不作過濾也有其道理。而且即使搜尋器嘗試作過濾,或者用戶裝上了過濾軟件,圖像畢竟不是文字,易于由電腦軟件自動偵測是否“色情”,因而在過濾色情同人圖、色情CG時,效果亦不顯著。除非全世界的“H”作者都很自律地遵從一套格式,例如凡色情作品,就把檔案命名為“HCGxxxxxx.xxx”之類的格式,那麼過濾軟件才會容易處理。

  但靠別人過濾,始終只是治標的方法。過去,責任主要不在H動漫作品的作者身上之論敦,就罔顧了作品始終是由作者產制出來及放出來的事實。既然那是別人有權拒絕的東西,網主會在網站首頁寫著18禁警告,即使這個問題,作者是知道和意識到的。那麼為什麼不做得有責任一些,把色情的作品放在要輸入密碼才能進入的地方?要寫這樣的網頁不困難,還有現成的制作工具,和網絡自學的教學。只要做了這一步,H同人、HCG的作者,就歸還受眾選擇權,不致于無從拒絕。這步明明很簡單,但卻只有很少的網站有這樣做。

  在外編的H同人、HCG來說,這樣做除了歸還受眾應有的選擇權外,對原作的作者和受眾也公道一些。要知道,你自己如何把角色幻想成泄欲、虐待、性愛的工具也好,原作的作者和其他受眾,極可能不是這樣想。例如,當你沉迷于如何虐殺《千與千尋》的千尋,如何輪奸《魔女宅急便》的琪琪時,作者及其他“正常”的受眾,想的很可能是千尋最后和琥珀川(白龍)團聚、琪琪如何快樂生活。你卻偏偏要使他們瀏覽、閱讀或觀看你的虐殺千尋、輪奸琪琪的制品,無從拒絕!若果你真的是這樣做,那麼你是在思想強奸別人!

有必要噬吃別人的夢嗎?
[為什麼日本的色同人、CG要特別多?這對原著的作者和一般愛好者,是否公道?是否有必要去給別人“噬夢”?]

   對這個問題,我可以舉一件事作例子:

  《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作者JK羅琳,在第5輯時把描寫天狼星這個角色死去,當時有讀者期望天狼星會在第6輯,以幽靈身份回來。然而,JK羅琳在當時一個訪問里,就堅稱天狼星絕不會再回來。說到這里,本身很喜愛天狼星的作者,竟哭了出來,但堅持天狼星已死。這件事令《哈利波特》迷大惑不解。后來有人推測,JK羅琳本身不喜歡別人把她的創作肆意亂改,從她簽約時,規定電影版本、游戲版本等產物,都必須在原著出版后,才去制作,以限定改編的框框之事,就可看得出。但JK羅琳卻無法控制色情同人改編作品,把怎看也跟性無關的天狼星,改編作男同性愛,最后決定忍痛“殺死”心愛的角色。

  畢竟,這只是推測。但可以看到,不少人都認同:肆意把作品胡亂變成色情,並非一件對作者和其他受眾公道的事。否則的話,也不會有人提出這聲音,並被廣泛流傳。

  當然,你也可以反駁,創作可以有獨立于原作者的“生命”,有些改編是要拿某個或某些原著文本,才顯示到它的意義。可是,正如我上面的論述,不少H同人、HCG,根本是凡女角色就可以拿來,完全看不見用那個角色有什麼特殊的、難以用其他東西來取代的意義。比如一本輪奸琪琪的同人志,跟輪奸其他漫畫小女孩角色的同人志,除了被奸的小女孩發型、名字或衣著有不同之外,其他場景、對白、情節,即是互換,也是沒有分別。那樣的話,用了琪琪,或用了哪一套動漫畫的女角色,純粹是該女角色的不幸,卻沒有什麼特別意義!

  那麼,就算你要宣泄你的孌童性欲,為何不自己創作一個小女孩角色,減少一點兒噬吃別人的夢之行為?或根本是,只要看見動漫畫的女角(特別是小女孩角色),就慣性地、機械化地、依從主流(正如之前的論述,色情已是主流了)地改編作H同人、HCG,根本就沒有什麼特別意識,甚至以為這樣才是喜歡該原著的表現?

  如果有人要說:“這角色是我的女神!我可以對她如何!”,那麼我亦要反問:即是說,這純粹是你一個人的感覺、一個人的意義,你頂多說在您府上的私人空間去幻想,卻為何要不設密碼,在網絡上散布,對其他人“噬夢”?!

  明明可以加密碼,歸還受眾選擇權;明明可以用自創角色,不噬吃原著作者及喜歡原著的受眾的夢。偏偏兩種也不肯做。這就是不負責任,這就是自私。

  “有山楓遇害事件”里,人們虐殺《CCS》中的小女孩角色小櫻之留言,也是一樣。純粹是小櫻的不幸。但那些人卻為他們的自私與不負責任,高調地表示歡樂。

  我是一個喜歡創作的人。本來對創作人來說,還有很多問題要質問這些于色情“王道化”(即成為主流)后,肆意地、機械化地、為“H”而“H”地創作H同人志、HCG的作者。你們的故事,改變了部份原著的世界(例如《CCS》同人志,有些把父慈女孝歪曲為父女性愛;或故事里的小學變成賣春園,女孩們享受著賣春),但為何原系統會變成這樣,沒交代;之后弄至如何(返回原系統?另辟世界?),更沒交待。(當然沒交代!因為:)性愛過程、對女性的物化泄欲,就是很多色情同人志的主要及唯一內容。這樣的所謂“創作”,還有什麼意義可言?!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也有含有性的內容之作品,卻有著意義(包括反叛、批判那些)和藝術美,不過,即使作品如何有藝術性,別人也有權不看。但許多(我沒有說全部)H同人志、HCG之劣,卻純粹是泄欲的色情物。這到底算是藝術創作嗎?(當然,一件物品即使不是藝術創作,而只是泄欲工具,也不代表它無權存在。但,要說藝術創作的自由、價值時,我們對它們又可以如何論述?)

  因此,當有者論者批判外間對色情動漫文化的指責時,也坦白的說:“事實上,現在充斥市面的暴力、色情動漫,看在真正喜歡動漫的人的眼里,也是很無奈的。我們也很想大聲的問:‘這些東西為何這麼多啊??!!’”

別以你的所謂“權”侵害我的空間!

[宣揚“殺死飯桶(assholes)”,責罵著支持保護兒童法議員的網站,同時在“2ch”留言板散布著輪奸兒童的色情圖像。為何只高唱你的“權利”,去噬吃他人本來的空間?]

  最后要說,色情動漫畫作品,如色情的漫畫、OVA、同人志、CG等東西(其實,其他色情文化產品,如色情電影、雜志、報章風月版等也是),究竟會否導致人們犯下與性有關的罪。這正是本文“不吸湮者,在四處有二手湮的街”那一章里,有朋友引述《動漫2000》的諷刺,而提出的問題。

  過去,各地都有研究閱讀色情物品與進行色情或色情犯眾行為的研究。有些發現“有閱讀色情物品”與“進行色情或色情犯眾行為”成正比,這批專家說,這証實色情物品,會鼓吹了人們進行色情行為。有些則發現兩者是成反比,于是,那批專家說,這証實色情物品紓解了人們心理上的性欲,減低抑壓,有助改善色情犯罪問題。而這些研究,亦經常被持相反意見的人質疑:這種論述里的“因果關系”部份,從何而肯定?。

  作為一種藝術創作,我們當然追求不設限制、羈絆,爭取創作自由。可是,當要在社會里傳播之時,真的要考慮到它的影響性。在大眾文化、普及文化的論述中,作品的確能起影響(不管正面還是負面)別人思想的作用。最簡單來說,一個本來對性認知不足的孩子,不時閱讀性知識錯誤的漫畫(他也沒有真正的實踐機會吧!),的確很有可能吸收了錯誤的性知識。因為,一個人無法變成另一個人,作品往往就成為觀照世界,讓人類做為思想交流的載體。

  縱然責任並不是單方面,而是多方面的(例如說,若果上述設例中的小孩,透過學校教育、家庭教育吸收到正確的性知識,便可以減輕或改變色情漫畫的誤導)。但色情動漫作品仍然是社會里的一部份,即使如何高呼“人家也有責任”,也不能因此而視自己沒有責任。這個觀點,在同一本《動漫2000》里也清晰地論述出來。

  惠康等出身自動漫文化的論者也作出了相同方向的論述。他特別指出了動漫作品對人世的觀照,不論作品表現得寫實還是虛構,它都是表現著、模仿著人類社會所發生的事,是從現實生界衍生出來的。作品對社會的影響,不但不應被淡化,更是處處與社會互動著。因此當作品在社會傳播時,就必然對社會有著影響。

  傻呼嚕同盟、惠康等來自動漫文化的論者們,都認同分類是一個解決方法。這樣做,喜歡色情的人也有其空間,但能控制對其他人、對社會的影響,確保了人們可以去選擇“接受”或“拒絕”的權利。當然,現時由政府以其權力作分類的標準、取舍並不可靠,除了要提倡較客觀的標準外,傻呼嚕同盟亦認為要同時配合健全的評論制度。我也認為,分類是一個既能使這些作品有空間,不至于盲目打壓或禁制,同時又能平衡別人選擇拒絕的權利之方法。

  商業漫畫如何分級,出版商可能會考慮平衡各方利益間的利害、得失。同人志和CG的分類,較不需作這些考慮,作者心目中應該很清楚他們是“18禁級”還是“普通級”,對他們進行準確的分類。色情的同人志,可以用膠袋封著,並在包裝上有文字說明。若封面或封底已是色情圖,應用黑膠袋包裝。色情的CG,就可以放在加密區,要輸入密碼,這樣Google等搜尋器就難以加進一般的搜尋中。到時若受眾仍堅持要看,那麼責任也自然偏重于受眾的一方了。現在的問題只是,色情同人志、CG的作者,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或許這些作者會擔心分類做成“他律”問題,變成由主流權力界入來,控制“我們”動漫族群。然而,若然大家合作,自己做出可靠的自律分類,那麼“他律”要來也沒有什麼藉口。相反,堅持不肯自律,無視別人應有的權利(選擇拒絕之權),那麼當人家藉此界入來,“他律”各位時,大家到時哭也哭得沒有理由──別人不是未給予大家機會,只是大家放棄而已。

  長篇大論,無非都是要說出這句話:“各位‘H’系作者,請不要噬吃我的空間!”大家都是熱愛動漫文化的人,雖然取向不同,但大家都不會希望看見它衰落吧!別人喜歡那作品,不想它被污染的心,應該能明白吧?(編者注:部分文字有刪減)
________________
呢個世界呀,惡頂既野多的是,你就應該趁呢個機會學下個忍字點寫,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當佢唱歌囉!

Ys



繪圖畫廊設計藝廊
攝影相簿留言板
最愛收藏分類標籤
暱稱: 影宿
註冊: 2003-08-31
發表: 6794
來自: 我就係你後面
V幣: 228490
Re: [特別報道]不要噬吃我的空間──給H同人、HCG作者的一席話 2005-03-02 14:47
/ / /

附文:“H”的審判

來源:動漫線

   2004年11月17日,日本奈良市發生了一宗極為殘暴的虐殺案。一名7歲的女童有山楓,當天放學后失蹤,而母親在較后的時間收到由女兒手電所發出的短訊,內容則為“你的女兒在我手上”,並且附有一張該女童的全身照片。數小時后,有人在路邊的水渠邊發現該女童的屍體,警方確定了女童曾經遭受虐殺。

  日本警方查出在網上留言板“2ch”其中一個討論題目,名為“Card Captor Sakura主角的妄想”,其內容與虐殺案的案情極為相似。這一樁新聞,令日本動漫界再次響起警號,究竟政府是否需要立法加強管制動漫創作呢?

  其實日本也曾經發生過類同的案件,名為“宮崎勤事件”。于1988至89九年間,在崎玉縣連續發生4宗女童分屍案,而最終警方在89年7月,成功把犯人宮崎勤逮捕。日本警方于宮崎勤的家中發現大量有關性虐待的漫畫和影片。就因為“宮崎勤事件”,日本的動漫界遭到嚴厲的打壓,進入一個長達5年之久的冰河時期。

  現在的日本,動漫畫發展昌盛,但世界各地的動漫迷也開始擔心,日本會不會因虐殺事件而再次強力打壓動漫創作呢?除了警方正在尋找的真凶外,事件究竟還有什麼人要負上責任呢?

藝術與色情

  東方人的思想一般都比較保守,而當中大部份都不能分辨“藝術”和“色情”。廣東人常常說,“多做多錯,唔做唔錯”,家長們很多都不願意讓孩子們接觸一些比較敏感的藝術片和油畫。讀者們應該明白,逃避並不是一個解決辦法。要讓下一代認識真正的藝術,必須要加強社會的藝術氣質,最基本也要明白“藝術”和“色情”的分別。

  最簡單分辨方法是藝術作品並不會令人產生性的欲望。例如由史提芬史匹堡 (Steven Spielberg,又譯史蒂芬.斯皮爾伯格) 執導的著名電影《舒特拉的名單》 (《Schindler's List》,又譯《辛德勒的名單》) ,內容講述第二次世界大戰被迫害的基督教徒逃難的情況和心情。由于電影盡量想把當時戰爭的現實情況反映出來,不少大膽的鏡頭確實令人驚訝。其中一部份是講述德軍要為難民作體能測試,觀眾可從銀幕上看到數百年齡不等的男男女女,在石地上赤腳裸跑。這令人心酸的一幕並沒有為觀眾帶來性欲,這就是藝術片的精髓所在。

 動畫和電影也是一樣,只要有明確的主題,內有高深的含意,就算有多少個裸體鏡頭也可歸納為藝術片。那麼漫畫呢?漫畫是否一門藝術呢?帶有濃烈寒酸味的漫畫,不少人確實認為漫畫不能登上藝術的大雅之堂。不過,已故的花生漫畫作者舒爾茨 (Charles Schulz) 曾經說過,漫畫家的層次是作家與插畫家之間。文字過少的漫畫會演變成插畫,太多則會變成文章。一個好的漫畫家,基本的要求是能適當地平均分配圖畫和文字。一本好的漫畫和電影一樣,要有主題和合理的情節,所以漫畫也是一門高深的藝術。

漫畫與性宣泄

  藝術電影富有無窮的鑒賞價值,那麼色情片有什麼“功用”呢?其實一個人到了某個年紀,荷爾蒙分泌就逐漸增加,性欲就此不自覺地從身體里“發”出來。而性欲可能會令人有結交異性朋友的渴求。然而,這是一種性宣泄。而色情電影就是利用一個影像播放的方式,讓人們利用一個半幻想途徑,進行性宣泄。如果能做到點到即止,這些行為是健康的。

  除了色情電影,觀看色情小說和照片也是非常普遍的性宣泄行為。那麼色情漫畫和動畫呢?向一個完全虛無的假象進行性宣泄是否一個正常的行為呢?其實現實與虛幻也好,兩種性宣泄的方式目的還是一樣,而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喜歡的空間,只要大家在進行性宣泄的時候,沒有影響到自己或他人的日常生活,那還屬于正常的行為。就例如正在討論的虐殺事件,就是一個非常極端的反面例子。

  另一個在日本非常流行的性宣泄行為就是繪畫CG (Computer Grahpics)。然而,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人士也議論紛紛,究竟禁止收藏兒童色情照片的同時,是否也要限制收藏繪畫的畫像呢?筆者認為沒有這個需要,因為繪畫是一種創作,只要創作CG時沒有影響到其他人,那還是一個健康的性宣泄行為。香港大學性學博士吳敏倫指出,孌童者可以利用繪畫卡通的方式,正確地進行性宣泄。

蘿莉正太文化

  日本動漫畫經常以小學生或初中生作為中心主角,由于角色造型可愛,加上以孩子作主題中心會更容易發揮,深入淺出的內容令更多的觀眾能夠理解故事中所隱藏的含意。不過這種純真的動漫文化,為日本帶來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那就是“孌童”。近年動漫畫為了追上時代,以孩子作為中心的作品越來越多,令“蘿莉正太文化”泛濫。

[明明是說小學生與魔法界故事的《小魔女Doremi》,亦成為色情CG創作人用來“開刀”的對象。(台灣東森)]

  對于對日本動漫畫不太熟識的讀者,可能不知道什麼是“蘿莉”,什麼是“正太”。其實蘿莉一詞是來自一本西方文學巨著《Lolita》(中譯:《一樹梨花壓海棠》),小說講述一位大學教授愛上了一個女孩,而該女孩的名字就叫Lolita。傳到日本后,人人常說的蘿莉 (Loli) 就是指一些還未發育的女孩。而正太的出處是來自本土動畫《鐵人28號》中的主角──金田正太郎。由于正太郎的造型可愛,人們就把正太一詞形容小男孩。

  單看字面解釋,不論蘿莉還是正太動漫畫,不一定是只適合成年人親看。不過,日本實在有太多變態的孌童狂魔,是否因為受到蘿莉正太文化泛濫的影響呢?事實上,這種文化對造成“變態孌童”確實有半點關系,而源頭就是CG創作。以香港剛剛播放完畢的動畫《小魔女DoReMi》為例,其實大家只要在網上日本各大的圖片搜尋引擎輸入“おジャ魔女どれみ”(《小》劇的日本原名),你可能會找到不少畫功其丑,有點令人悚骨的成人CG。

  《小魔女DoReMi》明明是描寫一群小學生與魔法界之間的故事,為何會有成人CG呢?理論上,《小》劇是界定為“蘿莉動畫”,而那些不能控制自己“性情緒”的人,就在網上不斷散布“蘿莉病毒”,務求要令全世界都籠罩著變態式幻想的氣氛。一套感人而帶點哲學氣味的動畫就被那些“病態畫家”徹底摧毀。單從這方面看,蘿莉正太文化確實“造出”了不少變態狂魔,再是這樣下去,都不知道還有多少個小孩會像可憐的小楓一樣,遭到不幸。

日本的創作文化

  筆者非常欣賞日本人的創作,因為不少日本人也明白保護知識產權的重要性。如果大家有瀏覽日本網站的習慣,你可能會發覺它們的設計與香港和台灣網站有很大的分別,那就是有很多日本網站都沒有圖片。無論是動漫畫或是歌手聲優的網站,除了官方網站外,大部份的私人網站都沒有明星相片和動漫畫原創圖,建網的人只會把由自己所繪畫的CG放到網站里。他們寧願建出一個滿是文字,版面單調的網站,都不會直接復制別人的作品。

  日本人應該會對自己獨有的創作文化而感到自豪。他們就憑著這種執著,讓每個人都有心機去創作屬于自己的作品。由于在日本抄襲的行為並不常見,所以動漫畫和電影制作滿是受到本土和外國人的贊賞。從這一方面看,CG創作的確受到很多人的欣賞,那麼日本政府是否因為極少部份病態畫家,而需要利用法例來管制CG的創作?值得驕傲的創作文化是否要畫上句號?

創作者的敗類

[在Google尋找《小魔女Doremi》的圖,首8幅內已有一半是色情同人志或CG圖。]

  創作色情CG與觀看色情電影一樣,也是性宣泄的一種。不過為了保護兒童,有關收藏和制作兒童色情的電影、刊物和相片的法例,是有實行的必要。不過日本是否有需要立法管制有關兒童色情的繪圖呢?我們先前也討論過,繪畫色情CG也是一個健康的性宣泄方法。以孌童者為例,由于他們在日常生活中不可直接向兒童進行任何與有關性的行為。所謂“望梅止渴”,讓他們觀看或是制作兒童色情CG,總是一個最快、最直接解除性欲的方法。

  每套動漫作品都有自己本身的賣點,那就是英文常常說的“Selling Point”。所以就算容許制作兒童色情CG,都不代表所有的動漫作品都可以色情化。雖然近年日本蘿莉正太文化泛濫,幾乎每套動畫都會有最少一個蘿莉或正太角色,但這些動畫當中可能只有少于百份之一的作品涉及色情內容。那麼在網上出現大量的兒童色情CG是什麼一回事呢?

  這些“踩過界”的CG畫家,把動漫畫純真的一面丑化,被稱為“創作家的敗類”。事實上,不少人就因為喜歡陶醉在潔凈的幻想世界,而迷上了觀看動漫畫。然而,那些沒有良心和道德的CG畫家就不斷發射導彈,把一片和平的凈土炸毀。而強行把“純系”動漫色情化的人,就是造成病態孌童成風的原凶。

被污染的作品

  被人泛濫色情化的作品,通常都是“蘿莉”動漫。而數據顯示,孌童犯人都是以男性為主,而受害者則女性較多。網上的兒童色情CG,都是以女孩作主題為大多數。由此可見,日本有迫切的需要解決病態“蘿莉控”的問題。以下則是兩套被色情化的熱門動畫:

  《百變小櫻Magic咭》(《庫洛魔法使》):故事講述一個名叫小櫻的小學生,因不慎解開了令古羅咭沉睡的封印,令所有擁有獨有魔力的古羅咭飛走,而上半的劇情就是講述小櫻尋找古羅咭的故事。下半的劇情則是講述小櫻通過了“最后的審判”,成為古羅咭新主人的故事。《百變小櫻》一共有70集,故事所觸及范圍甚廣。而筆者最欣賞《百》劇的是,描寫小學生之間的純真友情和愛情,和把一個虛幻的魔法世界,活生生地畫到觀眾的眼前。它被視為90年代的最受歡迎動畫之一,卻往往成為病態畫家的“開刀”對象。劇中的角色以小學生為主,造型可愛,特別是小女生。結果,不論是以GL(Girls' Love,女同性戀)還是性虐待幻想為題,在網上幾乎“無一幸免”。《百》劇成為虐殺案的另一個“受害者”,屬是不幸。不過如在網上公然討論《百》劇角色的性幻想,不但會令行外人對《百變小櫻》蒙上污點,而且還有可能令外界包括日本政府對ACG進行打壓活動,這種行為確實令人發指。

  《妹妹公主》(《Sister Princess》):描寫十二個女孩對“哥哥”的仰慕。盡管《妹》劇對愛情的描寫不夠深入,劇情還不太明確,角色的行為還有點“曖昧”,但《妹》劇總算是一套純系的動畫。這套實行“大包圍”吸引大量男性觀眾的動畫,十二個妹妹在網上的幻想世界難免會受到“傷害”。那麼,究竟一套以蘿莉或正太為中心的動漫,不論劇情是怎樣,都可以用來色情化呢?把CG色惰化來進行性宣泄是一個健康的行為,但也要有一個適當的方法來處理CG。如果不想用CG,還有一個好方法,那就是動漫迷也非常熱愛的同人志。

同人志與CG

  日本的同人創作也滿是受到本土和外國人的歡迎,一年里在日本會舉辦不少大型的同人志展覽。不少的業餘漫畫家,就襯著機會,把自己的作品發表。漫畫家一業在日本非常普遍,要是有出版社賞識你的作品,你有可能將會為日本漫畫界的明日之星。香港每年都有舉辦同類的同人志活動,例如Comic World(簡稱CW)和香港中文大學所舉辦的“CAGE”等等。雖然規模比日本的小得多,但有不少有潛質的本地同人畫家都會參加,他們的畫功絕不遜于日本畫家。

  色情的同人志在日本隨處可見,就像香港的報攤一樣,色情刊物多的是。但一個文明政府是沒有干涉出版色情刊物的權力。當然,色情同人志與普通的色情刊物也是一樣,只要到了合法年齡,所有人都有權購買。由于同人志大多都是以已出版的動漫畫作藍本,再利用自己的幻想力把故事改編。然而,當中還有很多被“加工”色情化的作品。不過,這些色情的同人志,只要貼上警告標簽,那筆者對這種的加工手法不但沒有反感,而且非常欣賞他們的做法。因為只有對該同人志有興趣的人才會購買,同時不想看的人可以拒絕接受。

  那麼為何不可在網公然上載色情CG呢?原因是大部份搜索引擎是沒有色情過濾器,而且就算有過濾器都不能把所有“強行”色情化的CG隔離,所以瀏覽網站的人就沒有任何拒絕觀看的權利。雖然現在科技發達,但始終電腦也有自己本身的“弱點”。要出版同人志,除了需要構思內容和版面外,還要選擇適合的印刷商和考慮到自己的財政負擔。所以要完成一本好的同人志,確實需要花很多時間才可完成。不少人就因為有了科技,所以就改用電腦去創作自己的作品。

“斷尾”診斷

  其實,是否只要所有強行色情化的動漫CG在網上消失,就可以解決病態孌童的問題呢?翻看“宮崎勤事件”,在宮崎勤家里能夠搜出大量兒童色情漫畫和影片,就証明這事是不可能。但如果日本立例管制動漫的創作,那麼日本動漫界的“金漆招牌”豈不是就被這些病態孌童者拆毀?事實上,立法最直接的解決方法,不過日后可能會令日本帶來更多更棘手包括經濟和社會創作地位的問題。

  不論是“宮崎勤事件”還是最近的虐殺案,罪犯還是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人格分裂”。人格分裂是一種精神病,大多都是因為工作壓力過大或是長期受到人們冷漠,沒有適當地發泄和與其他人分擔煩惱,日積月累而成。

  前文已討論過,“性”這方面是有不少健康的宣泄方法。其實已經患上了人格分裂的孌童者,只要照著之前所列出的方法去做,例如繪畫CG和同人志,加上專業人士的適當心理輔導,其實已沒有機會步宮崎勤的后塵。所以日本政府為解決病態孌童問題,使用“下軟攻”的方法是遠勝于強行打壓。

創作者的道德

  即使法例容許人們創作兒童色情CG,但創作家也要“守行規”,那就是平日常常說的職業道德。CG是用電腦繪出來的,加上現在互聯網四通八達,人們如果打算與其他人分享自己的作品,他們大多數都會上載到私人網站的資料夾內供人瀏覽。不過為了保護兒童,放在互聯網的色情CG必需要做一個“加密”的工序,以確保兒童不能接觸。

  加密的方法有很多,不過電腦永遠不及人腦,基本上是沒有一個十全十美的方法可以把所有CG完全加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所有的CG轉化成另一種的檔案模式(例如.zip),那麼網上搜尋器就不能辨認出圖像檔案,成功杜絕把檔案登錄在圖像搜尋器。不過以.zip檔案為例,人們要觀看CG前,都必需要把檔案解壓,要下載大量CG的程序極為繁復,這會為有心觀看CG的人帶來不便。

  另一個方法就是從網站加密入手,觀看CG前必須要輸入密碼。這類的加密方式是非常普遍,由于密碼鎖有一條程式,能夠把被搜尋器成功搜尋的機會大大減低。雖然也有“出錯”的時候,但這已是一個最方便而最有效的加密方法。

總結

  人到了一個年紀,由于生理變化的關系,人本身就會產生性欲。不過“性欲”一詞非常敏感,特別是東方人,由于對“性欲”的理解不夠透徹,便造成對性宣泄的行為一知半解。要讓下一代知道如何健康地進行性宣泄,第一步必需要讓他們分得清藝術和色情。明白到兩者的分別,就不會錯誤地選擇性宣泄的“對象”,悲劇收場。

  日本是一個充滿創作文化氣息的國家,曾經出產了不少著名的動漫畫和電影,受到世人的贊譽。然而,日本出產了不少藝術作品同時,色情作品泛濫的情況也非常嚴重。由于時代的改變,動漫畫的主題中心主要集中于小童,而且色情創作猖獗,網上的還有大量被強行色情化的動漫CG,令病態孌童成風,日本必需要盡決解決這個社會問題。

  不過,如果日本政府立例管制動漫創作,可能會重演90年代初,因“宮崎勤事件”而所帶來的悲劇。日本的創作界也將會受到沉重的一擊,經濟將會受到拖累,禍害深遠。事實上,日本應該要使用“軟功”,極力鼓勵病態孌童者繪畫色情CG,健康地進行性宣泄之餘,讓專業人士給他們適當的心理輔導。

  雖然人們可以繼續繪畫兒童色情CG、漫畫和同人志,但身為創作者也要有創作道德。要為自己的色情作品貼上警告標簽,為放在網上的色情作品進行加密等等。要是大家各守本份,對“性”這方面能做到點到即止,相信也不會再有類似小楓的慘劇發生,令日本動漫界重新抬起頭來,相信這是所有動漫迷最想看到的大團圓結局。
________________
呢個世界呀,惡頂既野多的是,你就應該趁呢個機會學下個忍字點寫,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當佢唱歌囉!

Ys



繪圖畫廊設計藝廊
攝影相簿留言板
最愛收藏分類標籤
暱稱: 影宿
註冊: 2003-08-31
發表: 6794
來自: 我就係你後面
V幣: 228490
Re: [特別報道]不要噬吃我的空間──給H同人、HCG作者的一席話 2005-05-07 22:02
/ / /

很有道理,不過終舊是狗吠火車,世上的人大部分都是像牛羊一樣後知後覺,像我們這一類人光是要表達內心的憂慮就已經大費苦心(這世上的字彙總是簡陋的可以,害我們要抗議一件惡習時,講出來的話像文言文似的),言者苦口婆心,聽者昏昏欲睡,有許多女性就算看到變態的電影預告,聽到歧視女性的黃腔,頂多是被嚇一下,笑一下,不會有任何厭惡的反應,這種女人真是時代進步的阻礙(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這個時代男人已經做很大的讓步了,剩下來的就是女性自己的自覺了,姊妹們加油吧.....不過這是題外話)。

個人認為色情跟藝術都是從人性來,所以當中很難明確切斷,許多時候在色情中可看出人性苦悶的掙扎(就像一個在外面給人好好先生印像的男人,結果在家會虐待老婆,一個人對性的態度就像在鏡中看著自己的裸體一樣)。戀童文化是必然的,BL也是必然的,有什麼樣的社會壓力就什麼樣的地下文化,天造地設。

我是覺得不管怎麼樣防堵或大聲疾呼都是無效的,防不勝防。文化上的問題還是須從文化上來根決,應當先從了解這些現象的成因著手才是,會常常畫出凌虐女性作品的人,一定是打從心裡瞧不起女性的人所為,真正戀童癖的人(有的人會看戀童漫畫,可是對真實世界的兒童倒胃 ,這又是另外一種問題),八九不離十無法和成年女性有正常交誼,至於畫BL的女性,就我觀察週圍有這種傾向的人,似乎有兩個極端,要不是十分小女人,就是對自己的性別不太能認同(但又不是同性戀,只好搞男男),反正都是屬於十分自我壓抑的人就是了,就連我自己也是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慢慢接受自己的性別(當女人實在是投資報酬率很低的一種性別...你可不要跟我說什麼“可以享受生小孩的幸福“那種主觀的想法-_-)。

要改變變態人的行為,要先改變變態的社會(要是社會能改變,那我也比較輕鬆)!應當從教育制度開始著手!
但這重責大任最後必定要拖付給政治人物了去改革了....結果可想而知....
所以說......狗吠火車.....(回到原點)-"-
________________
---------------------------------------------------
在囧rz的狀態下
我們看到了人性
此即【囧然吾亦見真吾】...
my blog↓
http://blog.pixnet.net/taiifor
---------------------------------------------------
taiifor



繪圖畫廊設計藝廊
攝影相簿留言板
最愛收藏分類標籤
暱稱: TF
註冊: 2004-09-04
發表: 8
來自: 台北
V幣: 568





一般討論,留言,新聞,活動通知,聊天,無專屬討論版之話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