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發表: 美術繪圖 | 美術設計 | 攝影 | 熱門標籤 美術討論: 美術工作 | 美術比賽 | 展覽活動 | 美術相關 | 一般討論 | 美術同好 CG 討論 :: Photoshop | Painter | 3D 行動 | AMP

【 立即註冊 】 : 更改個人資料 : : 登入

會員名稱: 登入密碼: 保持登入

MY WAY>东南亚100天-21在古晋学会爱(上)

攝影作品發表
1頁, 共1
發表人 人氣點閱:1461

_DSC2822.jpg
_DSC2822.jpg





MY WAY>东南亚100天-19. 槟城!我们来了!
MY WAY>东南亚100天-19. 槟城!我们来了!
MY WAY>东南亚100天-20.人生除了吃还有什么追求?
MY WAY>东南亚100天-20.人生除了吃还有什么追求?
MY WAY>东南亚100天-22.在古晋学会爱(中)
MY WAY>东南亚100天-22.在古晋学会爱(中)
MY WAY>东南亚100天-23.在古晋学会爱(下)
MY WAY>东南亚100天-23.在古晋学会爱(下)
mantisdinghong



繪圖畫廊設計藝廊
攝影相簿留言板
最愛收藏分類標籤
暱稱: MANTIS
註冊: 2006-05-03
發表: 454

V幣: 16104
@ 1F
MY WAY>东南亚100天-21在古晋学会爱(上) 2012-10-01 17:31
分類: 游记 东南亚100天 原创照片
個人: 游记 东南亚100天 原创照片

最初决定飞古晋,完全只是因为这里是从西马飞到东马最便宜的城市。还有它的名字,在马来语里是猫的意思,传说中,那里的人非常爱猫,而且到处都有猫的雕像。所以古晋被称为猫城。

这就是来古晋之前,我对古晋所做的所有的攻略。我知道你很想点点点。。。。。。。。
但是本来古晋对我们的意义也就只是一个最便宜的中转城市而已。虽然我承认猫城的名字对我还是有一定的吸引力,我爱猫,大家都知道。

古晋我们也有沙发主人接待,今年四十六岁的阿蔡叔叔。好吧,叔叔是还没有见到本人之前我们私底下给他的称呼,当阿蔡开着车子来机场接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再也叫不出叔叔了,他看起来和相处起来都完全不像叔叔,像个拥有无数奇思妙想的大哥哥,心态年轻的人永远不老。

于是我见到阿蔡的时候,称呼立刻改成了帅哥。
叫叔叔……叫不出口……要是我叫了连我自己都很想把我丢出车窗外。

顺便说一下,阿蔡是马来华人,和小米一样,所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说中文的。

古晋历险记,从上了阿蔡的车还不到十分钟就开始了。
阿蔡说,其实他今天学校里有事,要带这一车的学生去一个无人的海边进行野外生存的训练,所以他必须马上赶回去,说可以把我们放回家,然后再去,虽然有点绕路,但如果你们愿意一起去野外生存的地方露营也可以带你们去,不过要去3天2夜……

我和阿彭只听到‘野外生存’,就开始两眼放光。你现在就算跟我们说去你家很顺路我们都不去了。我们大吼大叫去野外生存!!!!!
阿蔡愣了一下,然后说,那好,先带你们回家放行李?
我们本来就只有两个包,放什么行李?!不放!就直接去!!!
阿蔡吸了一口气,“好!!那我们就这样直接去吧!!!放你们去林子里做几天鲁滨逊!!”
我和阿彭鬼吼鬼叫:“妈的!玩的就是心跳!!!”

然后我们从飞机上一下来,就被阿蔡载到了政府野外生存的集训地,一个早已经废弃无人的海边度假村。





只有一些没有人,有些甚至没有门窗,结满的蜘蛛网寄居了无数壁虎松鼠丛林鸟的破房子。阿蔡本身也是个户外狂,所以他的车上有帐篷,他把帐篷丢给我们,就说一切靠你们自己了,晚上等他们训练完了,他再悄悄回来开车载我们去附近的小镇上吃晚饭。然后还交代,这个地方本来是政府的地盘,他带我们来这里本来是不合规矩的,所以我们遇到里面的人,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们是他带去的,就说我们是旅行者,自己乱摸过来的。我们点点头,表示收到!然后就开始找搭帐篷的好地方。




先说说这片海边废墟,椰树成林,椰子壳掉得满地都是,还有木瓜树上也结了好多木瓜。海水清澈美丽,沙滩空无一人,一下车就把我们怔住了。实在是太美了!!!虽然这里到处都是椰子树和木瓜,但是我们还是有点担心,这些真的没有主人可以随便乱摘吗?要找到搭帐篷的好地方不难,这里废弃的房子都有很宽敞漂亮的木质阳台,还是架起来远离地面的,连防潮都不用特别在意。我们选了一个比较好的屋前阳台开始搭帐篷,把帐篷的开口对着无敌海景,简直美不胜收。只要往前走两步,下个小斜坡就是连绵不绝的无人海滩。

旅行阴差阳错的玩到这份上,你还有什么奢求?!

搞定帐篷,把背包往里面一丢,我们就开始四处找寻可以洗澡的淡水,居然真的让我们找到了有一个废弃的房子的水龙头里真的有水!而且还有厕所和洗澡间,只是没有门,不过这里根本不需要门,林子里一个人也见不到。



之后我们又开始寻找林子里还有什么可以吃的,没有找到香蕉,但是椰子真的好多好多,可是椰子树都好高好高,我们丝毫没有打算放弃,在林子里和海边四处寻找,一定要找到一颗个头够矮,能搞得到椰子的树!

后来发现他们野外生存的队伍驻扎的那片区域,有临时的食物供应地。就像个小卖部,附近游荡着一个马来大叔。阿彭干脆跑过去问,有没有椰子卖?
大叔看了看眼前的陌生人,然后说指着周围成林的椰子说:“到处都是,你能摘下来就去摘,不用买。”
顺便一提,大马人对椰子没有感情,吃多了就没有兴趣了。不像我们两个一副乡巴佬进城的样子,看到椰子贼激动。特别是不要钱的野生椰子。但他们才不会。所以对于我们两个对椰子的执着,他们不会懂的。

大叔看到我们两个觉得这个地方出现两个陌生的女人有点好奇,下午就过来跟我们搭话。这个大叔是跟着政府的野外生存队伍过来的,是他们的大巴司机。他并没有像政府官员一样的询问我们干嘛到这里来,而只是好奇居然有外国人找到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来玩。然后就跟我们聊开了,这个大叔很有可爱,很友好。他看见我们两个一个下午都在眼巴巴的打量着高高的椰子树,不明所以。我们还分头行事,去不同的区域找矮树。

这天下午,大叔来到我们搭帐篷的屋子面前,他问我:“你的同伴呢?”
我说:“她去找矮一点的椰子树,看看能不能弄几个下来吃。”

大叔没想到我们还在打椰子的主意,很不以为然的‘嘁’了一声,我到现在都记得他的表情,那么的不屑和鄙视,虽然没有说一句话,但是那‘就凭你们?’的意味不言而喻。

你XX的!!!!
瞬间激起了老子的青春热血!!
你给老子回来说清楚!你丫的那什么意思?!!!!
大叔看我毛了,也不跟我计较,他一边往他的营地走去,一边无比淡然的说道:“你们有本事把椰子弄下来,我就帮你们把它打开!”

大叔这么说的时候,我才想起,我们好像没有刀,只有一把美工刀。只想到搞椰子,都没有想过椰子很难很难开。但想那么多干什么?先搞到再说,既然大叔已经承诺搞到就帮我们开,寡人就要看看他怎么拿美工刀把的椰子割开!

这天,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看起来很有希望的矮树上结着椰子,更幸运的是,在一个废弃的房子边找到了一个楼梯!我和阿彭太高兴了,想办法搬楼梯去摘椰子,只是那个楼梯真的好重好重,我们两个搬得好辛苦。正搬得满头大汗的时候,阿蔡回来了。看到我们这个样子问了一句:“你们在干什么?!”

我和阿彭说:“摘椰子?”
阿蔡很莫名:“啊?!”

再说一边,我们对椰子的执着是大马人无法理解的……

阿蔡没有笑我们,只是确认了一下我们真的不是在开玩笑:“你们那么想吃椰子啊?”
我和阿彭很肯定的点点头。

今天一定要摘到。不能被那个马来大叔看扁了!还有一半的距离,抬过去就可以了。阿菜一言不发的就往那颗矮树走过去。我纳闷,这家伙怎么也不帮一下忙!这楼梯怎么那么重!搬死我了!!!不帮就算了,我和阿彭继续努力的搬……

接下来,只见阿蔡几步走到椰子树旁边,三两下爬上了树,三两下就拽了3个椰子下来。在我和阿彭呆滞的表情下,手中的楼梯瞬间躺在了地上,接着我们几步就冲了过去。
这小子真是的,既然会爬树,你早点说啊!!!还让我们在后面搬着一个那么沉的楼梯跟着他跑!不过这小子真是太让人意外了,在阿蔡把椰子不到半分钟就轻松摘下来的时候,阿蔡的脸印在我们的眼里突然变帅了好多好多倍!!!
阿蔡说,“男孩子不都会爬树吗?”
额……男孩子……叔叔你已经……(被揍)

阿蔡神秘的出现,帮我们摘了3个椰子就消失了,简直是天使般的男人。

我们跑去找马来大叔没有找到,却在他们的营地借到了菜刀。两个人不亦乐乎的砍起椰子来,即使有菜刀,我们也还是费了老大的劲才砍开。终于吃到了椰子,真是甜美无比。还剩下一个留给阿蔡,就先不开了。

我和阿彭还合力搞到了两个木瓜,不过没有熟,吃起来好像红薯,虽然不难吃。

后来还在这个有淡水的废弃房子不远处,找到了一个更好更宽敞,而且绝对晒不到太阳的搭帐篷的好地方。因为之前我们找的地方小了一点,到了下午太阳斜晒的时候,会晒到我们的帐篷。这里是一座废墟的小木屋,前面一大片木质走廊,四周是平坦的院子,院子前面就是完美无敌的沙滩美景。而院子旁边还有一片水泥地,上面居然还架着一个烧烤台子,虽然烧烤的网子,早已经因为废弃多时而生锈,不过只要找个香蕉叶子包着食物不就可以烤东西吃了么?这里还有生火做烧烤的最好的材料,四处都是满地的干椰子壳!完美无缺啊!

于是我们决定今天太晚了,明天睡起来一早就搬到这边来。

下午五点过,阿蔡来找我们,悄悄开车带我们出去一个叫做仑度(音译)的镇上吃晚饭。我们跟阿蔡说,还有一个椰子给你留的!阿蔡没有兴趣的说:“我不喜欢吃椰子,你们吃吧。”额……

这天晚饭吃了炒饭炒面,然后跟阿蔡聊天。聊到我们陆路入境大马的时候被刁难的事,阿蔡默默的听完,然后淡然的对我们说:“你们有签证,合法入境,那个边检官如果刁难你们,你们应该要求见她的上司,投诉她。”

我和阿彭眼睛瞪得老大,吃惊的脱口而出:“啊?!!!!还可以告官的啊?!!!!”
阿蔡对我们的反应感到很奇怪:“当然可以啊,你们合法入境为什么不可以?!是她不对啊!”

MB,一届平民百姓投诉政府官员,这种事情对于我们来说简直觉得不可思议,阿蔡怎么如此习以为常的说出来。老子做的所有的中国人写的攻略里,有各种千奇百怪的应付边检官刁难的方法,有贿赂的,有软磨硬泡的,甚至有哇哇大哭闹事的。(去移民局静坐示威那个是外国人的招),就是没有看到过告官的。虽然阿蔡说是那么说,我们还是本能的觉得不可能,中国人的惯性思维:你告边检官?你还想不想入境了!!跟官斗,只能智取,怎么可以来硬的!

阿蔡却说:“有时候做事不是为了目的,而是为了原则。你们如果每个人都这样想事情,那他们会越来越糟糕,那公正的环境就永远都不可能到来了。”

我们呵呵呵呵的笑着点头,原本我们以为,不贿赂,已经是很英勇的对抗了。他玩得更心跳。还是说,这就是大马人的惯性思维?好吧,我表示羡慕,但是我还是不敢这么做,就算为革命牺牲要英勇就义也不带这样玩的。

这天吃完饭,阿蔡开车跑了20公里,带我们去了另外一片海边,south china sea,有非常漂亮而宽广的沙滩海面,是东马的边界处,还可以看到印尼。站在那片海滩上,可以看到好远好远,视野远到让人惊叹。简直太美了。站在这样的地方,能让你彻底的感受得到人的渺小,但心境却会变得无比博大,连呼吸都不自觉的会比平时深很多。

阿彭突然问起阿蔡,古晋附近哪里可以找到热带雨林,阿蔡顺手一指,在平台沙滩的右边有一个岛,岛上椰树各种树木成林,密不透风的一大片,如此平坦广阔的视野下,尤其是在黄昏时刻显得非常漂亮。
阿蔡说:“那不就是热带雨林吗?”
阿彭说:“哦~那种就叫热带雨林啊!”

(在这里,提醒一下,请记住这片热带雨林,它跟之后我们另外一段奇遇还有联系。)

这天晚上回来,天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而我们出去的时候天没有黑,所以就忘记带手电筒了。于是我们只有在黑暗里摸索着回去找我们的帐篷所在。因为阿蔡不能被发现带我们回来,只有把我们放在快到营地的小道上,他先开车回营地了。于是我们就睁大眼睛找路,终于摸到营地,还好,来到营地,遇到了今天的马来大叔,大叔打开他的手机给我们照明,把我们两个送回了我们的帐篷处。我们还很高兴的告诉大叔,我们今天搞到了椰子,大叔问我们怎么搞到的,我们不敢暴露阿蔡,于是,我们就说,是搬楼梯摘下来的。

这天晚上大叔在我们隔壁一个屋檐底下拿着手机一声不吭的玩到半夜才走,我们在帐篷里睡了很久半夜他都还在,我怀疑他可能是怕我们不安全给我们守夜。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被太阳晒醒了,我们两个爬起来搬帐篷。本来有点担心这样搬了家会不会阿蔡找不到我们,可是我们想了想阿蔡的智商,觉得肯定没有问题。于是我们就迅速的搬了地方,在昨天找到的那个废弃的屋子前的回廊上搭好了帐篷。然后,我就拿了我的洗漱用品去后面屋子的水龙头洗澡。洗完澡,我又把我们的太阳能热水袋拿出来,灌满了水,嘿咻嘿咻的搬回来掉在我们的屋檐下,这样要用淡水的我们就不需要每次都钻过林子去后面的屋子用了。回来的时候还找到了一颗香蕉树,我还摘了一大片香蕉叶回来给阿彭,因为阿彭一直念叨着要用香蕉叶包着烤烧烤。

突然之间一切变得很完美。

阿彭说,她去找午饭用的烧烤材料。然后就往营地去了。没多久她回来后带来了火腿肠。我们就一起捡了一些干椰子壳开始生火。不到一会儿火就熊熊的在烧烤台上燃烧了起来,厚重干涉的椰子壳烧起来温度恒定,非常适合用香蕉叶子包着火腿肠烤。

正快乐的吃着烤香肠,马来大叔就来了。看到我们搬到这个好地方就过来跟我们说话,还跟马来大叔讨了两根烟抽。

然后大叔看了看放在地板上的剩下那个还没有开的椰子,问我们要不要帮忙开,我们当然点头啊,你本来就答应要帮我们开的。

原本我们以为马来大叔会去营地弄一把菜刀,谁知道,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打算。直接拿起我的美工刀,硬是用美工刀把椰子给开了,我和阿彭看得无限的崇拜。他先开了口给我们喝椰汁,然后再把椰子整个切开来,问我们有没有勺子。

我立刻灵机一动,沙滩上那么多贝壳,找3个来不就是勺子了么,于是我立刻跑向沙滩搞到了勺子。谁知道马来大叔只是帮忙开椰子,对椰子一点兴趣都没有,把贝壳递给他的时候。他无感的摇摇头,一副不明白我们这些人怎么那么喜欢椰子的样子,还看着我们在吃那个没有熟的白白的木瓜感到很无解。

大叔问我们,晚上要不要一起在这里喝啤酒啊?我们互相看了看,有些奇怪,想当初在西马的时候,跑去马来人的店子里买啤酒人家都要用眼神把我杀死了。到了东马,这边的马来人却豪爽的邀请我们一起喝啤酒。我们谨慎的看了大叔一眼,问他,不是说你们马来人不能喝酒的吗?

马来大叔不在意的回答:“我可以。”
……
……
老子就喜欢你这种不守规矩的豪侠!
于是我们说:“好,今天晚上到我们家来,晚上我们去买啤酒请你喝!!!”
……
跟马来大叔约好后,我们就散去了。

只吃了椰子木瓜火腿肠的我们都不太满足,于是就下海找东西吃去了。果然这没人的海滩好找东西,礁石上生蚝海螺有好多,我们敲敲捡捡,不一会儿弄到了一大包。

这个时候已经到下午了,看到阿蔡站在我们帐篷入口处的沙滩边叫我们。看吧,我就知道以他的智商找到我们没有问题。

我们把我们的战果夜宵拿给阿蔡看,说今天晚上回来烤海螺吃。阿蔡看了那一堆乱七八糟的海螺贝壳很沉默,然后搞了一句:“你们先吃,我等24小时后看情况在吃。”
我和阿彭:“……”

阿蔡再次开车带我们去镇上吃晚饭,吃晚饭途中阿彭去超市买啤酒。去到超市才发现,我们的海口夸得太早了。马来禁酒,所以酒的价格非常的昂贵,一听青岛啤酒要买到合人民币八块多,吓得我们花容失色,最后还是没有买,就灰溜溜的回来了。

阿蔡照例放我们在营地的小路下车,他先开了进去,还跟我们说,不要告诉别人我们认识,免得他单位的人说他带外人来政府的地盘不太好。我们说,放心吧。我们懂的!
因为前一天忘记拿手电筒摸黑摸得很辛苦,所以今天我就记得带手电筒了。三两步就顺着小径走到了阿蔡他们的营地,一到营地,就看到马来大叔站在门口,额,我们只有委屈的说,你们国家买的啤酒实在是太贵了!我们买不起!大叔听了也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阿蔡就从里面出来了。然后阿蔡做出一付非常友好的陌生人的样子用英文问马来大叔,“你的朋友吗?”
马来大叔没有说话,看来他们互相都很害怕被说成是带外人来这里。
然后我就开始说话了,我点头说:“是啊,我们昨天认识的,他好历害,他用一把美工刀帮我们打开了椰子。Niubility!”

阿蔡也非常配合的作出一付吃惊的样子。

然后我们叽歪了几句后,就看到营地里灯火辉煌,好多人在做菜。
马来大叔告诉我们,他们在厨艺比赛。我和阿彭就乘机离开马来大叔和阿蔡,往营地里钻去。

离开之后阿彭说到:“你们两个一唱一和,演技真好。”



钻进学生们的营地,看到果然是在厨艺比赛。






阿彭向来喜欢这些东西,就过去探头探脑的问别人在做什么,挨个的看过去。最后我们还在学生们的工具和食材堆里翻到了我们今天最需要的东西!烤海螺的锡箔纸!阿彭立刻问学生们,可以给我们一点点吗?这些马来的学生很羞涩,但是看得出他们对外国来的我们抱有非常明显的善意和友好。点点头,就让我们拿走了一大块。

阿蔡这个时候跟上来对我们说话,这个时候说话,他就不害怕被人说了,刚刚在门口的时候澄清了,大家都像是刚刚认识的,阿蔡还说,“你们晚上可以过来吃他们做的东西啊?!晚上他们还有晚会哦!”
我跟阿彭一副‘你说真的还是假的?!’的样子看着阿蔡。

最后我们还是没有吃,就拿着我们搞到的锡箔纸,回去烤我们的贝壳海螺。路上经过一个小桥,桥前面有一群学生在排练节目,这群学生之前我们有遇到过,他们在营地门口拍集体照的时候我们路过,他们请我们帮他们拍的合影,所以他们知道我们的存在。他们友好的跟我们打招呼,还跟我们说晚上他们有演出,记得过来看哦。

我们说:“好的!晚上我们一定过来!”

然后我们就高高兴兴的跑回家了。

回到家,我和阿彭就兴奋的把锡箔纸拿出来,包起今天搞到的海螺贝壳。中午生的火到现在都没有灭,稍微翻开一下又熊熊的燃了起来,阿彭立刻把海螺放在上面烤起来。我则在旁边把酱油芥末碟打好,准备享用我们第一顿真真意义上的自助海鲜。

我只能说,味道其实很不错,但是就是海螺太小了。牙签只有一只,挖得很辛苦。
额……

意外的事情来了……
吃得正高兴的时候,马来大叔提着一袋子的啤酒来到了我们黑几抹乌的家。

这位大侠简直义薄云天,居然骑着摩托车到镇上买了啤酒回来请我们喝。而且还带了同样是学校司机的朋友过来介绍给我们认识,和我们一起把酒高歌。当然了,主要是我们唱,他们不好意思唱,就听我们唱,非常给面子的还问阿彭在中国是不是做歌手的,唱歌那么好听。

阿彭说:“不会吧,我唱歌从来就没有在调上过!”

寡人的客观评价,阿彭说的真是实话……
不过我就喜欢阿彭这种2b格调。管你听不听得下去,她唱爽了比什么都重要。

曾记得以前环球的英语老师说过,她有个同学,英文很烂,但是他无比的积极,每天坐公交都要大声的在车上读英文。最后有一天,跟他坐同一班公交的老师受不了了,“你英文那么烂,你也好意思在公交车上念得那么大声!害不害臊啊!”
结果此哥们奇怪的看着对方:“咦?我英语烂,折磨的是别人,又不是我自己罗!”
老师:“ = = ||||| ”
据说这哥们后来当了英语培训师……

马来大叔,问我们多久离开这里,我们说大约明天吧。
他又问我们怎么回去?
很明显这个荒郊野外的海边,没有公车到这里。我们两个国外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都是个迷。我们就说我们搭顺风车来的,看到这里不错,就下车了。明天也搭顺风车回古晋去。
看样子马来大叔想让我们搭他的顺风车,不放心我们两个女生在这样的荒郊野外的地方。可是我们死也不开口要求,甚至回答得含糊其辞,“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也许早上,也许下午,看心情。”
马来大叔见我们这样说也就没有说什么了。毕竟我们必须得跟着阿蔡回去。所以死也不能搭别人的车走啊!

差不多到了晚上十点,我们说,他们的晚会开始了,我们去营地看有他们的演出吧!我们答应了那些学生要去看他们的晚会演出的。马来大叔说还早,但是我们已经耐不住了,于是就拖着两个大叔去营地看晚会去了。




去到那里果然晚会已经开始了。只可惜,穆斯林的晚会真的玩不开。因为他们都很害羞。偶尔有几个比较露脸的男生上去唱歌,唱得不错下面就很给面子的使劲鼓掌。我们很想进去里面一起玩,但是里面坐的都是学生,我们不知道方便是否。里面的学生看到我们好多都在悄悄的跟我们打招呼问好。看得出他们非常高兴我们过来看他们的晚会。但是他们也不敢叫我们进去,毕竟他们都是规矩多多的穆斯林。校长没有说可以,其他人也不敢开腔,而那个老校长看起来一脸严肃,好像不通人情的样子。



但是过了一会儿,就有人给我们搬了两根凳子,让我们在外面坐得舒服一点。晚会的现场比较简单,屋子四周被一米来高的矮墙围着,我们就坐在矮墙边上看。





这时候,一脸严肃的老校长就来了。他爬在我们旁边的矮墙上看着里面的晚会情况。这个时候,台上有个帅哥在唱歌,底下的女生都在鼓掌。一脸严肃的老校长突然走到旁边的花园里,摘了一朵花,递给窗边的一个女生,示意那个女生上去献花。那个连头到脚都包的密不透风的穆斯林少女怎么可能会好意思去做这种事,当然就死死的摇头,红着脸死命的拒绝。

一脸严肃的老校长看这个不成就转过脸来看着旁边的我,把花递到了我手上,他看着我,向台上唱歌的小帅哥很酷的偏偏头,用眼神对我示意:你上!

我毫不犹豫的接过花,MB!老子就喜欢这种雷人雷己的戏码!!!而且老子更喜欢这种看则严肃,实则2b的校长!你要玩,小妹岂有不奉陪的道理!
于是寡人在群人激动的起哄、鼓掌、尖叫声中风度翩翩的走上了舞台,被我鲜花的小帅哥无比的荣幸,连连跟我鞠躬感谢握手,底下的尖叫声更大了。在保守的穆斯林学生的晚会上,高潮居然是寡人带起来的,寡人感到无比的自爽。
我知道,阿彭在下面已经笑疯了。
其实我也快要憋不住了。
而那位一脸严肃的老校长表情却依旧没有一点变化,好像这一切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等我从台上下来的时候,DJ台的两个学生主持人连连跟我道谢。我依旧风度翩翩的对他们说:“ you are welcome. ”

于是我又回到原来的位置,站在一脸严肃的老校长旁边,老校长一脸严肃的问我:“你喜欢那小子吗?我可以给你他的电话号码和facebook?”

我淡定的说:“好啊!”

一脸严肃的老校长真的拿出纸笔,迅速的写下了小帅哥的电话号码和名字。



我纳闷了。
他只是你的其中一个学生,为什么你可以随手写出他的电话号码?他不会是你儿子吧?!还是在你在消遣我?!可是从他的脸上,你是无论如何都分辨不出他到底是开玩笑还是来真的。
可惜老子把那张纸弄丢了,不然老子回来facebook上查一下,也有个结果,现在再也无法得知真相了。

之后,阿彭看那个一脸严肃的老校长似乎不是看起来的那么可怕,就试探性的问他,“我们可以进去和学生们一起坐吗?”

一脸严肃的老校长严肃的回答:“不行,那是学生的地方。”
说完,他就一脸严肃的走了……
……
所谓高人,你是永远猜不透的……
……
……

那天看完晚会,我和阿彭打着手电筒,要走过一片沙滩才能回帐篷所在地。
穿过一片礁石,走到一半,阿彭说:“把手电筒关掉。”


抬眼瞬间,收获了我人生中见过最美的星空。










那天晚上没有月亮,从未见过的繁密星光,偶有流星飞过,无人的海滩,浩瀚的海浪声,椰树的剪影,风刮过我们所在的这颗行星的表面,隐约看得见远处与星空相接的海平面,抬头起头,你就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你置身于浩瀚宇宙之间。




那玄幻的美景,让我在沙滩上转了一圈又一圈,久久不想归窝……
我对阿彭说:“好想把防潮垫搬到沙滩上来睡啊……”

……
……

在丛林废弃屋檐下睡的这一夜,半夜有奇怪的动物在叫,其实白天就在叫,马来大叔说是壁虎(还是蜥蜴),看样子是很大的蜥蜴。到了晚上叫声大的像狗一样,MB感觉就在帐篷外面的脑袋边叫,声音那么大,大成那样,都不知道到底是蜥蜴还是鳄鱼。阿彭被吓得一夜没睡好。

我在想完:不知道是蜥蜴还是鳄鱼后,就睡着了……
一夜无梦……

。。。。。。。。。。。。。。。。。。。。。。。。。。



因为跟阿蔡约好了第二天中午在马路边偷偷的会合,他开车子过来接我们回古晋。



所以一早我们就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出发。路上看到有蕨菜,我和阿彭无比的高兴,就把背包藏在路边的丛林里,等阿蔡的间隙里回去挖蕨菜。回去还可以有盘蕨菜吃,生活真是快乐的不的了!

就在我们挖蕨菜的过程中,有个摩托车的马来小伙子经过这无人的野地小径,看到我们两个女生在那里东搓搓西搞搞,觉得有点奇怪。
再次说一边,这个地方是拦不到巴士去古晋的,外国人出现在这里是很罕见的。而且我们所在的这条野地本来就是政府搞野外生存的集训地,平时一天都难得看得到有一个人出没。所以那个马来小子很明显认为我们需要帮助。肯定需要搭车到镇上。于是他的摩托车开过我们身边的时候,还刻意开得很慢很慢。

结果我们悠然自得的摘我们的蕨菜,没有人吊他,他就开走了。

再过了一会儿,这个小伙子的车又回来了,再次开进那条小径,照例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又开得很慢很慢,我们还是悠然自得的摘我们的蕨菜,还是没有人吊他,他就又开走了。

再过了一会儿,这个小伙子的车又从小径里面开出来,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又开得很慢很慢,结果我们还是没有人吊他。
他终于受不了了,干脆停下来直接问我们:“要不要我送你们去镇上?!”

我:“……”
阿彭:“……”

我们笑着谢过小帅哥,然后说不用,我们还不想走。我们可以照顾自己的。
这么说完,他才再次开走车子,这次终于没有再回来……

为什么这里的人可以那么可爱呢?!我们还没有要求搭便车,已经有两波人想搭我们了。一个是马来大叔,一个是刚刚那个马来小伙子。
虽然阿珊说,泰国是天堂。我和阿彭真想大吼,大马才是天堂!!!


其实前一天看到的渔民小伙子就是他。貌似是同一个人,好像……

过了一会,阿蔡的车来了,我们两个把摘到的蕨菜和背包迅速的搬上车,然后就高高兴兴的回古晋了,阿蔡说,辛苦我们了这几天,因为要工作的关系,只有把我们丢在这里。
我和阿彭吃惊的说:“啊!这样还叫辛苦,那么好的地方!要不是你要跟着单位来野外生存,我们还没有这种机会!!我们都还意犹未尽呢!感激都来不及!感谢阿蔡你带给我们一段梦幻旅行!”

阿蔡哈哈哈哈爽朗的笑着,一路开着车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就回去了。
路上还教阿蔡现在中国流行的骂人的话,比如:操你妹啊!
阿蔡学得不亦乐乎……
阿彭则看着一路结满椰子的椰子树继续垂涎欲滴,看到没有人采摘,落在地上烂掉的椰子,继续痛心疾首……

阿彭说,想吃我做的啤酒鸭,于是这天就当做感谢阿蔡的接待,我就出手了。

阿蔡说今天他还要回学校一趟,晚上有个什么网球比赛,我们说没问题,放我们去买得到菜的地方就可以,于是阿蔡把我们载到了市区的麦当劳,说晚上五点半来这里接我们。这天还下了一场暴雨,淋着雨买完菜,在麦当劳门口等着阿蔡来接。



回到家我做了一锅备受好评的啤酒鸭。但是值得一说的是,没有鸭,没有草菇,没有韭菜。妈妈的,需要的材料一样没有,居然也能做得备受好评,我真TMD是个天才。




1頁, 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