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發表: 美術繪圖 | 美術設計 | 攝影 | 熱門標籤 美術討論: 美術工作 | 美術比賽 | 展覽活動 | 美術相關 | 一般討論 | 美術同好 CG 討論 :: Photoshop | Painter | 3D 行動 | AMP

【 立即註冊 】 : 更改個人資料 : : 登入

會員名稱: 登入密碼: 保持登入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前往Dhole】

攝影作品發表
1頁, 共1
發表人 人氣點閱:1684

XDSC_0011.jpg
XDSC_0011.jpg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爬向三千八的珠峰酒店】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爬向三千八的珠峰酒店】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离开南池奔向Kyangjuma】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离开南池奔向Kyangjuma】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通过三湖直抵Gokyo】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通过三湖直抵Gokyo】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最后的奋斗】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最后的奋斗】
mantisdinghong



繪圖畫廊設計藝廊
攝影相簿留言板
最愛收藏分類標籤
暱稱: MANTIS
註冊: 2006-05-03
發表: 454

V幣: 16104
@ 1F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前往Dhole】 2011-03-11 13:50
分類: 原创照片 珠峰南坡大本营EBC 旅行游记 MANTIS
個人: 原创照片 珠峰南坡大本营EBC 旅行游记 MANTIS

八,前往Dhole







隔天吃完早餐,立刻开始上路,背夫走得很快,空手都追不上他。追得累死了,老妹负重爬山,居然能一直跟上背夫的速度,真是厉害,我和韩国仔在后面龟速爬行。


我爬……我再爬……

一边爬一边嘀咕:
“以后不要再跟我提爬山!以后谁再叫我去爬山,我就把他从山上推下去!”
“数数都只能数124,不要给我数3!”
“5555555是谁把我骗到这个鬼地方来的!”
“都是你们两个叫我来的!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喊我了!!我以后要听妈妈的话,做个好孩子。妈妈说不准去哪里,我就不去……”
早说是件傻事,没有人信,等发现真是件傻事的时候,已经晚了。
返程若是迷路是死,继续往上也是死……哎……好歹自己人在一起,死也安心点,爬吧……
爬到mong之前都是在山腰的路,爬的此恨绵绵无绝期……









终于到了mong,这里山头上有家客栈。



老妹跟客栈阿姨合影一张。
其实mong的这个客栈在山腰上,观景非常的不错。
接下来,就是一段很急的下坡路。
下坡完了,就到中午了,在phortse thanga吃中饭拿出了泡面和罐头让老板帮忙加工一下,最后老板还没有收加工费。







继续往Dhole前进!
在半路上,妹妹首先出现了高反。开始眼花头痛到差点晕倒,于是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老妹停下来,掏出头痛药,吃了一颗才继续往上爬。老妹说,回去要好好给这个药做个广告,不到二十分钟头痛就消失了。
……
……
……


路上还看到一个起码有六七十岁的腿脚不方便的日本老阿姨,杵着两根登山杖,以3秒钟一小步的速度慢慢往前走,她身边不远处跟着一个本地的背夫耐心的陪着她。看到此等情景非常的感动。我们互相鼓励说:“别连人家这样的都在继续,我们就放弃了啊!”










大约又是到了下午三点左右,我们到达了今天的住宿点,4100的Dhole,看我雪白的围巾的颜色……



跟彪悍的阿姨来一张……
……
韩国仔又说:“看天色其实还可以往前走一点啊!”
我和老妹很无语:“说累,说要回家,叫着自己被骗来的!!每天喊再往前多走一点的!!怎么都是你?!!!”


在客栈安顿下来后,几个人又跑到炉子边去烤汗湿的袜子和鞋子,跟客栈的帅哥老板聊天。



提到那个在飞机场看到的寻人启事上爬EBC失踪了200多天的29岁的深圳小子。老板告诉我们,那个人曾经在他这里住过一晚上,第二天上山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来。

兄弟们,在山上还是要注意安全,把个人搞没得了就不划算了……
……
看看地图,再上去就是过Cho la的最后一站GOKYO, 一般走这条路去EBC都会在GOKYO住一晚,然后翻过Cho la。但是Cho la是所有爬EBC的人都知道的非常危险的一段路,常年路面结冰,又全是悬崖,不小心掉下去尸体都找不到。
帅哥老板问我们,以前最高爬过多少。我们说最高爬过5000,然后问老板,最高爬过多少,老板说6600.崇拜中……我们也希望这次能爬到6000.
闲聊中,我们问帅哥老板,为什么你英文那么好,长得那么帅,又那么厉害,会想要一个人住在这个地方。老板想了想说,“我喜欢这里,这里清净。”
世外高人就是世外高人,跟前一站的妈妈一样,要经历怎么样的人生,才会有想要长居于此的觉悟。其实我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这里虽然生活艰苦,但非常简单,不被外面世界的杂乱所打搅。我也很想要这样的过日子,但我总觉得,我还有一些必须要做的事没有完成,等我完成了那些事,我也会找个清净的地方,为自己盖个坚固简单的房子长住。不过不想住在这种什么都不长的高山上。目前梦想中的目的地是亚马逊。因为我喜欢水,喜欢植物茂密的森林,喜欢昆虫和动物。
……
晚饭又是饼和炒饭,老妹受不了了,点了一碗鸡汤,结果鸡汤端上来之后立刻就后悔了,还不如点个饼。那个鸡汤是那种方便面的作料包泡的开水,买到250尼币。晕死……想也是,这里哪里来的鸡汤。
孩子,别傻了……
每天都吃饼+蜂蜜,和非常难吃的蛋炒饭。没有一点油水不说了。三个人都感觉到明显盐分不够,走路已经开始脚软,眼睛花,头晕。之后的路会更艰苦,更冷,更难走。
于是乎,悄悄的等老板不在,就把蜂蜜往我们刚刚买的热水里使劲放。有点糖份也是好的。这里的热水150尼币一小壶,生水已经找不到了,似乎这里的人用的水,都是山下背上来的。鸡蛋200尼币只有两个。好贵啊!洗脸洗手就免了吧!反正已经很脏很臭,再脏一点,也看不出来了。
吃了晚饭,就钻进睡袋里,呼呼大睡起来。
半夜都觉得好口渴,我们三个昨天晚上把买的水加了蜂蜜就喝光了。结果没有准备晚上的水,晚上所有人的水壶里都一滴水都没有,感觉睡到天亮,就变成干尸了……可怜的老妹半夜被干醒过来,爬起来,把我的水壶和她的水壶都找了一边,确认果然一滴水也没有,绝望的又倒下去。我想起她白天头痛差点晕倒,不敢让她没有水到天亮,等会发烧了就麻烦了。而且我也不行了,于是悄悄的穿上鞋子,跑到客栈的厨房里找水,发现厨房里果然没有水管或者盛水的盆或者缸子之类的东西,就只看到一个铁水壶放在台子上,我就打开,用电筒照了一下,天啊!太好了。壶底有大约3厘米的水,我心中窃喜,拿着水瓶,把里面的水全倒进了我的水壶里,做贼一样的悄悄回到房间,把水壶递给快要变干尸的老妹,之后我也喝了一些水,就立刻跳进睡袋里,差点没把我冻死在厨房里!太他妈的冷了!!!于是乎,完全忘记隔壁还有一个人估计也快变干尸了……汗……
第二天早上起来,水壶里的水,结冰了……
早上起来,先是一个日本大哥在房门口跟我们打招呼,讲了一大堆日文……
然后老妹对他说:“we are chinese.”
……
一路上,我们不是被人问是不是日本人,就是被人问是不是韩国人……汗……也一直在找有没有同胞,结果没有找到,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说中文的,还是个马来西亚人。听说我们这个时候要翻cho la去EBC,愣了一下,然后说:那你们要小心点哦!
他没有去cho la 只在四千海拔左右的地方徒步,然后返程。
虽然一上来背夫看到我们的行程,知道我们要翻cho la,就说了一句:“it’s dangerous.”
老妹说:“他虽然说危险,但是他连副词都没有加。肯定没事。”
于是我们都很相信老妹没有理由的推理。
听到刚刚那个日本人说话,才想起,我们还有个韩国仔怕是已经成干尸了,又跟帅哥老板买了一壶热水,让韩国仔这具干尸喝了水好重新胀起来。可是韩国仔却告知我们,她出现了剧烈的高原反应,头痛异常,眼睛发晕,心跳也不对劲。她已经开始问背夫从这里回namche要多长时间。看样子是打算放弃旅行了。我老妹拿了昨天她吃的那个头痛药给韩国仔,叫她先吃下去再看看。她吃下去后,还是没有好转,一直在返程和继续之间挣扎,都已经爬到这里了,叫谁放弃都舍不得。
目前为止我老妹跟韩国仔都出现高反症状,就只有我还没有太明显的反应。而且这里干燥又寒冷,流的鼻涕里都是血,韩国仔已经直接开始流鼻血……oh……对不起……早知道昨天晚上我偷了水,应该给你送过去……
最后她说:“我走走再看。实在不行我再回去。”
如果兵分两路也会很麻烦,我跟韩国仔都不会看地图,而这个山上的路都是那种人踩出来的普通的山路,偶尔有些地方是乱石堆的。就是拿着地图也很容易走错路。认得路的背夫又只有一个,而且我跟韩国仔的行李一直是这个背夫在背。谁也背不动……只有我老妹屌,自己背……




1頁, 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