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救命啊】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救命啊】




mantisdinghong(MANTIS) 2011/3/18 17:30

十一,





原本还想说早饭时间说服韩国仔绕路和我们一起走EBC,没有料到的是……
隔天早上起来,我就感觉浑身发冷,开始一阵一阵的发抖,停不下来,拿水杯都拿不稳。我想可能是冷到了,就立刻冲到客厅里面去想烤火,可惜太早了主人家还没有生火。于是我就要了一壶热水,倒了一杯水捧在手里,结果因为停不下来并且越来越强烈的颤抖,水不停的从我手里的杯子里撒出来。我的心脏感觉也很不对劲,呼吸很困难。我想我可能是缺氧造成的,就想到外面去呼吸一点新鲜空气,结果一出去,外面冷得我抖得更厉害,而且眼睛开始发花,这个感觉有点像我N年前上大学时候去藏区爬雪山,当时在山上都没有事,回来后的第二天我就出现这样的感觉,当我忍了一天后,觉得实在不太对劲了,就跑到学校一个老军医开的小诊所,看到医生的时候,我就说了句:“医生,我好像生病了。”说完我眼睛一黑,就倒下了。之后就听到医生在说:“崽呀!你怎么现在才来!”然后我醒来后发现我屁股上被扎了两针,手上挂着点滴。
那时候好在我是回到了学校才倒下的。
可是现在我还在喜马拉雅山上4400海拔的地方,这里没有其他交通工具,在正常情况下要走两天才能到机场。如果够有钱的话,可以叫直升飞机救援,5000美金救一个人,按照我老妹的说法,‘如果我倒下了,你们也不要叫直升飞机,等我醒来看到5000美金的账单,我也会自我了结的。’
我虽然开始害怕,但是我自我安慰的想,也许还没有那么严重。我如果今天能看到医生,应该就没有问题。老妹看到我越来越强烈的一阵阵的颤抖,也吓到了。立刻说今天回南池找医生。韩国仔的高反头痛也没有退。于是今天草草吃完早饭就开始返程回南池。今天9点出发,11点走到下一站Dhole,在上山来住过的那个帅哥老板要了四个鸡蛋做路上的食物,这个时候背夫就开始跟我们说,今天住在这里明天再走。
其实我们早发现,当我们在gokyo三个人一起严重高反,说要改变行程返程的时候,这个背夫就已经开始不对劲了。因为我们在加德满都他老板那里预付了10天,一天十一美金的钱。我们本来行程是14天,如果超过预付的十天,我们就把后面的钱直接付给背夫,这个我们也一开始说好写进契约书里的。但我们预付钱的时候也有清楚说过,也许会遇到任何不可预知的情况让我们提前返程,老板说没问题,回来直接到他公司找他退钱。但是,如果我们提前返程,那么背夫就会被老板要求退钱,而他一开始山上的时候拿了3000尼币,他实际上是赚600尼币一天,另外的3000尼币回程在机场时候老板会给他。于是乎,我们因为高反和我突然生病要提前下山,全程只花九天,会另他不仅得不到本来后面的4天钱,可能十天的钱里,他还要退一天的出来,因为我们实际只花了9天。我们本来觉得这个情况是我们的问题,并没有打算回去找老板退钱,并且由于他这段时间跟我们相处也很愉快,尽心的我们,帮助我们还打算另外多付1000尼的小费给他。只是我们没有告诉他,想说等到走的时候再给他就好了。
但没想到,我们决定要提前返程的时候,他就开始变了,拼命想办法的拖时间,完全不考虑我们的实际情况。先是为我们设计了一条要四天才能下山的路线,老妹一看,二话不说,一口否决。现在什么情况啊!我是要急着去看医生,全身在不停的间歇性颤抖。结果他不情愿的走我们安排的路线,这天从早上我发病开始,9点启程从4400的地方走到了第一站那个帅哥老板的客栈4100的地方,才中午11点,他就说,不走了,今天住在这里。我和老妹一口否决,别说现在是要急着下山去找医生,就是平常天,我们也是起码走到下午4点。
这天,更气愤的是,走到帅哥老板家,老板知道我不舒服要想去南池看医生,才告诉我们,中心镇南池没有医生,这里唯一的医生在khunda镇上。这个鬼背夫一路带我们下山找医生,居然不告诉我们南池根本就没有医生。



我这天非常的难受,背夫走在前面,完全不等我们后面的人,我紧紧的跟在后面,四个人的距离拉得越来越开,但是我不敢停下,一是因为我身上没有地图,必须紧紧的跟着他,二是停下心脏感觉更难受,心脏跳动好像是完全靠着剧烈运动和强烈呼吸来推动的,已经不是自己在跳动一样,好像我一停下来,我的心跳就停了。妹妹因为在后面追我们,扭到了脚。



害我老妹扭到脚的难走的山路



到了帅哥老板那一站,我们要了四个水煮蛋,一人揣了一个在口袋里就再次出发,妹妹因为扭到了脚,还负重,走不快,怕拖累我就医的时间,就叫背夫跟我们先去khunda,她说我们明天在南池上次住的那家店见面。我很担心老妹一个人回南池,老妹安慰我说,不怕,她等有人下山去南池跟别个一路,如果我们现在这样四个人一起上路,还要危险一些。想想也是,于是我们就跟背夫再上路了。
后来听妹妹说,自己的背包带子断了,还是一个老爷爷帮她补起的,真是好人……



帮我妹妹补包包的老爷爷。
他拿着补好的包包对我老妹说:“这个包包足够你背回中国。”
……
这一路上我们真的得到很多人的帮助。
……
特别是这一天。
再爬到了3个小时,包括到mong的一大段上坡路,到了mong山头的小客栈,这个时候是下午2点,背夫又再次放下了行李说,今天就住在这里,不走了,因为从这里到khunda要走5个小时,而到了khunda要去医生家还要走1个小时,但是医院5点就关门了。今天走不到khunda就会天黑,而且到了医院也关门了。只有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出发。
那一瞬间,我整个绝望了……难道我今天晚上要死在这个鬼山上?
我对背夫说,如果是这样也没有办法,就住一晚吧,但是我非常的担心,我明天早上起来会出事,如果我明天早上爬不起来了。你能不能打电话给你的同行朋友们把我送到医院去?无所谓多少钱我可以付。
背夫直接说:“no.”
然后就再不说什么,坐到角落里去了。
那个时候,我心里已经很火大了。但是更火大的在后面。我们上次也有路过这里,没有住在这里,也没有在这里吃过午饭,只是坐着休息了一下,妹妹跟客栈老板的阿姨拍了一张照片。一分钱都没有花在这里过。但是这个客栈的阿姨人非常的好。



mong的山头客栈的妈妈,

我无助之下去问客栈的阿姨,你这里有没有电话可以打到医院?阿姨说没有电话,然后摸出一个手机说,我手机可以打,如果你需要可以打,我说我现在不需要,但我明天早上如果爬不起来可能就需要了。我朋友不会说英文,到时候能不能拜托您帮个忙。
客栈的阿姨说,你要看医生为什么不今天去啊,这里到医院你慢慢走,非常慢的走,2个小时就能到了!
……………………对于那个背夫的人品……我还可以说什么……
我指着外面那个背夫说,为什么他告诉我要6个小时才能走到医院?
阿姨没有说话,出去找背夫去了,她在外面帮我们求那个背夫带我们去医院说了很久那个背夫还是那样另人讨厌的笑着,一句话也不回。反正就是不愿意动。
我摊在屋子里的沙发上喘气,呼吸很困难,身体还在发抖,旁边的三个老外看到了问我怎么了,我说了一下我的情况,然后他们三个立刻动起来,给我找药,倒水,给了我三片药,让我吃两片,告诉我,见到医生把另外这个药给医生看,医生就知道你吃了什么。我吃了那个药之后,过了一会,心脏感觉真的好受了很多。
屋外,客栈的阿姨和背夫还在僵持,我已经是没有力气去陪那个鬼背夫抽风了。韩国仔又不会英文,跟他没有办法交流。只是恨得牙痒痒的想掐死他。
他抽风抽到了下午3点,我老妹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姐姐!”
我老妹从后面赶我们都赶上了,而且中途还迷了一次路,有个很好心的本地小孩子追她追了很久才追到她告诉她走错了路。然后她重新走上来。
老妹听了韩国仔说了一下目前的情况,看了看这个人很好的客栈阿姨,她说,今天要是住在这里,这个阿姨还可以多赚我们一笔钱,可是她却还是帮我们劝这个鬼背夫带你们去医院,但是这个鬼背夫‘拉可帕’,跟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天,我们还一天付他十一美金,我们也没有亏待过他,有什么都会跟他一起分享,居然连这点感情都没有。
老妹打开地图问清楚去医院的路线,进屋来跟我说,“姐,走!去医院。他爱走不走!我们今天一定要去医院,他要住这里,就让他一个人住去。老子们没有时间陪他抽风!他要是不走,我们就只把睡袋拿了,今天晚上有睡就行了,其他他背的东西都是些臭得要死的袜子和衣服,他要就拿走好了。”
于是,我们就再上路了,见此状况,背夫又只有重新背起东西极度不情愿的跟着我们上路去khunda。他一路板着个脸,说真的,荒山野岭的这样一个男人,我们也怕把他惹毛了等会杀我们3个在山上推到山下去都没有人知道。
走了不到十分钟,他走到现在气势最虚弱的我旁边问我,“不好意思,问一下,今天这段去khunda的路,你们加我多少钱。”
这话听了非常的另人火大,我老妹已经发飙了对着他开口大声说:“我们已经先预付过十天的钱。现在才第7天!”
韩国仔说,“老子想说干脆把包包抢过来丢下山去,不要了算了。”
……
原本我们其实打算最后给背夫1000尼的小费的,但是现在没谁想提这事,我强忍着不舒服,不想在路上等他坐那里抽风浪费时间,等会天黑了还走不到khunda就麻烦了。我就对他说,今天我们能到khunda,我就给你1000尼,今天能带我们见到医生,就给你1500尼币。他似乎还很不情愿的样子,最后还是很勉强的说ok.才背起东西开始走。
老妹在后面发飙大声跟我说:“你干嘛那么好声好气的跟他说话!老子想把他狗日的推下山去!”
韩国仔提醒到,“算了,这里到底是他的地盘,等会他要是在荒山野岭的抢劫我们三个就完了!而且时间被他浪费了那么多,如果没有他带路,还不晓得天黑前走不走得到。”
韩国仔说得也很有道理。这个山路地图,没有紧急情况慢慢找还差不多,一旦走错路返程会花很久。而且一旦天黑,就根本没有办法辨别路向了。
去khunda的路必须下到3400左右,然后再重新爬回3800。无论怎么样,爬到才能就医。我们走到khunda的时候,天已经微微黑了。这天山里的雾气不知为什么非常的大,看不见十米外的东西。我和背夫赶在前面,终于爬到一个院子的门前背夫停了下来,我以为这里就是医生家了,我问他,结果他说不是。
他似乎很诚恳的说:从这里到医院还要走一个小时,现在只有20分钟了,医院就要关门了。赶过去也来不急了。我们就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去看医生。
我傻住,但我现在已经不太相信他说的话了。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时候,老妹和韩国仔赶了过来,老妹说,她十五分钟前在前面遇到路人告诉她医院还有30分钟就到了。
但背夫坚持说还有一个小时。
这个时候路上走过一个镇上人,我们立刻问他:医院还有多远?
他回答:十五分钟。
然后背夫用本地话跟他说了几句,不晓得说什么。我们再次问多少时间,但那个路人还是说15分钟,并且给我们指了方向。我和老妹已经不想跟背夫说话。于是对疲惫的韩国仔说,我们去找医院,你就在这里等我们就好了。我们找到医生马上回来找你。韩国仔指指背夫,那他呢?管他去死!他以为他停下一次,我就会给他加一次钱啊!
然后我和老妹两个人一起往上爬去。
khunda往医生家走的路上房子越来越稀疏,两个房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而且每个房子里路的距离也好几十米上百米远,不可能挨家挨户去确认。这个时间路上基本没有人,而且雾非常的大,根本看不清哪里有房子,哪里没有。天也已经更黑了,这里要找到医院,没有人带路是非常困难的,我和老妹一路走,一边对着周围喊:anybody here!?
终于幸运的分别遇到三个路人的指点爬到医院附近,最后一个带我们走了好长一段,直到可以看到医生家房子了,才回去。我们幸运的在天完全黑到伸手不见五指前找到了医生。
医生的助手看到我们两个问道:“who want to see docter?”
我说:“me!”
老妹颤抖的举起手来:“me too!”
医生啊!医生!你咋住在这么高的山顶上,没病的人爬到都病了,有病的人都死半路了!!!!
终于见到了医生,这个医生是一个马来西亚的无国界自愿者医生,想也是谁没事愿意到这里当医生。医生人非常的好,先是很有礼貌的自我介绍,然后问我们的名字,伸出手来跟我们握手,为了让我们先放松下来,不要那么紧张。然后开始给我做各项检查,心跳血压大脑反应灵敏度等等。然后问我有没有吃过其他药,检查得非常仔细。
最后医生说,我当时的心跳有点过高,但是在这个海拔还算是正常的。手脚麻木和间歇性抽搐,是因为大脑和心脏缺氧所致,他让我不要担心,他之前遇过跟我一样症状的两个欧洲女生,但是下到低海拔就会自己恢复了。
医生说:今天不能下山,如果硬下,一下子身体会适应不了,明天就没问题了,明天你们想回加都都可以。今天最好是多喝点热水,不能喝咖啡,好好休息,之前在客栈那几个外国朋友给的药在这个海拔可以不用吃了。但今天晚上最好住得离医院近一点,如果晚上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立刻过来找我。
听了医生的话,我们才放下一颗心来。医生写医疗费单据的时候,还特意问了问,没有买保险,我们说有,他才写了单据,装在一个信封里,告诉我们,50美金的诊疗费,回国后,把这个给保险公司就可以报销了。
然后我们谢过医生,就背上包,装备出去找地方住,结果就看到背夫在外面探头探脑,来接我们去住店,顺便提一下,别以为他是好心,这些背夫带客人住的店,客人在里面的消费他们都有提成可以拿,但他找那家店,离医院要走上十五分钟的坡。我和我老妹都觉得离医院太远,万一半夜有什么事难爬。但是想想韩国仔还在那里等我们,今天的检查结果还行,应该没事。就回去了。路上他主动说要帮我妹妹背包,老妹看也不看他的说:“no.”
回到原来的地方跟韩国仔会和,
看到我们进来,她立刻站起走过来担心的问:“有没有事?”
我说:“没事了。”
然后大家抱在一起。
总算放下一颗心来……
……
……
她跟我们说,背夫一直劝她进屋,她说:她要在这里等朋友们回来。最后背夫说,他去接我们,她才进去。然后背夫照例立刻拿来菜单要我们点晚饭,我们点了热水和土豆当晚饭。一会后,他又拿着菜单过来要我们预定早餐,这边点餐都要最少提前一小时预定,早餐更是前一天晚上就定好的。但我们之前每天的早晨时间都差不多是7点或者最晚7点半。这天他没有等我们说时间就自己说:“明天的早餐十点行吗?”
我们三个莫名其妙的看着他,“why?”
他也说不出理由,就说:“那八点吧!”
我们三个同时说:“七点!!!”
他只能说:“ok”
妈的,还想拖我们时间,跟这种人在山上多呆1小时都恶心。
这天晚上,我们放弃了韩国仔的单人间,将双人间的两个床并在一起,三个人睡。我们还是照例没有洗脸刷牙就钻进睡袋,我已经记不得我多少天没刷牙了。自己和睡袋都好臭,更别说那每天徒步,走了那么多天的袜子。
我看着老妹说:“你好脏啊!”
老妹冷哼一声:“你以为你好到哪去?不要看自己,不要闻自己。再熬最多两天,就回加都了,然后就可以洗澡吃牛排了!”
最后一句让大家都激动起来。因为看了医生,精神放松了下来,大家又都开始有了心情来玩笑,互相打趣的说,“咱们在国内时候也都是响当当的型女美人帅姐姐,怎么想到花那么多钱,把自己搞成现在这副样子啊?!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啊?”
韩国仔说:“以后你们再有这样的旅行,千万不要再叫我!”
这天晚上,我们又得知到一个惊人的事实,昨天晚上,韩国仔在4400的客栈睡的晚上,差点没冷死,她半夜起来上厕所,想到要去外面,会冻死,于是就翻出来一个保鲜袋,然后在保鲜袋里解决完之后,发现那个装了温热液体的保鲜袋很暖和,于是就抱着它睡了一个晚上……才在寒冷的山上幸存了下来……等保鲜袋冷了之后,她就把它从窗户丢了出去,第二天看到就结冰了……
韩国仔说完,我和老妹都被震撼了……
啊……这个人可是一开始吵着要带发蜡这种东西上珠峰来骚包的人。现在居然沦落到抱保鲜袋睡觉。
韩国仔大吼:“我有什么办法,不然真的会冻死的,我的睡袋又没有你们的暖和!!!你们千万不要把这事说出去!不然我的形象就全毁了!”
我说:“放心吧,这件事情败露后,你最多就是少一部分原来的粉丝,但是你会多出来另外一些风格不同的粉丝。”
韩国仔大喊:“我不要!我为人很低调!!!”
这天晚上,我们就在回忆这次旅行的各种乌龙事的聊天中进入了梦想。虽然大家都很脏很臭,但是很愉快,因为再过最多两天我们就要回加都了,其实我们都很希望明天一天能到机场,恨不得明天就飞回加都。就算挑灯夜路也无所谓。至少想回到卢卡拉机场。现在再想到那个世界上最恐怖的机场,和那个自杀式冲向悬崖口起飞的飞机,再也没有了一点害怕。反而是,只要一想到,坐上那个飞机,就觉得我们得救了!!
……
……



#原创照片
#珠峰南坡大本营EBC
#旅行游记
#MANTIS






#原创照片 by mantisdinghong
#珠峰南坡大本营EBC by mantisdinghong
#旅行游记 by mantisdinghong
#MANTIS by mantisdinghong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通过三湖直抵Gokyo】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通过三湖直抵Gokyo】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最后的奋斗】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最后的奋斗】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快乐的返程】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快乐的返程】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卢拉卡叛逆的小飞机】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卢拉卡叛逆的小飞机】
» More Artworks :: 更多 mantisdinghong(MANTIS) 的作品

(1,436 views)
[更多討論] 攝影作品發表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救命啊】" 傳統頁面(電腦版)

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傳統桌面版 [ 登入/註冊 ]
© Vovo2000.com Mobile Version 小哈手機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