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通过三湖直抵Gokyo】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通过三湖直抵Gokyo】




mantisdinghong(MANTIS) 2011/3/18 17:01



于是我们再上路,爬上第一个山坡,回过头来一看,昨天那个腿脚不方便的日本老妈妈,又三秒钟迈一步的从山下上来,我们在山头跟她招手,为她打气,她也停下来挥手给我们示意。真是坚强的老妈妈啊!我们受到鼓舞,顶着严寒,继续前进。
……


这天的路简直差点要了我们的小命。可是奇怪的是,那个号称高反严重得要晕倒的韩国仔却走得异常的快,平时她都是掉尾巴的。午饭前,都是我和老妹在后面追她和背夫。我和老妹追得的累死了终于追上他们。我说:“他妈妈的!你不是高原反应,要晕倒了吗?!”
老妹:“你不是要喊回namche嘛!你下次再喊要回去!再喊头痛,我再也不信你了!”
韩国仔说:“我感觉我一停下来就头痛,我动起反而不痛了。”
我和老妹:“滚!!!”
……


酷坟








我们一直念着要想办法给家里打个电话,我和我老妹已经很久没有跟家里联系,两个女儿都找不到,老爸老妈怕是发疯了。





终于让我们幸运的找到一家客栈可以打电话。就是这家……
我们好高兴!一问价钱,300尼币一分钟,好贵,于是想把准备说的话想好。开始拨打爸爸的手机,手机通了,听到老妹的声音爸爸头一句话就问:“你联系到姐姐没有?!!!”
老妹说:“你先不要说话!等我把话说完!我在郑州的这个区停电!这一个星期都打不了电话!我是用别人家的网络电话打的!我回广州了再跟你们联系!我已经联系到姐姐了,她在西藏很好,只是那边打不了电话,手机也没有信号!但是她之前联系过我!你们不用担……”
说到这里电话就不晓得为什么断了……
我心上暗自悲伤……她说,郑州停电,一个星期打不了电话,这个谎是不是也太伪劣了一点,你当你老爹是傻的啊?!
一分钟十多秒,一共花了我们600尼币……好贵啊……我老爹要是知道我们花了60元给他打这个电话,肯定心痛死……
……
……
……








我们在4400的Machherma吃的这天的午饭。
结果没有想到,吃完午饭,轮到我高反了,后脑非常的痛,晕眩,想吐,本来胃里面就没有什么东西,还吃不下食物,只喝了一点奶茶都想吐,脚软得站都站不稳了,我好想直接躺在地上就饱饱的睡一觉,几天来的疲惫似乎全部涌上来了,这几天是在是太累了。吃也没有吃,睡也睡不好。
但是老妹坚持不准我睡着,怕我睡着就醒不来了。拿了药油出来擦,不管是手上还是脸上,我们都已经脏得不成样子,白色的药油擦成黑的。
于是,下午强忍着剧烈的头痛继续往上爬。中途还遇到一个从山上下来的老外哥们,迷路了,还好遇到上山来的我们给他指了路。







路过4390的LUZA……
……
下午的路比上午的还要难走,一直是悬崖边上的乱石铺的路,脚走得好痛,尤其中午大家都没有吃好,到了下午4点后,虽然还有明显的日照,但是看看温度计,已经是零下7度。要到GOKYO会过三个湖。



第一湖的标识



冻得嘴巴都发紫的老妹。



才看到第一湖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了。湖面有部分都结了冰,没有结冰的一小块水面上居然还有野鸟在游泳。你们真屌!
由于食物热量不够,到第一湖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身体里的热量已经完全没有了,无论再剧烈的运动,都再也发不出一点热来。于是身体开始变冷,手脚逐渐失去知觉,围在脸上的围巾的鼻子处已经结了冰,手套里由于之前流汗也结了冰,再也不暖和,可是又不敢把手拿出来,更冷,妹妹给了我一只她的手套,说她的手套没有结冰。让我暖暖,虽然她的手套里面也不暖和,但总比结冰的手套强,于是就换着带妹妹的手套。
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不像之前在namche的时候,还有力气为把自己搞得那么惨互相开玩笑,三个人身体的热量已经消耗殆尽,都越来越冷,这种冷不是衣服穿得少了冷,是从里面透出来的冷,从上山那天开始到现在都吃得太糟糕了。在加都城里卖的那些贵得要死的火腿和罐头,都是质量非常不好的货色,全是面粉做的,吃下去一点用都没有。连背夫都开始说冷了。老妹拿了一件衣服给一直穿得很单薄的背夫穿。
大家都一言不发的继续走,其实每个人心里都很不安,因为,我们走了那么久,连第二个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这个时候,那种“我们咋花那么多钱把自己搞得那么惨”的玩笑再也说不出口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了笑容,都只是默默的叮嘱,打气,快点走。因为慢慢的天色在变黑,路越来越看不清楚,雾气在变大,寒气越来越恐怖……以我们此时的身体状况和速度,我们能不能在天黑前走到GOKYO没有人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也不敢估计,如果倒在去GOKYO的路上,而且还是晚上,后果会很严重。没有人可以帮到你。也不能指望其他三个人有本事把你抬到下一站,所以,唯一的信念是,我不能倒下,我不要死在这个鬼山上。无视手脚已经全无知觉,一步一步的继续往前爬。





第二湖,全结冰了





老妹说,这是冒着被截肢的危险给我拍的一张照片……



终于到了第三湖!



当我们穿过第三湖看到尽头GOKYO的房子时,连激动都已经没有力气。背夫早已经看不见,不晓得钻进了哪家客栈。





……
我早直接钻进最近的一家客栈,什么话也没说就冲向火炉……蹲了下来。再多走半小时,我感觉自己就要死了。此刻回头看看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第三湖的湖面,隐约看见整个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上面就是雪峰,本来应该‘哇’一下,都‘哇’不出来了。等我烤了几分钟火,稍微缓过劲来了。才出去找背夫,不晓得钻进哪家店里了。又没有力气喊他,此时看到老妹和韩国仔也过来了。背夫才出现,他居然选了一家最上面的客栈,啊!!!讨厌又要爬上去!!!
‘哪个怕’我恨你一万年!!!



到了4800的gokyo

>

老妹留下了一张照片,看她冻得嘴巴发紫。我?!我早爬屋子里抱着火炉去了……



第三湖全部结冰……
……
然后爬到最顶上的客栈,我就立刻搬了凳子坐在炉子边。再也不离开……
这一天,我们三个都一起开始严重高反,头痛欲裂,四肢无力,而且很想吐,但是我们必须补充食物,增加能量。再次看到那熟悉的每家都一样另人欲哭无泪的菜单。即便是那么饿的情况下,都没有胃口啊!
老妹点了一份蛋炒饭,我点了两个煎荷包蛋,韩国仔点了一份momo,每一份都在200尼币以上。
momo是一种本地的食物,外形张得像饺子,但里面却不是那么回事……值得注意的是,GOKYO的这家客栈的momo可以做到史无前例的难吃得无法下咽的程度。韩国仔的momo先上上来,她吃了一个,脸色就白了。
然后她转过脸来对镇定的对我说:“来丁,吃个momo。”
我看着那白白的momo,毫无防备的叉起一个就咬了一口,大概咬掉三分之一,我的脸色也变了。我拼命的把那一小口吞下去,它又不自觉的从喉咙里冒出来。我连续吞了三次才把那一小口吞下去,然后我白一张脸看了看韩国仔,又看了看叉子上那三分之二个momo。不晓得说什么好……
韩国仔劝我,“吃东西是为了肚子不是为了嘴巴。”
我认为她说得很有道理,即便是这样的东西,在这个鬼山上,也必须珍惜。于是,闭着眼睛将另外三分之二个momo吞了下去。我眼泪都要冒出来了。这个不是夸张的,它里面放的是土豆泥加了一种磕成粉末状的让人想呕的中药味道的东西。
我好不容易吃完了一个,喘息了好久才平静下来。
韩国仔看着我说:“来再吃一个。”
我看着她回答道:“你想害死我啊!”
于是她又去阴我老妹,骗我老妹帮她吃了一个,我老妹吃完脸色也白了。
她又对我老妹说:“来!涛涛再吃一个。”
我老妹看着她回答道:“你想害死我啊!”
于是在无人愿意帮助的情况下,韩国仔一个人吃掉了剩下的momo,总共吃了8个。
老妹惊讶的说道:“不愧是留过学的素质就是不一样。”
吃完8个momo她整个脸都绿了。把我和老妹都震撼住了。因为如果换成是我,我绝对绝对吃不下去。我老妹也是一样。突然之间我们两个对她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想当初,她还是个吵着要带发蜡上来爬珠峰的人,现在居然变成了一个可以一口气吃下8个momo的偶像。这件事情不是开玩笑的,我是真的做不到,我和我老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她的潜力恐怕是我们三个人之中最大的,但是这一点她可能自己也不晓得,因为她是一路上吼着要回家吼得最凶的人。
然后,我的煎蛋来了,我不晓得这个山上的人在搞什么鬼,居然煎蛋都可以煎得让你难以下咽,啊~~~~我都不晓得这个老板是不是在玩我们三个。但是比起刚刚那个momo。这个已经好很多了,我就骗自己,因为我高反严重,想吐,才觉得难吃,但无论如何也要吃完它。
这时候,我老妹开始翻地图,看之后的行程。我和韩国仔就在那边跟煎蛋奋斗,我喊她帮我吃,她死都不帮。
我老妹说,明天翻过cho la,我们就快到EBC了。只要翻过cho la,什么都好办,我就怕我们翻不过去,到了这里我们就这样了,cho la比今天的路还要危险得多。时间还要长。关键现在是1月份,上面肯定比这里还冷。
韩国仔问,“翻完cho la之后我们还有几条线要走!”
老妹说:“还有2个点要爬。都是观峰的很好的点。”
韩国仔说:“少爬最后一个吧!那个去了还要重新返程回来,很麻烦的!”
老妹说:“不行!我都到这里了!我不想放弃。我们都已经到这里了!”
韩国仔说:“我们爬了一个最好的观峰点就行了嘛!爬那么多观峰点做什么!”
老妹说:“因为角度不一样,看到的风景也不一样,而且看到的不止是珠峰,尼泊尔境内8座海拔八千以上的山,能多看到一座算一座啊!”
韩国仔继续奋斗,想打消老妹的念头,想少爬一条线,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实在太累了,胸口闷得只是说个话都像在3000米长跑一样的累。
这个时候,老板把我老妹的蛋炒饭端上来,放到了我老妹的面前。我老妹看到这个用她最讨厌的起司炒的恶心的蛋炒饭,还没有吃,就已经想吐了。
我用叉子指着她的蛋炒饭,轻声的对她说:“如果你还要爬第三条线,那么这样的炒饭你最少还要吃6盘。”
老妹哀伤的看着蛋炒饭,三秒后,老妹说:“好吧……放弃第三条线。”
……
……
……
然后来解决正事,要把自己面前的食物吃完……于是我们用叉子叉起自己的食物,往旁边两个人嘴巴送,老板在另外一桌,看得他自己都笑了……晕……那么难吃的东西你到底怎么做出来的啊……
吃晚饭,叫了一壶热水,已经很多天没有洗脸了,现在三个人都高反,人就更加的迷糊,如果能洗个热水脸,就太好了。然后拼命的跟英文不怎么好的背夫解释,我们想要一小盆可以洗脸的温水多少钱,几经来回,终于让背夫明白了我们的意思,于是背夫自己跑到厨房里给我们端了一小盆温水出来……
这一小盆温水,在这里简直就是天大的恩赐,我如获珍宝的双手捧着这一小盆温水,回到我们的房间里,三个人好开心,终于可以洗脸了,我们已经脏得不成人样了。于是妹妹先洗了脸,我再洗,韩国仔再洗,洗完这盆水就变成了黑色……
完全没有力气再出去倒水,三个人都高反异常的痛苦,疲惫,只是打开保温瓶倒个水,就会因为运动下供氧不足,喘很久。然后三个人就都上了床,还好这家客栈有三人间,今天可以三个人住一间里。因为今天这种情况,真的不敢分开睡。大家都感觉身体状况有很强烈的异常。头痛没有一刻停止,都躺在床上,痛得睡不着,但是又因为缺氧而感到异常的疲惫,只是在床上翻个身,就会像跑完三千米一样的喘很久。我睡在中间,心里非常的害怕,因为妹妹和韩国仔这天的状态非常的不好,老妹似乎反应比我还严重,我一个晚上痛得没睡着,一直听着左右的喘息声,一旦听到哪边声音小了,就要叫一声,得到对方回应才行。因为我很怕早上起来,左边一具尸体,右边一具尸体。要是老妹在这个鬼山上出了什么事,好了,我也不用回家了。回家跟死在山上没有什么区别,可能回家死得还要惨烈点。
到了半夜2点过,老妹突然坐了起来,穿上衣服又拿了颗头痛药吃。
她认真的说:“不行了……我们明天返程吧,这里供氧根本就不够,我们还吃成那样。而且还那么冷,在这么高海拔的地方再住一晚不晓得会出什么事。”
我和韩国仔也赞同。
之后也是一夜没有敢睡着。
头痛得睡不着的三个人,早上非常疲惫眩晕的坐起来,三个人的嘴唇都是发紫的。回头一看,床头那盆昨晚上三个人用过后,实在没有力气去倒的黑黑的洗脸水全结冰了。



#原创照片
#珠峰南坡大本营EBC
#旅行游记
#MANTIS






#原创照片 by mantisdinghong
#珠峰南坡大本营EBC by mantisdinghong
#旅行游记 by mantisdinghong
#MANTIS by mantisdinghong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离开南池奔向Kyangjuma】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离开南池奔向Kyangjuma】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前往Dhole】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前往Dhole】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最后的奋斗】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最后的奋斗】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救命啊】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救命啊】
» More Artworks :: 更多 mantisdinghong(MANTIS) 的作品

(1,763 views)
[更多討論] 攝影作品發表




"尼泊尔珠峰南坡Everest Base Camp(EBC)三女爬行记【通过三湖直抵Gokyo】" 傳統頁面(電腦版)

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傳統桌面版 [ 登入/註冊 ]
© Vovo2000.com Mobile Version 小哈手機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