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夢土]第4章__狂漠
yearyear(回回年) 2003/5/31 23:14

第四章 狂漠


p.s 第4章因只修改註釋和歌,幾乎保留第3版原文,
所以風格跟其他章會不太一樣.....




          - 落日與雲 -

  太陽升起,天空是那麼的遼闊,那麼低,壯麗的沙海,在
變幻莫測的光影下,瞬間洶湧澎湃開展起來,這裡的沙較失落谷
的更為皎白,散發出奇異的光芒,在這無邊無涯的白漠中,有三
個滄海一粟般的形影,冒著那一道又一道的沙浪,風塵僕僕前進
的,正是異常一行人。

  巨大的沙丘無限蜿蜒著,而永不停止的風,則在這片望不見
邊際的荒漠上,銘刻了歲月的痕跡,是無人能解的書寫,擁有古
老咒文的力量,讓途經的旅人駐足欣賞,那種奇異的景像是令人
難以忘懷的,儘管異常心裡知道,自己身處在另一個世界,還是
忍不住停下來,像是奧迪修斯在茫茫大海中,聽到了惑人的絕美
歌聲。

「別發呆!我們到了『狂漠』,小心 ~這裡要用衝的!!」


   帕魯卡娜喊道,雜著狂沙不斷吹過的聲音,突然一陣沙暴
奔騰而來,躍出無數個沙虎、沙豹朝著異常他們撲來,異常用雙
手遮住自己的臉,感覺像被利爪掃過般,痛的要命,等風暴稍停
的時候,那些沙虎、沙豹落地,卻又馬上和一般沙塵無異,和沙
丘合為一體。整片狂漠中,風呼嘯而過的聲音,幾乎如同野獸在
怒吼著。


  當異常他們在狂漠上奔跑,拼命逃離颶風般的可怕沙暴時,
除了有隨時被沙海吞噬的危險外,還要不斷閃避從天而降,什麼
形狀都有的白色物體。

「那..是冰雹嗎?」

「什麼冰雹?那是「落雲」,危險~!」


  一個大雲塊,砸到了異常的頭,痛的讓他暈眩,雖然身體還
能動,但已經不聽使喚,跑著跑著,腳下柔軟的沙越踩越硬,是
平日的打磨石地板,狂漠,竟然漸漸轉為了學校的教室…



      ※ ※ ※ ※ ※



「咦~ 我剛剛不是還在狂漠嗎?怎麼又回來了…」

   感到奇怪的異常,成為穿著制服的陳土,覺得渾身都是沙,
想要沖一沖,走到教室外的洗手台那去,洗手槽中佈滿了鑽石般
的結晶物體,發著光,直映天空,陳土順著那道光芒望去,天空
中有一行和失落谷入口相同的圖畫文字,意思是「塵歸塵,土歸
土」,沒過多久,那行字就消失無蹤了。


「塵歸塵,土歸土..什麼呀....」


  陳土聞到臉上有一股腥味,覺得人不太對勁,打開水龍頭想
要洗臉,這時洗手槽的怪異結晶早已不見。

「陳土~你在做什麼?給我回教室坐好!」

  老師氣得捲起課本打陳土的頭。

「上課不好好上課,你到底在想什麼呀?…你,你的臉~!!」

「阿~」圍觀的人群傳出尖叫聲,原來陳土的臉淌滿了血!

「體罰~」「老師打人~」

  同學們起鬨的聲音此起彼落,場面開始混亂了起來。

「不是我打的,不是我打的!…不是,不是~」

  老師的臉色大變,聲音開始顫抖。



「本來…就不是你打的,我剛被雲砸...到....」

  陳土擦擦自己的臉,一看,雙手都沾滿血,而他白色的
襯衫開始染成紅色的了,…「咚!」一聲,陳土失去意識,倒
在地上。

「你..你們都聽到了…不是我打的,快,快把他送去醫院!~」

「被雲砸到?!有這種事?」

   眾人對陳土的話都感到不解,只趕緊用擔架把陳土抬去
校門口,送上救護車…

「之前的一切…都是我的錯覺嗎?..不..我相信我所遇到的
一切…都是真的…」

  躺在救護車上的陳土,一路上不停地胡言亂語……

    ※ ※ ※ ※ ※


「異常~ 異常~ 快醒醒!」

  帕魯卡娜不停地搖著異常,小娃也在一旁喊著。

「唔…怎麼回事,帕魯卡娜,我怎麼了?」


「你剛被雲砸到了,還好吧!」

「還好吧,異常哥哥~」


「唉唷~好痛,小娃你幹嘛捏我的臉,我又沒死,咦?奇怪了,
我是覺得好痛,可是怎麼一點傷口都沒有?」

「那是因為你現在只有靈魂在這,但是我猜呀~ 你在那邊
世界的身體,一定傷得很嚴重!你還堅持要去嗎?
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 靈魂??你在跟我開玩笑嗎?我人明明好端端地在這,
又沒有像鬼一樣,到處飄來飄去,嗚哇~小娃不要又捏我啦,
你看,我還會感覺到痛說~」


「我是說真的,在這裡,活著的靈魂是有實體的,還有看看你
的影子,這麼淺~待在這邊的時間越久,影子就越濃,而你在那
邊的身體會一天天的消失,逐漸來這裡和你這邊的靈魂會合,這
一路上不知道還有多少危險,你一個人類是受不了的,還是回去
吧!」


   聽帕魯卡娜這麼一說,異常趕緊瞧瞧自己的影子,發現在
這種烈日當空的天氣下, 影子居然淡得快看不見!


「…怎麼會這樣?!..真糟…可是我還是要到樹城,從小到
大,我一直想去那裡看看,…所以..還是要跟你們一塊去~!」

「真是頑固的小鬼,到時後發生什麼事,可別怪我沒辦法~」

「你不會不管的。」說完,異常做了一個鬼臉。

「還趕作鬼臉給我看,討打呀你~!」

  帕魯卡娜用力打了一下異常的頭。

「好痛~我才剛被雲砸,現在又被你揍…」

「你最好以後給我小心點~不要再給我惹麻煩,知道嗎?」

  小娃跟著也雙手捏著異常的臉道:「知道嗎? 知道嗎?」

「臭小娃!連你也欺負我,可惡~」

  異常追著跑掉的小娃,小娃個兒小小的,跑得相當快,馬上
躲到帕魯卡娜背後,還不時探出臉來對異常吐舌頭。

「好了啦~你們不要再玩了,我們還要趕路呢,就快到蝕雲族
住的地方了,呃~~?!!」

  「轟」地一聲巨響,將三人都震了一下,帕魯卡娜轉頭望去,
異常和小娃也安靜下來,看著相同的方向,可是這時候沙塵滿天
都是,根本看不出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 ※ ※ ※ ※

「這裡該不會…有庫斯拉或恐龍之類的吧…」

「你在說啥?..那裡是蝕雲族的地方,剛才的震動是..」


   帕魯卡娜覺得不對勁,帶著異常和小娃向前察看,滿天塵霧
下,隱隱約約有一個發狂的巨人,一會揮舞雙手,一會又抓著自
己的耳朵,在那到處亂踩。

(背景音樂:「eMAo」第7首「雪山獅子」00:00~01:21)

「是穆達(Muda)(1)~!他怎麼會這個樣子??!~」

「我什麼都看不到呀,這麼遠你也看得清楚呀?!」


「嗯~ 看來情況不太妙~」

  她示意大家蹲下,過了一會,只見蝕雲族人四處逃逸,呼救
聲此起彼落,巨人造成的震動不斷,許多人因此站不穩跌倒被踩
死,隨即化成白沙~!看到這種慘狀的異常,一種非常痛苦的感
覺隨即湧上心頭..


「好難受~…」

  異常當場跪了下來,模糊的景象浮現在異常面前,一個中年
男人,推開背著年幼的他的母親,然後被巨石擊中,化為塵埃…


「為什麼..他們會化成沙?難道整個狂漠和失落谷…」

「異常,你怎麼了?」

「為什麼都變成沙 ~~~~~~」

  他臉色蒼白地問,接近失去理智,還沒說完,一位面貌酷似
央金的蝕雲族男孩,向他們跑來,氣喘如牛地說道:

「穆達~ 往這裡來了!你們快逃呀~」

「等一下再跟你解釋,小娃你跟異常一起跟著這位男孩,
到安全的地方去,我過去一下~你們不要跟過來!」

「等等,你不跟著我們逃嗎?」蝕雲族男孩問道。

「別擔心~ 咦?你是央金說的弟弟洛桑(2)吧~
還記得我嗎?」

「是的,我是洛桑…你是帕魯卡娜姊姊!!家姊有說過你
最近會來我們部落 ~」

「正是~ 對了,跟你借一下用來叫「穆達」的響鼓好嗎?」

  洛桑解下綁在手臂的一個小鼓,遞給了帕魯卡娜。

「請你要小心,沙樂女的勇士~ 願戰神站在你的肩膀!」

「不要過去,會死的~!」異常跑過來拉住帕魯卡娜的手臂,
早已慘白的面容,而他的雙眼此時又參雜了說不出的害怕。

「不行~如果不阻止穆達的話,會死更多人的!」

  說完,帕魯卡娜便甩開異常的手,大步大步地奔向穆達那去~


    ※ ※ ※ ※ ※

(背景音樂:「eMAo」第7首「雪山獅子」04:32~04:44)

  帕魯卡娜衝過驚慌的人群,用手掩住口鼻,但是塵埃太濃,
還是不停地咳嗽,眼前霧茫茫的一片,黑得要命,什麼都看不清
楚,勉強辨認出來的,只有蝕雲族倉皇逃命留下的物品,零零亂
亂散落一地,要不就是被穆達踩壞的住屋殘骸而已,在這種情況
之下,她只能靠著穆達行走造成的震動,來猜測他的位置,帕魯
卡娜大力搖著洛桑的響鼓,想辦法把穆達引到人已經跑光的地
方。


  劇烈的震動越來越近,表示穆達聽到鼓聲跟過來了,狂漠
被他震得幾乎都要開始崩裂,使得帕魯卡娜每走一步都有點不
穩。

「希望我的判斷沒有錯,這個時間應該會刮起逆風,..剛看
穆達一直抓著耳朵,看來就是因為那個東西讓他發狂的.. 風的
聲音變了~~! 」

  一陣突如其來的風暴,從帕魯卡娜身後呼嘯而來,猛地劃
開塵霧,刺眼的光線透了進來,穆達就在距離不遠的地方,她將
右手一伸,地上的沙立刻形成沙斧,然後握著沙斧,抓準時機全
速跑到穆達面前。

「就是現在! 願我肩上的戰神~祝我成功 ~ ~!」(3)
帕魯卡娜唸道

「去吧~~~!!」

  她高舉沙斧,大喊一聲,使勁直直往穆達耳朵的方向拋去,
原來,有隻毒蟲在叮穆達的耳朵,使他抓狂。蟲是除掉了,但
穆達仍感疼痛,大腳還是不停亂踩,好幾次差點踩到帕魯卡娜,
幸好她都即時閃過。


   約10層樓高的穆達鬧了好一陣子後,最後軟倒在地,揚起
的沙塵像濃煙一樣,久久不散,眾人屏氣凝神地等待著,終於有
一個人走了出來,她的長辮隨風飄逸,是帕魯卡娜 ----

(背景音樂:「eMAo」第7首「雪山獅子」04:44~05:35)



「不虧是沙樂女族的戰士~太厲害了!!!」

  蝕雲族的人通通都湧了過來,男女老少都圍繞著帕魯卡娜,
歡呼聲不斷。

「帕魯卡娜姊姊~好厲害喔!」小娃也跑了過來。

「呦~小娃乖,沒被嚇著吧。」

帕魯卡娜抱起小娃,洛桑他們也走了過來。

「響鼓還你,謝謝~」

  她把綁在手上的響鼓解下,還給央金的弟弟,同時看到了跟在
旁邊,臉色相當難看的異常。

「喂~你好一點了沒有?」

「那麼危險,你還跑過去…真是不怕死..」

   異常邊念邊別過頭去,賭氣不跟她說話,帕魯卡娜看了只搖搖
頭,沒好氣地笑一笑。

「這位人類小夥子呀,你可不能這麼不禮貌~~~」

   兩位少年攙扶著一位灰髮披肩的長者緩緩走來,人們讓出
通道,並且一一向他行禮。



「這位戰士救了我們…呀~是卓瑪家的高沙樂女子孫帕魯卡娜
呀,失敬,失敬~你已經長這麼大了~」

  長者看到帕魯卡娜的人面臂環,吃了一驚,因為她之前為了
行動方便,把白袍脫下綁在腰際,使得那奇特的人面環,露了出
來。

「現在年輕一輩幾乎都不知道了,可是我們這一代呀,還是很
清楚卓瑪家的地位…你居然肯冒著生命危險,替我們蝕雲族解決
這一次的劫難…」


長者跪了下來,帕魯卡娜趕緊過去扶起他。


「大長老,你別這樣,我承受不起呀~」

  被人群擋住的異常,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狀況,探頭探腦地
張望,忍不住唸道:「..那個老頭,他嘰哩咕嚕說了一堆,是什麼
意思呀?」

「什麼老頭,他可是我們的長老~ 人類小子,這裡沒有你說話的
份,最好閉上你的大嘴巴~」

  異常身旁的一個壯年蝕雲族男子罵道。

「..你會說我們的話?」

「好歹我也守過失落谷,學過人類的話,要不是看在你是那
位勇士的朋友份上,早給你一拳了~」男子狠很瞪著異常道。

「我.. 我知道了,…」

「哼~」中年蝕雲族男子離開了。

「 那麼兇幹嘛,我又不是故意的….咦?小娃~他們要做什麼
呀?」

「他們,他們要哭哭,哭剛剛變成沙的蝕雲族..」

(背景音樂:「eMAo」第6首「崗底斯」00:00~03:00)


   於是,所有的蝕雲族人站成一長排,包括帕魯卡娜和異常,
都在哀悼死者的行列中,望著那一陣陣隨風而起的白沙,以及蝕
雲族豎起的旗幟和不絕於耳的哭聲,讓異常想起之前那股痛苦的
感覺…. 還有那位為了保護他和母親,不被滾落的巨石擊中的男
子,瞬間化為沙塵,沒入深淵的景象…


「那個被落石擊死的人,會是爸爸嗎?…我對他的事沒什麼
印象……從小,媽媽跟其它人都說他是車禍過逝的,可是我覺得...
不是那樣的…為什麼呢?為什麼我又會這麼肯定呢?
媽媽她…」


  他想起母親當時不斷對著深谷哭喊:
「扎西貢布,扎西貢布~~!」(4)

「…扎西貢布…那會是爸爸的名字嗎?」

「異常,葬禮已經結束了,怎麼還站在這?我們今天要借住
蝕雲族的雲屋一晚,走吧~」

「…喔,好,帕魯卡娜,什麼是雲屋呀?」

  異常回過神問,帕魯卡娜帶著他走到蝕雲族的村落那,
這時,許多蝕雲族人正合力用繩子拖著那些從天降下的巨大
雲塊,忙著重建被穆達踩壞的家園。


    ※ ※ ※ ※ ※


「你看,他們在搬的就是蓋雲屋的建材,就是用砸到你的那
種雲塊,它其實是中空的,把它切開,就可以當作屋子住了。這
種雲塊雖然硬,可是卻很輕,建成的屋子可以帶著走,雲塊也可
以磨成粉吃,不過只有蝕雲族人有辦法吃,我們是不能消化的,
他們的名字就是從這來的。」



「唉呀~裡面有雷~~!」

   正在切開雲塊的蝕雲族人嚇了一跳,趕緊跳開雲塊。



「不過呀,切雲時要小心,有時裡面還有雷,會傷人的!」


帕魯卡娜指著那些嚇到的蝕雲族人道,異常面對這些奇妙的
事物,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通常,有雷的雲塊都會帶一點水分,不過他們的主要水源,
還是要靠穆達,去摘高空的軟雲下來才行,那裡頭可都是水呀~」

  她邊說邊謝過盛水給她的蝕雲族人。

「你別看穆達剛才瘋成那樣,他其實是很溫和的,要不是
因為咬他耳朵的那隻蟲的毒液,讓他抓狂,就不會發生今天這種
慘劇。」


「你對蝕雲族知道的可真多呀~」

「那是因為我到失落谷前,有在蝕雲族這住過一陣子,挪~
你要不要也來一點水?」

「謝啦~ 對了,為什麼那個長老會驚訝成那個樣子?」

「好像是因為看到了我手臂上的家徽吧,不過我家老早是沒
落的高沙樂女族了,就算沒有衰落的話,我也不希望他這麼客
氣。」


  帕魯卡娜指著手臂上的人面環道。

「聽你這樣說,好像是貴族呀?! 唉呀~真是看不出來,
兇巴巴的,一點氣質都沒有。」

「說什麼呀你~ 嗟,只會惹麻煩的臭小鬼~」

「我.. 我哪裡給你惹麻煩啦?幹嘛又打我??」

「還敢撒謊?你剛亂講話,被蝕雲族的人訓話,你以為我沒
看到嗎??~~」

  帕魯卡娜一把抓起他的亂髮劈頭就罵。


「你呀~~以後最好少亂說話,不知道就別亂講!!真是丟
光我的臉了!丟臉就算了,我還想說你這一條小命恐怕沒了,
真是的,還要帶你去樹城,瘋了我~」


「好啦好啦,我以後不敢了,趕快放開我的頭髮,痛~」

「知道就好,哼~」

  帕魯卡娜放開異常便不管他走開了,然後加入蝕雲族重建家
園的工程,幫忙落雲的切割跟搬運,到了晚上,蝕雲族人為了感
謝帕魯卡娜,以豐盛的晚餐招待他們,並且特地用比較能消化的
軟雲,搭配用雷雲和從樹城來的商人交換的乾菜、醃肉、茶等等,
對生活在惡劣環境的蝕雲族人來說,這些已經是非常豪華了。



   大夥圍著爐火,席地而坐,閃爍不定的火光,照著仍在強忍
傷痛的眾人,整個晚餐可以說是在哀傷的氣氛下進行的,帕魯卡
娜他們也跟著蝕雲族,一同為亡者默哀。


※ ※ ※ ※ ※


  當晚,帕魯卡娜他們借宿在給客人住的雲屋裡,蝕雲族人都
睡著了,帕魯卡娜讀著用白線繡字的黑布卷,小娃到處跑來跑
去,有時還玩著雲屋的牆壁,而異常則是愣楞地望著小窗外的星
空。

「帕魯卡娜~你在讀什麼呀?」

「這是到時候樹城要考的東西呀~」

「為什麼要考?」

「因為我想念樹城的農屋,這次的旅行就是要去入學考試
呀,等考進了農屋,學會種植後,再去增加各處的耕地,然後
研究蝶草的培育…」

「什麼是蝶草呀?阿你為什麼不繼續當戰士??」

「問那麼多幹嘛,你是睡不著呀,明天一早你還要參加決定
你能不能去樹城的占卜說~~小娃!沒事不要亂抓人家雲屋的
牆壁~~」

  帕魯卡娜起身抱起小娃,為了防止她繼續破壞,便說了一
堆故事給小娃聽,好轉移她的注意力,異常也一起聽著,但那都
是用今沙樂女語講的故事,他完全聽不懂,所以就慢慢地不知不
覺進入了夢鄉……



    ※ ※ ※ ※ ※



  狂漠的風依舊強勁地吹著,而且比之前所聽過的聲音更大,
異常醒了過來,看看四周,帕魯卡娜和小娃倚在一塊睡著了,似
乎不受風聲的影響。

「…風好大喔..這屋子會不會被吹跑呀~ 咦?....
好像風聲中還有別的聲音…而且越來越大聲了… 」


  異常覺得奇怪,便走出雲屋外瞧瞧,看到的都是蝕雲族的
雲屋和一望無際的沙漠,並沒有和白天有什麼不同。

「奇怪…怎麼沙突然不見了…」


  他看著變成一般土地的地面想著,覺得背後的聲響越來越
大,轉頭一看,數以千計的軍隊正蜂擁而來!!大軍如潮水般
衝過異常的身旁,把他嚇得連動都動不了~接著,又聽到有人
用古沙樂女語大喊著:

「拉達克的飛船攻進『札達』來了~!!」

  馬上有一群穿得和帕魯卡娜差不多的士兵,排成一列,拉開
長弓,朝著在空中的飛行物體射火箭,密密麻麻的飛箭幾乎佈滿
整個天空。

「我們的飛船還剩幾艘?快~快開上去!再這樣下去,
會攻到王城的~」

  看來似乎是將軍的人,正在指揮著。雙方的飛船在空中激烈
交戰,原本滿是星星的夜晚,被你來我往的砲火照得通亮,被擊
中的飛船墜毀落地,濃煙瀰漫,不時有人傷亡,化為白沙,原本
還看得到的地面,逐漸成了一片白色的荒漠…

  這時,有一個重傷的士兵,緩緩地爬向早已嚇得完全說不出
話的異常。

「..救救我..拜託..」。

異常想扶起士兵,但什麼也摸不著,著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救我…」

  士兵還沒說完就斷氣了,他的身體馬上崩解為沙塵,隨風而
去,留下驚愕的異常呆在原地,無助地望著這一切,戰爭似乎停
了下來,剛剛的飛船、軍隊…都一一消失,大地又逐漸沈寂下來,
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狂漠就是這樣來的。」

  是帕魯卡娜,她從雲屋走了出來。

「你剛才看到的,就是幾千年前的『十年狂戰』,一直到
今天,他們的魂魄仍在狂漠上哭泣著,不斷地重複當年的戰爭。」

「帕魯卡娜~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會發生
『十年狂戰』,還有,『札達』是什麼?
我剛剛聽到他們有人說:『再這樣下去,會攻到『札達』…,
那個『札達』…我以前好像在哪裡有聽過…』

「你..你聽得懂古代人說的話?」

  帕魯卡娜驚訝地問,她心裡想著,在失落谷遇到異常的時候,
對於他聽得懂那些只剩下詩歌書籍,幾乎失傳的古代死文字,
就已經夠她驚訝了,而現在,他又聽得懂古人的口語,這究竟是
為什麼呢?


「快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吧~不管是你看過的、聽過的,
通通都告訴我吧!」

「好吧~那就從《歲月之書》開始講起…」(5)

  於是帕魯卡娜便在尚未熄滅的營火旁坐下,開始娓娓道出那一
段久遠的熱渥爾德歷史…(6)


※ ※ ※ ※ ※



  異常聽著帕魯卡娜講著熱渥爾德的阿里高原(7)上,古沙
樂女族的依卓拉姆朝如何在阿里興起,統一了18個大大小小的
部落,又是怎樣從獨霸阿里到衰亡的過程,分裂成拉達克、布讓、
古格三個王國,即是今日的拉達克人、蝕雲族、今沙樂女族的前
身,然後古格又吞併布讓,與西鄰的拉達克對恃,接著兩國時戰
時和…等等數千年的事,讓異常開始感到頭昏腦脹。



「那些就別說了,…我只想知道「十年狂戰」的原因和
「札達」後來怎麼了..」



「不早說~~ 我怕你聽不懂才從頭說起,真是的,浪費
我的力氣~」



  帕魯卡娜覺得有點哭笑不得,但看在異常神情認真的份
上,仍然繼續說明下去,不過因為《歲月之書》散軼的頗為嚴重,
而且各家族的版本不一,她只好添加一些以前聽來的傳聞。


  大抵上「十年狂戰」是因為拉達克到了沃德贊普(國王)的
時代,王位的紛爭不斷,王子吉德尼瑪袞為了躲避親兄弟的刺
殺,四處流亡,後來不幸發生了山難,下落不明,於是拉達克贊
普改由他的哥哥貝吉袞繼任。


  後來吉德尼瑪袞被古格卓瑪公主在札達邊境發現,札達在
當時,是個美麗的高原盆地,也是古格王都的所在地,傳說吉德
尼瑪袞因為山難,失去記憶,忘記自己是拉達克的王子,在札達
住了下來,並和卓瑪相戀,但是還是有人認出他來,吉德尼瑪袞
還活著的消息傳到拉達克,贊普非常緊張,為了保住自己的位
子,便出兵攻打古格,這一戰就打了數十年,古稱「十年狂戰」。


   古格日後因為發生旱災,收成日漸不佳,加上本身朝臣忙
於內鬥,甚至有人和拉達克暗中合作,使古格逐漸處於劣勢…


   帕魯卡娜不停地述說著,卻發覺異常臉色再度轉為慘白,
就像今天他看到化為塵土的蝕雲族時一樣,並且不停的顫抖,
像著魔似地口中念念有詞。

「異常~異常~你怎麼啦?」

「那卓...卓瑪、卓瑪公主姊姊她怎麼了,還有希德哥呢??」

「希德…那是吉德尼瑪袞在札達的名字呀~你怎麼可能知道?..
唉 ~ 卓瑪跟吉德尼瑪袞兩個人,為了阻止戰爭繼續,
一起駕著拉達克最大的飛船空行母(8),捨身去撞岡瑪斯山…」

「你騙人~你騙人~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異常~鎮靜一點,不要這麼激動!」

「她答應過我的,一定會好好活著呀~我不相信會變成
那樣~」


  異常淚流滿面,悲痛地哭倒在地,雙手抓著沙地,不斷地
嚎啕大哭,帕魯卡娜也被他的舉動嚇到了,她不懂為什麼這個人
類少年,竟然會為了已過世數千年的人這樣痛哭,簡直就像失去
了最好的親人朋友一樣…



「那個小子是怎麼啦?哭成那個樣子?」

蝕雲族人被吵醒了,紛紛圍過來看個究竟。

「抱歉把大家給吵起來了~ 呃..
 我想他可能想到一些難過的事情吧」


「喔~既然沒事的話,大夥就回去睡吧,他大概被白天的
 狀況嚇壞了~走吧,明天還要舉行問卜呢~」

  大長老出聲道,於是眾人又陸續回到各自的住屋裡去。


「唉~就讓他好好哭吧~ 呀!居然哭昏過去了,
真是傷腦筋。」


   帕魯卡娜背起異常,把他抬回雲屋的時候,還是有斷斷續續
聽到異常喃喃唸著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之類令人難以
理解的話…



    ※ ※ ※ ※



  第二天清晨,蝕雲族在大長老的雲屋舉行問卜,通往
雲屋的沿路兩旁,排著半身高的大鼓,蝕雲族的少年們揮著雙
錐,伴隨長老們念咒的節奏,敲擊鼓面,鼓的套環連著的彩帶
也跟著飛舞起來。



  至於異常他對昨天自己的哭鬧,只有少許的印象,又恢復
了平日傻里傻氣的模樣,在帕魯卡娜的陪同下,被領至屋內,
大長老跟拉巴(神巫的敬稱)都已經在裡頭,屋中的供桌設有
一個身著白色鍇甲、腰纏箭袋,佩著寶劍,一手持戰旗的威武
神像,聽帕魯卡娜說那是流傳已久的遠古英雄,格薩爾王,桌上
還擺滿用雲粉製成的各種供品,還有一個用紅、白、黃、綠、藍
等五色布包裹的不明物體,格外引人注目,屋外的鼓聲與誦咒
繼續著,異常對這嚴肅的氣氛感到緊張,幾度想落跑,都被帕魯
卡娜阻止。(9)



  拉巴穿著顏色鮮豔的服裝,雙手比著手印,盤腿而坐,兩眼
緊閉,開始唸著祈神文,由帕魯卡娜擔任翻譯,而拉巴身後的助
手們則燃起香來,把煙霧吹向拉巴的臉部,不久助手又拿起一個
看來頗為沈重的頭盔,是用金屬製成的,鑲有寶石,戴在拉巴頭
上,他承受得住那頂頭盔的重量,站了起來,拿起兵器舞蹈著。


  此時,黎明的曙光漸漸移向屋中,助手們趕緊揭開那個用五
色布包裹的物品,原來是個非常明亮的大銀鏡,陽光越過門來,
照在鏡上,閃閃發光,接著拉巴對著盤坐在白色坐墊上的異常,
講了幾句話。


「拉巴他叫你看著鏡子,把所有見到的,通通都講出來~」

「噢,好~呃…我看到的只有自己呀??」

「他說再看一次~」

  異常再次端詳銀鏡,水般的波紋在鏡中若隱若現,他看到的
還是自己,但是不久後,變得像是較他年長的英俊青年,突然,
那個人開口用古沙樂女語說:

「我怎麼變成這樣?」

「希德哥?!~ 啊!還有卓瑪公主姊姊!」

  鏡的另一邊,有位身穿古服的少女,也湊了過來,跟青年一
起滿臉困惑的望著異常,帕魯卡娜將這個怪異的景象告訴拉巴,
神巫的眉頭皺起,大夥都覺得相當奇怪。

「…異常,他叫你再看一次~」


「還沒完呀?我看看..變成颳著風雪的畫面了,然後是湖
泊、荒地…哇哇~是大草原耶,整片飛了起來,好漂亮,天空也
好藍喔~!」



「怎麼會?那是稀有的蝶草,不可能那麼多呀~」



   那鏡中顯現的美景,令在場的每個人都看呆了,激動地眼淚都
要落了下來,這時拉巴向後倒地昏厥,儀式結束,等他恢復神智
後,便開始跟眾長老們討論,因為拉巴說卦象顯示兇吉並現的樣
子,使得大家的意見不太一致,議論紛紛。


     ※ ※ ※ ※



  經過了漫長的等待,長老們最後同意異常前往樹城,並給他
刻有蝕雲族印記和他的名字的雲珠,當作項鍊掛著,這就是進入
樹城的許可證。 不久,帕魯卡娜一行人整裝出發,大長老代表
蝕雲族,向帕魯卡娜獻上表示敬意的白色哈達,同時派穆達送他
們到岡瑪斯山,由洛桑帶路。

「呀,終於不用走路了~~」

「別高興的太早,山還是要爬的,總不能麻煩穆達上去,
他怕冷。」

  坐在穆達肩上的臨時雲屋的異常他們,回頭望著一路走來的
狂漠,這時帕魯卡娜仍對那片鏡中的草原,念念不忘。

「洛桑~ 你會吹卓瑪詩歌的藍月山谷(10)嗎?」

「會是會,可是怎麼突然要我吹呢?」

「不知道,大概是好久沒唱這首歌吧~」


「好吧~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於是洛桑吹起口笛,帕魯卡娜跟著唱這首古老的歌謠:


  「每一次回頭,望向熟悉的家園,
  都是聲聲親切的呼喚~


  每一步落下,都是芬芳柔軟的土地,
  走過成群的牛羊,故鄉已遠,
  地平線綠茵的那一端,天空好藍好藍…


  是否還記得,臨別時說的話語呢?
  你指著那最後的方向,
  在這片離我最近最遙遠的土地呀,
  微風吹來,告訴我,
  這一刻已經到臨 ….. 」




   厚實感人的歌聲,幾乎傳遍了整個狂漠,連蝕雲族人都靜下來
聆聽。


「大長老~羊跟牛是什麼呀?」

「孩子們,那是古代的物種,我們已經看不到了,聽說人類那邊還有…呀,
這真是令人懷念的歌啊~~讓我想起祖母常說的札達土地.....」

  長老拍拍洛桑弟妹的頭,年邁的臉微笑著,眼眶中隱約可見
淚水在打轉,而穆達漸行漸遠的身影,已緩緩沒入夕陽之中…




           ※ ※ ※ ※ ※



      第四章「狂漠」完

   第五章「雪山岡瑪斯」待續…

(1)[穆達]是自創語詞,「巨人」之意,第四章大部分照
著夢來寫,只是跑來跟我講巨人來的少女改成少年,當時在
夢中她講的不知道是什麼語言,但是都聽的懂,可能因為
是自己的夢所以懂吧^^||,在夢裡被落雲砸到還挺痛地0_0

(2)[洛桑]借用藏人名,他拿的鼓是一種小型鼓,鼓聲極其
刺耳,用來呼叫穆達,因他聽不到人的聲音。


(3)沙樂女族和蝕雲族都有戰神會站在戰士的肩膀上
守護的信仰。


(4) [扎西貢布]借用藏人名


(5)《歲月之書》: 是由依卓拉姆朝開國女王下令所編,
以金線、銀線繡在黑布上的長篇史書,從天地形成的傳說開始,
也是有正式文字記錄的開始,歷任贊普(國王)都有派人接寫下
去,但於「十年狂戰」期間,時有間斷多已散軼,金、銀線的正
本由現今幾個大家族長分開保存著,普通白線繡的是複寫本,也
是通行本。

(7) 阿里高原: 今日的失落谷到靠近樹城一帶,
地理環境已和古代不同, 留下的記錄不多。


(8) 飛船空行母(女神)號: 卓瑪跟吉德尼瑪袞兩個
人,為了阻止戰爭繼續,駕著拉達克最大的飛船空行母,
去撞岡瑪斯山引起驚人爆炸,形成古人相信的惡兆,是天
神發怒的表現,兩軍最後決定停戰,但長期的天災人禍,
使古格變得殘破不堪,遺民為了生存,紛紛遷往今天較為
富庶的樹城沿海一帶,少數則繼續待在現在的失落谷、狂
漠…

(9)這個儀式參考自《西藏的神靈與鬼怪》,關於占卜步驟
的介紹,但覺得很多地方不滿意,等想到再改。


引用的古代人名:多有搬動,如吉德尼瑪袞在史實上非拉
達克王子,希德為古格某任贊普名,純因對名字的喜好而用,
依此類推,不復贅述///

(10)藍月山谷: 指在札達有一以出現美麗藍月聞名的山
其實此名是借詹姆斯.希爾頓著的《消失的地平線》一書
中的名字來用//


(3,264 views)
[更多討論] 「舊首頁更新」彙總 + 「舊駐站畫家」討論區匯總




"[夢土]第4章__狂漠" 傳統頁面(電腦版)

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傳統桌面版 [ 登入/註冊 ]
© Vovo2000.com Mobile Version 小哈手機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