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夢土]第2章__不知名的地方
yearyear(回回年) 2003/5/31 22:04

第二章 不知名的地方


「世界,給我??..」


   陳土心想會不會是弄錯了,於是重新把表哥的最後一句話
看了好幾次,得到的還是「..世界,給小土..」那幾個字。


   他猛抓自己的頭髮,覺得一頭霧水,苦惱地思索,沒有多久,
他開始懷疑這句話也許是表哥神智不清的狀況下亂寫的吧~
可是又感覺到,最後的這句話似乎非常非常的重要,但是表哥
寫的「世界」,到底是什麼呢?由於毫無頭緒,只好看看日記前
面有沒有寫跟「世界」相關的東西,仔細想想,看別人的日記實
在是件很不道德的事,但是一時之間,也想不出別的法子(反正
都已經在看了….||)。


  翻著泛黃起皺的日記,倒在床上的陳土,從日記的最前面讀
起,努力尋找任何「世界」的字眼,日記是從陳土和表哥出院開
始寫,依稀記得那時他才6、7歲的樣子,而表哥應該是12歲,
這大概就是日記看起來那麼舊的原因吧。



(以下為表哥日記的部分內容)

「 今天,我和小土出院了,走出門外的那一刻,陽光刺得眼睛好
痛,醫院外面的森林,跟平常比起來顯得格外翠綠,回家途中,
小土把吃完的糖果紙,摺成紙飛機在車裡到處丟,大姑媽忙著
阻止,爸媽邊開車邊談以後要怎麼處理,我對著車窗呵氣,
在霧上亂塗,一路上,想了好多好多…為什麼每個人都說我跟
小土有問題呢?

  不過,能夠出院到底是件好事,至少以後不必再一直聽
醫院那些人說我們之前看到的事情,都是我們胡思亂想的。

  爸媽下車買午餐的時候,大姑媽偷偷跟我們說,其實她相信
我跟小土遇到的事,但是姑姑叫我們,絕對絕對不可以再想、而
且千萬不要和別人提,不然對我和小土,將來只會造成更多的麻
煩,我一直問為什麼,可是姑媽怎樣也不肯再告訴我…

  到家後,媽媽問我大姑媽有沒有對我說奇怪的話?我回答
沒有,後來媽說沒事的話就快去睡吧~就在我回房間的時候,
聽到了爸媽吵架的聲音,媽媽好像是說,不要再讓小土和大姑媽
住我家,接著又講小土他們只會帶來怪事,我偷偷躲在旁邊聽,
爸爸生氣地罵說怎麼可以這樣,突然媽媽看到我,就罵我怎麼還
沒睡,沒辦法,只好乖乖回到房間..沒多久,大姑姑跟小土搬到
別的地方了… 」



  記得從以前開始,就覺得親戚們都不太喜歡他跟媽媽的樣子,
老在背後講他和媽媽的閒話,舅媽還說他們兩個是怪人,老媽
雖然難過,卻永遠裝作沒聽到,親戚裡面,真正對他們好的只有
外公、外婆、舅舅和表哥…看著看著,日記的字還這麼多,
不知道要看到什麼時候,失去耐心的陳土,漸漸地打起瞌睡,
覺得自己變得越來越小…


        ※ ※ ※ ※ ※


  不曉得什麼時候,身旁已經都是開滿花的原野,小陳土躺在
上面望著天空,天空好藍好藍,空氣是這麼的清冽甘甜,五色蝶
形的花瓣飄逸,附近有位穿紅衣的少女在哼著曲子,然後她用和
「夢城」老者相似的語言唱了起來,意思是:


「…有千千萬萬的世界,在你我心中永遠活著…」


  不久一個男孩搖著的轉魂筒聲音轉移了小陳土的注意,男孩
跑了過來,和他一起聽少女唱歌,少女秀麗高雅的面容浮現憂
愁,停下來看看藍天。

「你們會不會想回去呢?」紅衣少女問道。

「當然想呀?公主姊姊,我們要什麼時候才能回到外面?」

  小陳土和男孩異口同聲說道,少女沉默好久好久,閉眼說道:
「不知道要何時才結束呀~」化不開的感傷氛圍,始終環繞在
他們的周遭…(1)


  「啪達」一聲,日記落到地板,把陳土驚醒,剛剛的夢老是
夢到,每次都在同樣的地方結束,他也弄不清楚為何一直夢到,
想起房間地板太久沒拖,日記這樣隨便亂放,有點對不起表哥,
還是撿起來好了,只是他懶得起來,便繼續躺著,用手伸過去撿,
但是沒摸著,只好爬起來,原來日記掉進床與櫃子間的夾縫,這
下可麻煩,得要花點力氣拿才行,同時還要擔心他最怕的蜘蛛,
會不會跑出來跟他說聲嗨~


  用課本把日記從夾縫弄了出來,還好只有灰塵而已,沒有
爬爬走的蜘蛛,只是感覺還有什麼在縫隙裡面,他好奇地將裡面
的東西拉出,但是被黏住的樣子,用力一扯,紙袋被他扯破了,
掉出一個資料夾,上面有幾個用簽字筆寫的英文字「the world」,
是表哥的筆跡,讓陳土當場傻眼。

  搞了半天,原來表哥說的「世界」是指這個,真沒想到會有
這種東西在裡頭,更扯的是,它就在自己的房間裡,而他之前居
然都沒發現,放在這裡,搞不好一輩子都不會知道呀。

  這個紙袋是什麼時候放在房間的呢,也許是在前年媽媽生
日,表哥跟外公外婆他們有來家裡慶生那時候放的吧,打開資料
夾,裡頭有封信,塞了好幾張用彩色鉛筆畫的圖,畫的紙變黃了,
大概家裡濕氣重的關係,紙有點皺皺的,還有一條繡著奇特紋樣
的短繩,風格跟那天在「夢城」撿起的米色帽子類似。

  接著看那幾張畫,一張背景是密林中的河流,好多家具在河
中浮浮沈沈,有張桌子上坐了兩個小孩,都呆呆地望著前方,
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其中小的比較傻里傻氣,感覺快睡著
了,跟自己還滿像的,身邊放著一些吃剩的東西跟雜物,上面寫
著:「流水上的早餐」等字。

  另一張則是畫河岸站個綁著長辮的高大少女和一位女孩,
都身著類似少數民族的白色服裝,頭戴米色的帽子,面容畫得
不太清楚,不過可以感覺年長那位的豪邁神采,和小的調皮機
靈的表情,她們一起笑著揮手,上面寫著:「再見了~」。

  最後一張是長有巨大荷花的蔚藍海洋,海上暗潮洶湧,巨浪
打到岸旁,那裡有顆高聳入雲的大樹,可是又有點得像城堡,
透出昏黃的燈光,還有一座奇特的城市在天空中,這張寫的是:
「荷海、樹城(2)、拉達克(3)」,看了這些不知所云的圖畫後,
覺得相當莫名其妙,陳土便把那封信打開來看。



        ※ ※ ※ ※ ※


(以下是表哥信的大概內容)


「小土~抱歉,把這個袋子擺在你房間,因為我擔心如果放在家
裡,被媽媽看到的話,一定會被丟的。


  你大概會覺得我說的東西都很莫名其妙吧,我猜你早就忘記
當年的事情了,畢竟,那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我放在資料夾
的信和圖,都是之前念不下書時弄的,這些就都交給你保管吧~


  也許將來有一天,可以證實當年我們遇到的事情是真的,因
為過了那麼久,我的記憶還是非常的鮮明,鮮明到好像昨天才發
生過,所以我下定決心,要把當初看到的一切通通寫進去,內心
總有一股聲音說一定要寫下來,反正書也念不下了…



  記得在那年夏天的晚上,下起了大雷雨,雨大到淹水進來
了,當時家裡只有我們兩個,我們慌慌張張地用膠帶貼住所有漏
水的地方,連手都在抖,但來不及了,落地窗被水衝破,整個家
都是水水水,我和你死命爬上浮起來的餐桌,接著,那場大水把
我們沖到一個「不知名的地方」…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記得醒來時,在一處像熱帶雨林的怪
異地方,你還在睡,大字地躺在餐桌上,一副無憂無慮的樣子,
我站起來,撈漂在水面的衣服,將其他浮在河面的家具和餐桌,
都用衣服做成的繩子綁在一塊,隨著水流四處漂,我把腳浸在
清涼的水中,不停拍打水面。


  盯著清澈見底的河水,那時內心十分害怕,我心想著,我們
會往何處去呢?也許這樣子的話,就可以不用考試了…就在想得
出神的時候,聽到「噗通!」的聲響,我嚇一跳,轉頭去看,你
已經不見了!我想說你該不會翻身的時候掉下去吧!!我大喊
救命,可是這種地方怎麼會有人呢?我只好跳下去,可是又不會
游泳,喝了好幾口水,沒想到河好深~


  我拼命的掙扎,忽然我從水裡飛起,原來是被人提了起來,
那是位紮著長辮的大姐,相當高大,說了一堆我聽都聽不懂的
話,好像是在罵我,雖然我感到害怕,可是那位衣著奇特的大姊
眼神,雖然犀利,卻給人一種心情平靜的感覺,我想她應該是個
好人,便指著河那邊,希望她去救你,她又劈哩啪啦地說一串,
連續換了好幾種語言,最後居然用中文講說:


「人類小鬼~ 這樣你聽得懂嗎?」


  當時我傻住了,接著她問怎麼啦?我才反應過來說你掉到河
裡,於是她把我放在岸邊,就跳進水裡去了,當時我很緊張,怕
你會不會出事,不停地注意河水的動靜,有位看來只比你大幾歲
的小女孩,過來拉拉我的衣服,她也跟大姊姊穿相似的服裝,不
停地對我說著聽不懂的語言,可是我沒心情理她,因為你還沒被
救起來..


「嘩!」地一聲,水花四濺,大姊抱著你上岸,你吐了好多
水,真是好險~隨後你就醒了過來,我向大姊姊致謝,她摸摸我
的頭,用微笑作答,我肚子在那時叫了出來,有夠丟臉,不過真
的好久沒吃到東西了,那位大姊對小妹妹說了幾句,小女孩便從
她的背包,掏一些食物,用布裝袋給我們吃,真的是很感激她們,
不知道為什麼,你一直傻笑,好像很開心的樣子,跟大姊和小
妹妹聊起來。


  接著我問那位大姊要怎麼回家呢?她跟我們說順著河流,就
會通到『荷海』那邊,會看到什麼『樹城』 和空中城市『拉達
克』,再往遠離這裡的方向,一直過去,就可以回去我們的地方
了,不過要看運氣,你和我再度回到餐桌上,和大姊姊她們道別,
在她一路沿著河岸揮手的時候,我發現她的手心到手臂,有
一道好長的疤痕,令人印象深刻,不久,由於河水的流速極快,
我們一下子就到『荷海』了…


  出河口的時候,水流越來越湍急,我們趴下緊緊抓住桌緣,
全身都被浪潮打濕了,一片藍色海水迎面而來,巨大的荷花隨風
搖曳,起碼有三層樓高,你那時興奮地大叫:「有大樹耶~」。



  我順著你指的方向看過去,在附近的陸地上,有座像是棵大
樹,又像城堡的物體,形狀長得好怪,它巨大的樹根,牢牢抓住
土壤,城牆上爬滿了樹藤,那應該就是大姊說的『樹城』吧,那
座『樹城』一直打出光過來,映照海上此起彼落的巨浪,我猜那
會不會是個燈塔?

  海浪與海浪之間,有幾個光點跟著浪潮起伏跳落,有點像船
隻的燈光,沒過多久,又看到一座城市懸浮在半空中,但四周都
是濃濃的雲霧,依稀有一些小小的黑影在那附近飛繞,沒辦法看
清楚,不知道為什麼,望著這幅壯觀的景象,我竟然脫口而出奇
怪的話…

「那..那是天堂嗎?」

  你聽了,就跟我說那個不是應該是大姊所說的「拉達克」嗎?
接著,你問我什麼是天堂呀? 我不曉得要如何跟你解釋,因為,
對一個小孩,「天堂」(4)實在是太抽象了,而且連我也並
不清楚到底是什麼… 」

       ※ ※ ※ ※ ※



「  洶湧的海水不斷拍打『樹城』那邊的沙岸,隱隱約約看到
兩個少年站在那邊,年紀比我大一點,說起來真奇怪,那時候覺
得好像在看自己一樣,但是…怎麼可能呢?


  那兩位少年似乎也極為驚訝的樣子,不停地揮手追著我們,
可能叫我們停下來,正想著是怎麼了,一個大浪,把我們打到
離岸邊很遠很遠的地方去了,害我們吞到不少的海水,實在是
有夠苦的,深不可測的『荷海』似乎沒有盡頭,一顆茫然的心,
也隨著起伏不定的海浪七上八下,我們該不會成為海上無名的
浮屍吧~


  過了好久,我們漂至一塊岩地,那裡全是茂密的叢林,比
之前待的雨林還要密,有點陰森,但是由於實在不想繼續漂流在
海上,只好走上岸,往叢林的方向走了好遠好遠的路,滿腳泥濘,
每一步走起來都非常不舒服,叢林漸漸地轉為一般常見的樹林和
竹林,但我們還是找不到出口,走著走著,遇到一位在採竹筍的
農夫,本來很高興終於遇到人,沒料到他一見到我們,就像看到
鬼一樣地跑掉,一路上不停地尖叫,可能是因為我們全身髒兮
兮,嚇著了人家吧~


   繼續往前走,外面好吵,有很多人的樣子,終於到了出口,
站在我們面前的,全是好奇的民眾和警察,我們被迫走了出來,
鎂光燈照得我眼睛都睜不開,你又被嚇得哭了起來,怎麼安撫都
沒用,現場簡直是一片混亂,人們擠來擠去,搞得寸步難行,還
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就被抱上警車......


  後來,我才知道我們失蹤了一個禮拜,不管怎麼說明,都沒
人相信我們所遇到的事情,於是我們被送進醫院觀察,在入院的
第二天,爸媽跟姑姑來看我們,跟他們說了遇到的事,他們也不
信,但是我覺得姑姑的表情,是相信的樣子,但姑姑勸我們別再
想了,跟後來出院時說的話一樣…



  為什麼大人都這麼膽小呢?究竟在怕些什麼,一直叫我忘記
那些奇妙的事情,那時候的所見所聞,都是真的呀,因為,當時
大姊她們裝食物所用的布袋,就是用放在紙袋的那條短繩綁的,
只是當年的袋子並沒留下,不小心弄丟了.....


  至於之後在醫院的日子,就不寫了,對了,我猜你找到這個
紙袋的時候,一定會很奇怪為什麼我要在上面寫「the world」,
這個靈感是從你跟大姑媽剛到我家住時,你唱的歌來的,那時候
你常常會講我聽不懂的語言,唱著不知名的歌,因為我覺得很好
聽,就問你是從那邊學的?你總是回答,是一位很好的公主姊姊
教你唱,那些歌是她作的。


  原本我認為你一定是故事書看太多了,才會編出那些奇奇怪
怪的故事,但你講的是那麼的神奇又真實,加上那些歌詞又不太
像一個小孩子能作的,到頭來我也忍不住相信了,尤其是在去過
那個「不知名的地方」後,我更加地相信你說的是真的。


  可惜後來你國語比較會講後,就慢慢都不會說了,而我也不
敢再跟你聊那些奇異的事情,免得到時被爸媽聽到,我們又會被
訓話…總之,我想把當初記下的那首歌,也一起還給你,不知道
當初我記下的意思對不對,因為你那時還不太會講國語,講話結
結巴巴的,真佩服那位教你這首歌的人,作的歌是這麼的不可思
議,你還說她懂得天上星星的名字,真是奇妙的人呀。


  下面是歌詞的中文意思,但是只有後半段,你說那位公主前
面的歌詞還沒想好,你只知道前面的曲調怎麼哼而已:


『….有千千萬萬的世界,在你我心中永遠活著,就像星空
無數璀璨的容顏,訴說著所有的故事到盡頭 ---- 』

小土,你知道嗎?從以前我就一直猜測你當初去的,和那年
我們到的地方,會不會都是同一個「世界」?唉,有誰知道呢?

振常留」


  信中提到的歌詞意思,和他常夢到的少女唱的歌一樣,令
陳土十分震驚,但他完全不記得小時候有唱過,陳舊的記憶,
遼闊的海洋、高大的荷花、走不完的密林、奇異的城市…因為
表哥的信和圖畫,如浪潮般地湧上。


  驚人的浪潮聲充斥耳中,一波波地響起,彷彿又回到當年在
水上顛簸的餐桌,而站在河岸邊的,就是表哥說的大姊姊和小
女孩,親切熱心的一舉一動,如此的清晰深刻,猶如昨日才跟她
們道別似的,還有在沙岸的兩位少年,他倆吃驚的神情,都一一
清晰了起來,而那位將他從河裡救起,頭紮長辮的救命恩人,
和那天站在山崖上的人,似乎有點相像..


   讀完振常表哥的信,陳土不斷地思索,不久又想起親戚如
何對待他們,每次過年回去,大家都會不停地指指點點,難道是
因為他小時候講的話造成的嗎?媽媽總教他千萬不要計較,問她
為什麼都不回答,過去,究竟發生什麼事?看著那條短繩想著,
有太多奇怪的事情接連發生,自己的頭腦無法裝下這麼多,尤其
是最近幾天以來發生的,望著天花板感到有點睏,又熱,但是
沒有冷氣,電風扇也壞了…


  身體似乎漸漸動彈不得,什麼也抓不到,小陳土慌張的掙扎,
這是那時候的河,氣泡不斷地從口中竄出,冰冷的水流衝進他的
耳鼻和衣服,全身越來越重,一直往下沈,好難過,誰來救救
他呢?


  眼前來了一隻大手,拉住他,朝著水面游過去,小陳土心中
想著:

「太好了,終於得救了…」
………


  睜開雙眼,望著家中的天花板,想著剛剛之前那些夢,他已
經不知道已經夢到多少次,之前一直以為那只是白日夢罷了,完
全沒想到有成真的一天,他的內心悸動不已,一個想法在腦海油
然而生,信中提到的「樹城」跟「拉達克」….等等~難道表哥他
是去那裡了?


  他坐起來,沈思了一會,難以言述的強烈直覺告訴他,表哥
還活著,對,一定是到了那裡~因為似乎找到一點答案而燃起希
望的心情,隨即落下,要是表哥真的去那個地方,該怎麼作才有
辦法找到他呢?告訴別人自己的推論的話,大概又要被當作發神
經,苦惱不已的他,愣愣對鬧鐘發呆,望著轉動的指針。


「啊~10點?遲到了~~」

  匆匆忙忙穿上皺巴巴的制服,拿起書包,陳土就琅琅撞撞地
衝出門了。



         ※ ※ ※ ※ ※





       第二章 「不知名的地方」 完


        第三章 「失落谷」待續..


附註:


(1)是用夢改的。

(2)「樹城」的造型,靈感來自比利時超現實主義畫家馬格利特
的畫作。

(3)「拉達克」為地處喜瑪拉雅山麓的城市,在此借用其名,
與真的拉達克無關,它的造型,尚在構思中///

(4)還有..本文提到的天堂可不是指遊戲呀,千萬別搞錯///


(3,086 views)
[更多討論] 「舊首頁更新」彙總 + 「舊駐站畫家」討論區匯總




"[夢土]第2章__不知名的地方" 傳統頁面(電腦版)

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傳統桌面版 [ 登入/註冊 ]
© Vovo2000.com Mobile Version 小哈手機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