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富野在中國時的訪問 - 轉載自3home高達谷.
jordy(jordy) 2005/10/30 23:27

富野在中國時的訪問 - 轉載自3home高達谷.

--------------------------------------------------------------------------------

這篇訪問很明顯流露出他對Gundam過度商業化的不滿,但同時承認他這個老年人已經無能為力了。此外,他明確表示ZG劇場版將會是他最後監督的Gundam作品,意味出現ZZ劇場版的機會很微。

本報道為機動戰士聯盟MSL首發,最後使徒整理,太平洋遊戲網編輯,轉載請註明,謝謝合作。

  北京動畫藝術與產業發展國際論壇於今日(10月28日)在人民大學逸夫會議中心舉行,高達動畫系列創始人富野由悠季出席了這次會議,並在中午一點舉行的個人訪談會上接受了眾多業內人士及高達粉絲的提問,本使徒奮筆疾書一個小時,大概記錄下了會議的過程和富野先生的談話內容。


不爽SEED為哪般?

  首先被問及的是對於《Seed》和《SEED Destiny》的看法(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富野:基於我的立場無法做太多評價,而且大家知道SEED創作者的年齡,和現在的形勢,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實在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年紀大了,已經不是推動社會發展的中堅力量,也不能再給年輕人那樣深遠的影響,這個世界是不能靠老年人的。

富老眼中垂死的GUNDAM!

  接著,坐在桌前的正義提問:GUNDAM系列正處於一個急速膨脹的過程,沒有人能控制這種膨脹,不知富野先生有何感想。

  富野:我沒有控制權,只能眼看著GUNDAM系列瓦解。也許你會覺得這個說法很誇張,但現實如此。前蘇聯那樣龐大的一個國家,在瞬間就瓦解了,GUNDAM作為一個虛擬世界的產物,則更加脆弱,稍微的不注意就會造成它的瓦解,而我只能眼睜睜看著。

  反過來說,由於虛擬作品的不穩定性,一個人的努力可以維持它,但我已經沒有力氣了,而且,影像作品的創作如果沒有投資,只靠一個人的熱情,必然會失敗,在這方面我們有很多例子,比如星球大戰。它看起來很成功,但它會持續二十年麼,如果沒有了投資商?

  如果有市場,我們可以要求製作人去對應觀眾的需求,但如果沒有,我現在實在不能確定未來的商業需求在哪裡,所以我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這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如果能做成一個系列,那麼一代一代的做下去,就可以知道這個作品裡有多少元素能受到觀眾的喜愛,會知道有什麼問題,該解決什麼問題,比如創意、人物、劇情、主題,可以通過分析了解哪些部分更能吸引人。在每一代出品後,可以通過數字的統計等手段去了解這種需求。比如最終幻想系列遊戲,就是通過一代代的完善取得成就的。

  我們現在的動畫正處於技術化的時代,看到畫面我們會去喜歡,但僅僅對於此感到滿足是不對的。而相對於經營商,製作者更重視的是故事和人物——製作者需要認清製作的目的是什麼。而經營者則需要每半年或一年去考慮,動畫的受眾的需求。

  但目前大家都處於一個危險的狀態,大家都急於求成。製作者不去考慮觀眾需要什麼,而是依靠自己的惡趣味去製作,有人認為有三千人去看他的作品就很多了,純粹為了迎合少數人的趣味,有三分之二的動畫作品是出於製作者的個人趣味——這些人,作為發表者是很墮落的,因為作品是面向大眾的,在發表的瞬間,發表者就要對這些作品負起責了。

  就我個人而言,大家能喜歡GUNDAM,我很高興。我也希望大家能記住我二十年前的作品。但是經營者呢?他們有去等待二十年的勇氣麼?這個年代有些東西被污染了,如IT產業短時間內爆富,然後衰落,這種情況大家都很熟悉,對於大家的影響應該也很大。

  也許在你們看來,動畫是一門新興產業,但它不是。GUNDAM是20年前製作的,多拉A夢、阿童木也是,Kitty,芭比也是。確實,短期火爆的例子在電影界、動畫界很多,但這種東西運氣的成分很大。而問題是你是否能堅持十年,二十年。在這方面,也有成功的例子,比如HARO。這個形象創造了28年, 28年前我沒有註冊,結果前幾年去註冊,發現已經被搶了(笑)。

  所以,我們必須去懷疑IT產業在三十或五十年後是個什麼樣。但另一方面,我們也要利用這些新的、短期的東西。比如在Z高達的劇場版中,我就應用了很多新技術——不承認技術的有效性是很不好的。但請大家回想一下,在喜歡上某個卡通人物的瞬間,為什麼?並不是因為技術的革新,動畫對於觀眾表現力不是基於技術的。希望大家不要忘記自己的童心,別從商業化的角度去思考動畫。

  我希望每個動畫製作者能問問自己,是否能成為那種人,讓小朋友看著自己的作品高興,更重要的是,讓他們對人生充滿熱情。

  影像作品有很不幸的一點——它需要資金,它的宿命在企劃的過程就已經決定了,所以必須要慎重,如果失誤,就會損失慘重。這聽起來很理所當然,但現實中很多製作人員會在開始的時候無視動畫預算,不替經營者去考慮,只在乎動畫是否好看。

  而同時,製作者卻不能考慮大眾的看法,經營者又不能判斷監督的創意能否符合社會的需求。所以我們看到現在很流行的一些東西都沒有好的結果。

  為什麼?因為流行的已經是結果了,一個結果連著一個結果,是無法上升的。我們需要去做新的東西,那樣才有上升空間。但事實上,這很難做到,更多的是對過去的一種總結和整理。GUNDAM就是我靠著對過去的機器人動畫進行整理和改造的,雖然是真實系機器人動畫的先驅,但本身還是來源於前作的。要在這個創新與歸納二者中尋找平衡點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什麼才是動畫從業者?!

  接著有人問到,富野先生負責了一些雜誌的專欄,他對於雜誌是怎麼看的。

  富野:讀者喜歡就好,創作者(指動畫創作者)要去了解受眾的狀態,而只通過雜誌去看觀眾,這種作者是無能的,視野狹窄。我們通過動畫對自己的工作成果的表達不該只是對於動漫迷,與其抓住一百萬的動漫迷,不如抓住一千萬的普通觀眾——而媒體可以辦到。可惜的是,很多製作者卻沒意識到這點。我希望大家不要象狹隘的日本人那樣去製作動畫。


  富野先生曾說過作為動畫的從業者,僅僅依靠熱情和興趣是不夠的,那麼需要什麼樣的素質或是準備?

  富野:我只能說,提高自己的修養,但說不清更具體的,要平時多多積累。比如你想做的嶄新的世界,但如果你對過去的歷史並不了解,那麼就很難構架出好的東西。又比如要製作一個可愛的形象,如果無法理解大眾對於可愛的趣味,也就無法成功。這是個很泛泛的問題,所以還是隻能說,提高修養。

  我討厭現在日本動畫中的美少女,都太單一了,要培養好的興趣和個性的東西,就需要積累。

富老談中國動畫界

  後有人問道,從前面的回答可以看出富野對於日本動畫界很失望(這什麼問題……),那麼有沒有考慮過怎麼用自己的力量去引導他們走出誤區,或者到別的地方發展,比如中國。


  富野: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日本人,所以離開那裡是很難的。但如果要改變內部的情況,就需要樹立敵人——所以我希望大家努力,十年以後,你們將成為日本動漫界很好的敵人。

  我認識到這一點是在去年去韓國和年輕人交流的過程中,我看到他們的表情很生動,很有熱情,有朝氣,而如今,日本的動漫界已經沒有這種生氣了。今天我在這裡,看到各位活躍的表情,也感到很高興,這是一種好的趨勢。一個文化如果還發展,那麼就需要與不同文化進行碰撞。我去年開始提一個說法:日本的動漫要覺醒。

  動畫比起電影,有更強的計劃性,它可以超越國界,超越人種。

  也許是對富野對中國的態度很有興趣,又有人問他,對中國的什麼作品最有印象。

  富野:十分抱歉,我對中國的什麼作品都不了解——事實上,我連日本的動漫作品都不了解。

抱歉,可能是最後一部敢達……

  最後,MSL種區斑竹ZEEK邪神蹦出來提問:作為GUNDAM飯,作為富野飯,我們都很期待您的下一部作品,不知是否還會有你監督的GUNDAM作品出現?

  富野:對於GUNDAM,我已經失去興趣了。另一方面,我所監督的Z高達(劇場版),已經是集大成之作了。所以更希望準備些新的東西。

  見面會很短,由於富野要去趕飛機,所以匆匆結束了,在又回答了一個無關痛癢的問題後,這位謝頂的老人匆匆離開了會場,留下眾人望著他的背影長嘆。


TAKO(TAKO) 2005/10/31 16:23

曾經有不少人討論SEED系列過度的引用舊作劇情.分鏡等等爭議....
說實在...商業走向到最後就有如微軟般...最後變成UPDATE的模式... 😆

TURN A算是鋼彈系翻身最成功的一部(很怪的是並沒有代理 😶 ,其他部國內都有代理過~~ 😆 )

...但又在SEED時被罵到臭頭...(週邊是很賣啦... 😆 🐷 😆 🐷 )

同樣情況在力霸王.假面騎士和.皮卡丘..小叮噹(多拉A夢)等長篇的都可能看得到..... 😆 😆 😆


(1,934 views)
[更多討論] 漫畫動畫:漫畫動畫美術、人物設定、劇情、情報、OVA、漫畫家、聲優




"富野在中國時的訪問 - 轉載自3home高達谷." 傳統頁面(電腦版)

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傳統桌面版 [ 登入/註冊 ]
© Vovo2000.com Mobile Version 小哈手機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