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特別新聞簡訊】《廚神GOGO》責編回復抄襲一說
Ys(影宿) 2005/4/3 15:32

8) 8)


3月28日一大早,就被同事告知《新民晚報》上有文章在批《廚神GO!GO!》,驚訝之下從網上找到了轉載的該文來看。讀完記者朱光同志的文章《漫畫〈廚神GOGO〉“抄襲”過頭》后,頓覺像被涼水當頭澆潑,心中郁悶不已。拋開自己的感受不說,作為漫畫《廚神GO!GO!》的責任編輯,對朱光同志在該文中的指責,我認為有必要從個人的角度做出解釋。

  首先要說明的是,《廚神GO!GO!》這部原創漫畫作品首次刊登在《漫動作·頂尖少年》,是今年2月下這期雜志,到目前為止只連載到第三話,作為一部連載作品,才僅僅處于序章階段。對于這樣一個還未成型的作品,朱光同志就斷定它“全盤模仿日本經典漫畫”,我認為是非常不客觀的。

  下面對《漫畫〈廚神GOGO〉“抄襲”過頭》的一些指責進行回應:

  原文引用:【《廚神GOGO》的故事,讓人想到了日本動畫片《中華小當家》、日本漫畫《棋魂》和香港電影《滿漢全席》。《廚神GOGO》講的是一個立志成為“廚神”的小男孩,在遇到真正的“廚神”“龍之子”––“饕餮”之后,學習烹飪“滿漢全席”的故事。故事的起因,讓我想到了《中華小當家》;故事的發展,無非是一個遇到“廚神”、一個遇到“棋魂”;故事的主要情節,就是學習烹飪“滿漢全席”。這個故事的所有要素,都由已經面世的作品構成,作者的創意在哪里?】

  ––記者在並未分清楚漫畫“套路”,並對作品存在嚴重曲解的情況下做出以上斷定是非常偏頗的。


  如果說一個故事的開頭讓人聯想到某經典作品就據此認定這個故事沒有創意的話,我們可以先來做個比較(因為國內作品實在太少,姑且以日本漫畫為例吧):同樣是籃球漫畫,井上雄彥的《SLAM DUNK》(國內現譯作“灌籃高手”)、八神浩樹的《SLAM DUNK》(國內譯作“灌籃少年”),概括起來無非是一個少年在某種契機下喜歡上籃球,和隊友一起克服叢叢困難追逐夢想的故事,只不過一個是櫻木花道一個是哀川和彥,隊友構成上也不一樣“而已”;

  同樣是美食漫畫,小川悅司的《中華小廚師》(動畫版譯作《中華小當家》)、寺澤大介的《妙手小廚師》、《將太的壽司》、西條真二的《炒翻天》,乃至當紅的橋口隆志作品《日式面包王》,無不是講述一個熱愛料理(中華料理/大排擋料理/壽司/面包……根據具體作品不同而變化)的少年,在成長過程中逐漸顯露出料理天賦,最終成為該領域的“第一”名廚;

  即使在冒險格斗類漫畫中,這種“相似”也舉不勝舉,《ONE PIECE》是少年路飛在遇到撒古斯后立志成為最偉大的海盜,《火影忍者》則是少年旋渦鳴人在依卡魯老師的鼓勵下立志成為偉大的忍者“火影”,同樣是不斷的學習和超越,同樣有數不清的艱難險阻;

  至于經典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里的自閉少年真嗣活脫脫就是當年《機動戰士GUNDAM0079》里那著名的自閉少年阿姆羅的翻版,導演庵野秀明也從不諱言自己是“GUNDAM”系列的狂熱粉絲,對動漫OTAKU們而言更是常識。為什麼這些“相似”的作品少有人指責模仿,並且擁有各自數量眾多的愛好者呢?因為說到底,這不過是一種常見的“套路”,而真正吸引人的,還是里面激烈曲折的內容、特征鮮明的角色。

  再回過頭來看《廚神GO!GO!》。

  這里要指出朱光同志對作品存在的幾處理解偏差:

  一是作品主旨。《廚神GO!GO!》主要講述的是小男孩晁天光從神秘大姐姐吳用那里得到一本名為《滿漢全席》的無字天書,在大姐姐影響下立志成為天下第一“廚神”,同時揭開這本天書隱藏的秘密。而龍之子“饕餮”(龍豬)則是他在這個過程中遇到的幾個同伴之一,和他相反,只會吃不會做,願望是尋找天下第一美食,成為“食神”。《漫畫〈廚神GOGO〉“抄襲”過頭》一文中對作品的描述則是“一個立志成為‘廚神’的小男孩,在遇到真正的‘廚神’‘龍之子’––‘饕餮’之后,學習烹飪‘滿漢全席’的故事”,這樣的概括顯然和原作相去甚遠。

  二是故事的起因、發展和主要情節。

起因,如前面所說是因為天光遇見大姐姐吳用並得到天書,于是立志成為廚神並破解天書之謎,當然《中華小當家》的主角劉昂星也是立志成為第一神廚,只不過原因不同,至于這“立志”讓記者聯想到了《中華小當家》,前面關于“套路”的例子已經進行了解釋,這里不再重復。

發展,是天光逐漸遇到同伴,準備去北京學藝,卻和“食為天”老板宋江產生觀念上的分歧,遂決心到全國各地磨練,而不是文章中所說“故事的發展,無非是一個遇到‘廚神’、一個遇到‘棋魂’”;其中天光的夢想是讓天下人感到幸福的“廚神”,而他的同伴之一龍豬(饕餮),夢想則是尋找天下第一美食、成為“食神”,龍豬對天光起到的也不是引導作用,而是利用自己的超級味覺偶爾出出小點子,真正對天光起到關鍵作用的,除了大姐姐吳用的引導,還有天光自身隱藏的強大力量,即他出生時就有的那把金鎖當中的秘密(這個涉及今后的劇情,還不方便透露),在作品前3話中也多次用小橋段暗示天光的金鎖似乎隱藏著力量,會救他于危難之中,為后面的發展埋下伏筆。(順便再指出記者的一個錯誤,“棋魂”是作品名字,而不是佐為的稱號,“遇到‘棋魂’”這種說法其實是弄混了二者。)

主要情節。文章認定“故事的主要情節,就是學習烹飪‘滿漢全席’”,但事實上,作品的主要情節是天光在外出學習中得到了不僅是技術上更是觀念上的更新,認識到自己以前對廚師這個職業的淺薄理解,而主要矛盾一是和宋江及其手下108魔星的大陰謀做斗爭,二是在知道自己身世后與命運的自我抗爭。《滿漢全席》這本無字天書,確實是一個重要線索,但並非主要情節;天光學到的東西,也不是 “烹飪‘滿漢全席’”。至于因為出現了“滿漢全席”的字樣就認為模仿香港電影《滿漢全席》,這更是可笑––徐克的電影《滿漢全席》是講三位不同背景的廚師為了保護老店而合力做出“滿漢全席”贏得大賽,《廚神GO!GO!》中的《滿漢全席》則是一本無字天書、一個重要線索,請問兩者有什麼必然聯系呢?(faint!似乎透露太多情節了-_-)

  總之,在作品只連載3話、連發展都談不上的序章階段,而且是在極大程度地曲解作品的基礎上,文章作者就斷章取義地認定“這個故事的所有要素,都由已經面世的作品構成”,並置疑作者的創意,這是有失客觀的!當然不同的人看同一個作品會產生不同的印象很正常,我也不敢懷疑文章作者的理解和概括能力,但我們在每期作品最明顯的地方清楚地回顧了已經發生的劇情,在角色背景介紹里也有明白的提示,而且在看了雜志並寄回反饋意見的讀者當中,也沒有人對作品主旨產生過誤解和置疑,而朱光同志不經過客觀嚴謹的調查,僅憑個人曲解就做出這些臆斷,並以《新民晚報》記者的身份發表了此文,這對《廚神GO!GO!》的腳本作者是非常不公正的。

  原文引用:【“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是香港電視劇開篇前常見的8個字。情節抄襲到什麼程度,各不相同。問題是,竟然連畫面、造型,甚至分鏡頭都和日本著名漫畫作品一模一樣,這就有騙稿費之嫌了。畫的水平一般,我們都可以理解,畢竟中國漫畫走自己的道路也需要一定的時間。這就像唱歌,現場用話筒唱,就算唱得一般,也會有人鼓掌。可是,你不能假唱啊!】

  ––如果說前面對情節的曲解導致了文章作者的判斷誤差,那麼這段話就純粹是因為對漫畫畫面的一知半解而發出的主觀臆斷了。

  這里要嚴肅指出的是,《廚神GO!GO!》的漫畫作者––奇境工作室,是我們在確定腳本后,通過試做主要人設、道具設定和場景設定的比拼,嚴格比較后選擇的。應該說最初參加設定測試的三位作者在造型風格上都各有特色,我們也是通過平時對他們的了解判斷,認為有可能適合這個作品的,而在大量設定測試后,專業學習過設計、有過《青鳥》和《交談》等人氣漫畫故事創作經驗、正處于少女漫畫到少年漫畫轉型期的奇境工作室和這個作品最合拍,她們設計的天光、小漁、龍豬等主要角色也最接近我們的需要,因此促成了這一合作。

  坦白地說,目前國內的漫畫作者大多都還很稚嫩,水平無法和成熟的日本漫畫家比,像“奇境”也有弱點,比如畫中年男性不夠有棱角、食物的質感還不夠逼真等等。但是,從創作態度來講,“奇境”是絕對認真的。設定階段,僅僅在主角天光的服裝和道具上應不應該有“天”字、位置在什麼地方、大小如何的問題上,她們就做了同樣POSE的3稿以供選擇;為了表現出作品既帶中國風又屬于半架空世界的時空混雜,在建築物、家具和服飾上就參考了大量藝術資料和真實照片,力求同時兼顧中國傳統文化特色和現代青少年的時尚審美口味。為了保証食物的真實性和合理性,每一話的故事,從腳本階段到實際漫畫創作階段,都請中國食品雕刻網的站長、山東某五星級飯店廚師在細節上做技術監修,尤其是虛構菜肴的做法,更反復探討以求最大的可能性。在創作時,即使是很小的細節,編輯和作者也盡可能地查找資料,例如第二話后記中提到的商周青銅器上出現的“饕餮紋”的具體樣式、第三話里益母草究竟是畫白花益母草還是細葉益母草、還沒刊登的第五話里老北京做糖葫蘆的原理和工具照片……在反復的分鏡討論和修改中,“奇境”的QUEEN和HEIHEI-CAT都曾面對很大的壓力,也會因為幾個鏡頭不滿意而不斷苛責自己,在有限的雙周刊創作期內力求做到自身能力可達到的最好,雖說這些都是創作者常常會遇到的苦悶,雖說她們要走的路還很長,但僅憑個人對作品斷章取義的曲解指責她們抄襲和騙稿費,說她們是“假唱”,這種帶侮辱性的形容,對《廚神GO!GO!》的漫畫作者是極度不客觀和不公正,也是無論如何不能接受的!

  對這樣一個花費了作者大量心血、認真創作的原創漫畫作品,你可以覺得它水平不高,但不能隨便扣上抄襲的帽子!

  原文引用:【正規漫畫雜志的編輯,起碼應該看過最流行的日本漫畫作品,並且熟悉畫風和技巧。同時,也應該有一套嚴格的審稿流程。這類犯了低級錯誤的漫畫稿件怎能刊登出來呢?一部作品在雜志上連載,要經過好幾道工序吧?如果中國動漫領域的負責環節都出錯,那麼將來的發展就難了。】

  ––作為《廚神GO!GO!》的責任編輯,我會虛心接受對作品和雜志的任何建設性意見和建議。但是把抄襲和惡搞相混淆,這也是缺乏幽默感、斷章取義的做法。

  的確,一部作品從開始策劃到最后刊登出來,要經過故事大綱構思、分話腳本創作、主要角色及場景道具設定、分鏡創作和正稿制作等好幾道工序,這當中作者和編輯之間會不斷地溝通,作品也會反復修改。前面已經有大量事實說明文章作者對本作品存在著誤解、曲解,因此對于“犯了低級錯誤的漫畫稿件”這點,我不再作回應。

  當然,對于作品惡搞程度的把握,我仍然要誠懇地檢討。

  在《廚神GO!GO!》的最初構思階段,正是國內動漫迷尤其是《棋魂》迷對“曹志林事件”廣泛關注、事件尚未有定論的時候,腳本作者出于增加作品搞笑性的考慮,在第二話龍豬登場時刻意讓龍豬這個角色的身世背景和出場方式仿照《棋魂》,想要通過明顯的對比造出夸張爆笑的橋段,說白了也就是惡搞。對這種KUSO,我作為責任編輯,不但沒有加以制止,還大大鼓勵,甚至為了“出效果”,建議漫畫作者盡量在龍豬出場那一段讓它的動作、神態都和佐為相似,甚至這幾頁的分鏡格局也盡量對比《棋魂》。最終就變成了:一個是古代圍棋高手,翩翩美青年,因為被小人陷害而投水自盡,靈魂附著在棋盤上,后被有緣的少年發現;一個則是上古黃帝的試嘗師,因為被陷害含冤而死,死后靈魂附著在一把勺子上,被天光發現,雖從翩翩美少年變成了圓滾滾的面粉口袋,卻擺出美少年的POSE裝純情。


  而在龍豬出場那一話的后記里,對于惡搞經典作品一事也有公開說出並非正式地道歉。

  在讀者反響上,這是比較有爭議的一個橋段,有讀者因為這一情節和《棋魂》的相似而覺得反感,但相應地,也有為數眾多的讀者認為這段惡搞想象力豐富,讓他們噴飯。不管反響怎樣,對于沒有把握好幽默感和模仿的分寸,以至于可能引起一些讀者的反感,我會認真反省,也在這里鄭重道歉。

  ––以上僅為我個人的觀點和言論,不代表雜志社立場。

于2005年3月28日下午

  P.S:雖然日本也有像《妄想改造人改藏》之類專門用惡搞經典作品來制造橋段搞笑的漫畫作品,但我們的讀者畢竟多數都不是OTAKU,作品要面對的也應該是更廣大的讀者群體,而不應該因為某個橋段能搏少數動漫發燒友會心一笑就滿足。而作為原創漫畫的編輯和作者,如果作品不能讓多數讀者引起共鳴、產生感動,則無論怎麼努力,也是無法成功的。這是關于這個作品的最大教訓。

  我們還有太長的路要走,絲毫不能松懈。一口氣寫到這里,忽然覺得平靜了很多。應該感謝《新民晚報》的記者朱光,盡管那篇文章的出發點與我最后的感悟並不一致。

對非動漫迷的注解:

  KUSO––語源自日文“くそ”,引申過來意思是不夠善良的“惡搞”。

  OTAKU––中文翻成“御宅族”,簡單說來,可以泛指非常非常喜歡動畫和漫畫的人。


😈 康那里士Cornelius 説過:如果世界上還有“黒暗”和“仇恨”哪麽有罪的人就會越多、而它們就會繼續“罪惡”和“複仇”的活動·阿門


(3,015 views)
[更多討論] 聊天版:生活資訊、談天說地、閒聊等一般討論




"【特別新聞簡訊】《廚神GOGO》責編回復抄襲一說" 傳統頁面(電腦版)

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傳統桌面版 [ 登入/註冊 ]
© Vovo2000.com Mobile Version 小哈手機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