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公告】將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
joey543(joey543) 2004/11/24 09:24

九評共產黨》系列文章的題目:

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甚麼
九評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
九評之三: 評中國共產黨的暴政
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
九評之五: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
九評之六:評中國共產黨破壞民族文化
九評之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
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質
九評之九: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
http://maxtruth.myweb.hinet.net/big5/index.htm


joey543(joey543) 2004/12/3 22:53

九評共產黨》系列文章的題目


edward(edward) 2004/12/4 21:13

無智無德無努力那能寫出好東西 2004/12/4 (Sat.) 21:07:36
61.31.129.216
如果我们承认有天才的话,胡适绝对算得上是一个。
胡适(1891-1892),安徽绩溪人,同胡锦涛是老乡,是亲戚还说不定。他被誉为中国白话文的开山祖师。1910年留美,师从哲学权威杜威,1917年回国,旋即任北大教授。

毛泽东次年来到北平,在北大图书馆任助理管理员。他喜欢高攀名人。从青年才俊胡适到老气横秋的辜鸿铭都是他追逐的对象,可是人家偏偏都不理毛(据毛对斯诺语),毛以为人家瞧不起他地位卑微,一气之下回老家去也。

其实那时的北大,已经相当开放,前几年笔者去香港大学看一位老同学,见卫生间注明FACULTY?叢NLY(教员专用),工人是没有资格进去的。这种情形在北大是见不到的。斯诺认为,毛应该检讨的是他那一口令人难懂的湘潭土话。(科举时代就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湖南人说官话一说)


無智無德無努力那能寫出好東西 2004/12/4 (Sat.) 21:08:31
61.31.129.216
其实毛要是真有能力的话,章士钊一定会向蔡元培校长推荐,李大钊杨昌济就是他推荐的.学历并不是问题。 与毛同庚的梁漱溟就没有大学学历而被蔡元培先生相中, 在北大教印度哲学。那时讲师的月薪大约是150块大洋,教授的月薪在200到400块大洋之间。

不管怎样,北大开明的气氛影响了毛,胡适的讲座毛一定去听过,胡的事功毛一定不会生疏,如同今天的球迷对于球队说得头头是道一样。
毛自己也承认,北大对他影响最大的是陈独秀和胡适。

在蔡元培校长兼容并包的思想影响下,胡适成为新派的代表人物。而旧派的代表人物,除了辜鸿铭以外,还有章士钊诸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非文言不下笔。

可是在一次宴会后,不是冤家不碰头,章士钊见到胡适,居然要和胡合影。事后章在照片上题了一首白话诗:
你姓胡我姓章,你讲什么新文学,我开口还是我的老腔。
你不攻来我不驳,双双并座各有各的心肠。将来三五十年后,
这个相片好作文学纪念看。哈哈,我写白话歪词送把你,总算
是老章投了降。

作为回报,胡写了一首律诗。“但开风气不为师, 龚生此言吾最喜。 同是曾开风气人, 愿长相亲不相鄙。”
由此可以看出胡的旧学根底非常好,他只是不愿写文言罢了。毛泽东的诗词水平到底怎么样?两个人的认识到是一致。
毛的恩人章认为毛:“还没有入门。”后来章同其他帝师为毛改过不少诗词,可是有些东西实在没法改,一改再改就面目全非了。
1959年3月11日,胡适读到大陆出版的毛泽东诗词,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
“看见大陆上所谓‘文物出版社’刻印的毛泽东诗词十首
九页。真有点肉麻!其中最末一首即是‘全国文人’大捧的‘蝶恋花’词,没有一句通的!抄在这里; 游仙,赠李淑一。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飚,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 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無智無德無努力那能寫出好東西 2004/12/4 (Sat.) 21:08:53
61.31.129.216
我请赵元任看此词押的舞、虎、雨,如何能与‘有’韵字相押?他也说,湖南韵也无如此通韵法。”见《胡适日记全编》第八册568-569页。
这里所说的赵元任,是著名语言天才,通各地方言数十种。(教我如何不想她)的作者,汉语里面本来没有“她”。当年北大一教授突发奇想,征求全国各地骂人话。有天,赵教授跑到那人家里。二话不说,一口气用苏州话,南京话,安徽话,湖北话,山东话等足足骂了半个小时,广东学生在图书馆见了此君也是吊来吊去的骂,实在让人受不了。
古人云:诗以明志,文以载道。写诗跟打球一样,是要讲究规矩的。毛另起炉灶,当然被人瞧不起了。
有年笔者去深圳,见到一些三十来岁的年轻官员,大都是科处级干部,在领导面前大谈毛诗怎么好,心里只有窃笑。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好东西,又不懂规矩。没有比较,如何来判断好坏?可见现在年轻人的肤浅,有的人连白话文都写不好,甚至读不懂。算来算去这个责任自然还是要算在毛身上。毛是武大郎开店,自己不行,当然也不让人家学了。
笔者前几篇文章已经提过,毛是有可能在诗词方面成名成家的,文人需要的就是一个静字,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德么。而毛恰恰静不起来,他的血管里流动的总是躁动。毛体字也是一样,没有写好正楷就草,如同一个小孩不懂走路就跑,怪不得连江青都不喜欢。
近日见启功等文人上书中央,要求恢复文言教学,正好笔者在读启功老先生的本家王孙溥心畭(上余下田)传,读来如沫春风,感慨良多。溥的诗画之精美,过去有南张(大千)北溥之誉,行家认为张比溥还差一些火候,张以临摹为主,溥则更有创意,文思敏捷,往往画刚落笔,诗就题上去了,他在49年婉拒毛的副部长任命,(历来政客需要文人作装饰品)九死一生逃到台湾,在大陆反而不知其名。实际上49年后大陆就没有出过真正意义上的文人,那些所谓的作家不过是写家而已。毛的革命一搞,成了中国五千年文化的断代工程。培养一个电脑工程师数年足亦,而培养一个文人不但需要适当的环境,也需要数十年的功夫。所谓破坏容易建设难也。


(2,830 views)
[更多討論] 聊天版:生活資訊、談天說地、閒聊等一般討論




"【公告】將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 傳統頁面(電腦版)

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傳統桌面版 [ 登入/註冊 ]
© Vovo2000.com Mobile Version 小哈手機版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