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MY WAY>东南亚100天-22.在古晋学会爱(中)
MY WAY>东南亚100天-22.在古晋学会爱(中)




mantisdinghong(MANTIS) 2012/10/1 17:35

这天在阿蔡家睡得比较晚,主要是听阿蔡讲他的故事听入迷了。
这个帅哥很牛X,他虽然是个老师,但是他的旅行经历和野外经历都非常的丰富。阿蔡去过很多很多的国家,包括一些非常偏远名字都很陌生的小国。
打猎经历就更有趣了,他杀过鳄鱼,打过野猪。有照片为证,可惜我忘记拷那些照片了额。我不止忘记拷照片了,我甚至连跟阿蔡的一张合影都没有,又忘记跟沙发主人拍照了!啊!天杀啊!!

听阿蔡说打猎的故事真的很精彩,而且就算阿蔡在说打猎杀戮的故事,你也还是会觉得他好有人性。
阿蔡是这样说的:
“我们打鳄鱼的时候都是晚上出动,晚上几个兄弟就在近水边的黑暗林子里候着等鳄鱼的出现。鳄鱼的眼睛晚上会发光,就像猫一样,你可以用两个眼睛之间的距离来估计这只鳄鱼的大小。当然了,通常你一个晚上不会只看到一只,你还是要挑选一下,那种两只眼睛距离太远的你还是不要去惹它。

后来我们守候了一阵子,终于发现一只适中的,看眼睛的距离猜测大约两米多长吧。于是,那只鳄鱼靠近的时候,我就——啪!!的给了它一枪,它靠我们非常的近,就只有几米不到的距离,这个时候它就愤怒了,一跃而起在树林嚎叫,当然啊!因为它痛啊!我们当时很害怕,不止害怕这只受伤发狂的鳄鱼,还因为你不知道附近会不会有它的朋友。(他居然用‘朋友’这个词。笑死老子了……)

后来在慌乱中这只鳄鱼扑向我们,我对准它两个眼睛中间的位置再开了一枪,它才终于倒下了。

(这里说一下,马来西亚很多热带雨林,河边的沼泽地很多鳄鱼,靠水居住的居民常常被袭击,也有不小心就被鳄鱼吃掉的土著居民。在这里鳄鱼是允许狩猎。)

。。。。。。。。。。。。。。。。。。。。。。。。。。

再说阿蔡打野猪的故事,
阿蔡说:“话说那次打野猪,一枪打死两只野猪。”
阿彭:“啊?一颗子弹?!”
阿蔡说:“对!当时两只野猪并排的,一枪放过去,没想到两只都倒下了!”
我说:“我靠!那么神?有没有照片啊?!”
阿蔡说:“有!!!”
于是阿蔡就把照片翻出来,我看到在一片广大的地里,阿蔡站在那里看着倒下的野猪,可是地上是3只……
阿彭跳起来说:“我靠!3只!你在编故事吧!!”
阿蔡说:“没没没……有两只是一枪打死的,另外一只是另一枪打死的。”
我们才扶着胸口坐下来,要是阿蔡这厮是个一枪打3只野猪的高手,MD,窝在学校当中文老师实在是太屈才了!

阿蔡说:“我跟几个朋友晚上打了野猪,得从林子里把野猪杠出来啊。那天,我不幸的经历了我人生最囧的一幕。”

我和阿彭不解:“?”

阿蔡说:“我们学校很多学生住在山区,很远很远,好多孩子要早上3点4点钟就要爬起来走路去学校!
那天,我浑身是泥巴,半裸着上身,狼狈不堪的从林子里钻出来,肩膀上还扛着一只野猪。结果一出来就遇到了早上步行去学校的学生。
我当时整个都傻了,只祈祷我很花很脏他认不出来。
结果那个小学生走到我面前,非常淡定而又礼貌的对我鞠了一躬:‘老师早。’
然后他就走了……”

我和阿彭笑翻了……
要知道,阿蔡平时是一个开着车子,穿得西装笔挺的去学校教书的人……
可是我觉得,如果我的老师白天在讲台上人模狗样的教书,到了晚上就可以光着膀子带一帮哥们打鳄鱼,猎野猪,我会很崇拜的。

。。。。。。。。。。。。。。。。。。。。。。。。。。。

第二天一大早,才六点过。我们就早早的起床,随阿蔡进城了。因为古晋的公共交通非常的不好,人人都开车,没办法。所以我们只有蹭阿蔡的车进城去逛。






阿蔡跟我们说古晋有个很大的博物馆,里面有很多马来西亚的海洋生物和陆地生物的化石标本,还有其他的东西可以看,而且不要钱。我和阿彭就决定去博物馆逛。

还有就是,从阿蔡那里得到一个不幸的信息,这里请喜欢陆路旅行的孩子们也注意一下。
这里虽然是东马大陆,但是从古晋到亚庇依旧是无法走陆路,因为走陆路必须经过文莱,而我们没有文莱签证。还是只能从天上飞过去到亚庇。

再来,阿蔡告诉我们隔天是周末,家人要到古晋来玩,没有地方给我们睡。所以我们就决定今天逛完后去机场睡,看看能不能蹭到隔天的飞机,在机场买机票去亚庇。于是,就跟阿蔡约好了下午麦当劳接我们,回家拿了包,直接送我们去机场。

阿蔡依旧下午下班后到麦当劳去接我们。我们也可以在麦当劳蹭网用,阿蔡家没有网络,他平时都是在单位用网。

这天出门太早了,根本就不可能六点起来的我,一直都困困的,一心想到博物馆去找地方睡觉。于是阿蔡把我们放到比较方便走到博物馆的地方,就去上班了,我和阿彭就一路问路去博物馆。





走到一个大型建筑面前,就迷失了方向。



大型建筑后面是一片坟场。

早上,这里有一些早锻炼的人在活动。

阿彭看到一个大叔在早锻炼,就笑眯眯的向大叔走去。注意,阿彭的背后是坟场……
因此,笑容满面的阿彭飘然而去,把那个在早锻炼的大叔吓了一老跳。

后来大叔知道我们是问路的,才安下心来。然后跟阿彭说:“博物馆太远了,你们走不过去的,你们等我一下。我锻炼完了开车送你们去。”

哇……这又是一个大马华人,讲中文的。真是太幸运了。
我们满怀感激的谢过大叔,大叔却说:“出门在外,都是朋友,有什么谢不谢的!大家都是中国人!”
大叔待我们就像老乡一样好,还专门开车送我们去!一路上,大叔跟我们聊了很多关于中国人和马来华人的亲缘关系。看得出,大叔对中国有着满满的感情。

马来的华人,尤其是老一辈的,你如果有机会跟他们聊聊天,你就可以感受到他们对祖国的那种爱。他们不管再辛苦都要送自己的子女去华校读书,大叔说,“我们马来的华人,其实比你们更爱国。不像你们国内的人,还会互相敌视打来打去,这边的华人很团结,而且都希望中国强大起来,因为我们在马来西亚是外来的少数民族,只有中国强大了,我们在这里才有一席之地。”

那天,大叔开车把我们两个送到了博物馆门口才去上班,连台阶都不让我们多爬一步。真是好人……




博物馆里有各种马来动物的标本,还有超大鲸鱼还是鲨鱼的化石。



还有他们住长屋的杀人族的各种资料,



里面还有长屋的再现建筑。



这里说一下马来的杀人族,貌似是以前的部落民族,按照阿蔡的话来说就是:他们谁杀的人多,得到的人头就越多,他们拥有的人头越多,女孩子们就会越喜欢他们。因为那就代表勇敢善战的英雄,女孩子们都爱英雄。
额……真变态啊……但是放心,现在杀人族的东西也只能在博物馆看到了。当然博物馆里那些人头的确是真的。





那天,我在博物馆的长屋悬挂的人骨头低下睡了一个上午,终于补足了觉。



这天在古晋城乱逛了一天。
顺便一说,从阿蔡那里得知,古晋这个猫城的称号根本是误传,原本是‘古井’的谐音,但是这个发音在马来语里的意思是‘猫’,最后就阴错阳差有了猫城的称号。其实压根跟猫就没有关系。额……虽然古晋街头的十字路口也还是有猫的雕像没错啦。
雕像雕得真的好丑,一点都不萌。






而且古晋人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爱猫,这里虽然街头巷尾能看到野猫。不过这里的野猫提防心很强,完全不像槟城的猫,什么野猫都很亲人。古晋的猫看到人就躲起来了。



晚上阿蔡依旧六点半来麦当劳接我们,然后回家拿包去机场。这天是星期五,阿蔡跟我们说,你们搞得到票就最好,如果你们要是周一了还在机场,就给我打电话。



阿彭说,“对!然后就到麦当劳门口来接我们。”

阿蔡:“……”

阿彭说:“你就会发现,无论你把我们放在哪里,我们最后都会在麦当劳出现。并且每天下午都会收到短信,‘今天几点在麦当劳见啊?’阿蔡就头疼了。阴魂不散的两个女人!!!然后,麦当劳将会成为阿蔡永远的噩梦……”

阿蔡跟我都笑翻了。

痛苦的是,我们又忘记跟沙发主人拍照了。小米也没有合影,阿蔡也没有合影。为此我和阿彭在机场捶胸顿足,说如果今天没有买到机票,我们就明天发短信问阿蔡‘今天下午几点在麦当劳见啊?’然后去麦当劳门跟阿蔡合影。要让阿蔡从今往后看到麦当劳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说完我和阿彭笑翻了。

其实机场很不错,有空调,有免费网络。一切都很完美,如果不是空调开得太大了,冷得要死,真的一切都很完美。冷到什么程度呢,阿彭后半夜突然转脸过来跟我说:“我好想穿貂皮大衣啊……”
冷死人了,它当我们是速冻汤圆啊!!!

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在当买到飞去亚庇的飞机票。只买到周二早上五点的。于是要在古晋逗留3天,如果不是机场那么冷,我们真的会住在机场。可是真的太冷了,我们决定还是出去找旅馆住。

于是我和阿彭背上包包,就出了机场,准备去市区找便宜的旅馆。在机场附近找旅馆这件事情我们两个都不敢奢望,大家都知道,机场附近,荒郊野外的,要不就没有旅馆,要不就是星级酒店。所以我们根本不会天真的去设想在附近能找到便宜的住处。

只是人倒霉起来就会一直倒霉,出了机场一问,这个人人都有私车的地方,公共交通真的就有那么烂,居然从机场没有公交车到市区!打车要40马币。我和阿彭一听到40马币(合人民币80)二话没说,就背着包出了机场交通大路。两个人毅然决然的决定去对面马路上搭顺风车,然后去市区找便宜的旅馆住。

我们两个找了一个显眼的路边,把包放在脚边。由于是第一次主动招手要求搭便车,两个人都有那么点不知所措,看着一辆辆的车子过去,两个人都没有抬起手来招便车。

我对阿彭说:“你招,车停了我去交涉。”
介于阿彭英文不好,阿彭就不情愿的去抬手招车了。

谁知道,就那么抬手一招,招来了我们在古晋的又一段奇遇……

阿彭只犹犹豫豫的那么把手一抬,一辆黑色的崭新又宽敞的轿车就停在了我们面前,我看着车主是个老叔叔,表情关切的看着我们。我立刻就冲上去了。

他把车门打开,主动问我:“where are you going?”
我立刻回答:“go to down town.”

他说,他只有一半顺路,问我们,送到一半,你们再继续搭下一个车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无比的高兴,跟阿彭招手大喊:“上车!”
阿彭没有想到会那么顺利,还没有反应过来,“啊?!这样就可以了?!”

然后我们两个兴奋的连连跟叔叔说:“thank you!!”
听到我们刚刚在说中文的老叔叔,在我们把包搬过来上车的时候,就换成了中文,他像遇见亲人一样的对我们笑着说:“大家都是中国人嘛!互相帮助应该的!”

那一瞬间,老子的心温暖得都要哭了……

可是更震撼的事情在后面,叔叔问我们去市中心做什么?我们说找便宜的旅馆。叔叔说,“我们家在附近,也是home stay,你们如果不一定非要找市区的旅馆的话,可以去住,很便宜。”

能有机场附近的home stay当然是求之不得。但是,你要知道,我对便宜的定义可能跟别人有一定的误差。在机场出来之前,我就查过古晋的青年旅社最便宜的也要17马币一个人。于是我谨慎的问了一句:“多少钱啊?”

叔叔说,“放心吧,不会贵的。”

我们依旧很谨慎的说:“叔叔,不是我们不相信你,我是怕我们的便宜的标准跟你的不一样,到时候拿不出钱来就尴尬了。所以先问问价钱。”

叔叔回答:“不超过15马币一个人。要去看看房吗?不去也没关系,我还是可以送你们去市区,你们看了不喜欢,也可以去别家,都没关系的。”

我一听:“什么?15?”

我们问,“离机场近吗?”
叔叔说,“就在机场对面那片树林里。有点隐蔽,是我们私人的房子,走到机场10-15分钟就到了。”

还有这种好事?!
我们两个立刻改变方向,掉头。去叔叔家!!!

车子上,叔叔亲切的问我们:“你们信主吗?”
我说,“暂时还没有信仰。”

我当时只因为找到了便宜又近的旅馆高兴得啥也没在意,那时候的自己不会知道,过后的三天,会让我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什么是宗教的力量。直到现在,我也依旧感觉到,那一段经历,像是神的安排。

随着叔叔的车子开进一条隐蔽的小径,就看见树林的尽头是他们家的2层楼的大房子,叔叔家是一个漂亮的小庭院,旁边还有叔叔的雕塑工厂。树林环绕,院子里各种各样的果树,有椰子,有香蕉,还有榴莲和菠萝蜜,旁边还有两个大鱼塘,鱼塘旁边的树木茂密得都要垂到水里了,湖里很多鱼。

这里简直是人间仙境啊!太完美了!

阿姨看到我们两个中国背包过来的女生,也很高兴,看了房间,我和阿彭选择了靠窗的房间,光线很美好。就是房间原本是单人间,所以只有一个单人床,阿姨说,你们不介意就给你们加个床垫搭个地铺。

我们当然不介意,那么好的地方,那么便宜。
这里还有热水可以洗澡,有洗衣机给我们用,还有厨房。窗户外面望去就是他们家种满了果树的园子。阿姨说客厅还有饼干蛋糕和咖啡,要吃就自己去拿哦。
我简直太喜欢这里了。这真的是15一天的地方吗?

我们都不好意思让阿姨动手帮我们搭床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让阿姨一边歇着去。这个价钱,这样的地方,还要让老人家来干这种体力活就太说不过去了。

叔叔说,他刚刚正约了他的朋友们准备去喝茶。路上就遇到我们了,把我们载回家后叔叔就把我们交给了阿姨,然后就急急忙忙的去赴约去了。
阿姨把我们安置好后,我们就付了两天的钱。
叔叔去了没有太久,一个小时也不到就开车飚回来了,给我们一人打包了一个古晋有名的干捞面,怕我们饿着,叫我们趁热吃。还跟我说,晚上他去古晋郊外一个地方吃海鲜,带我们去,请我们吃海鲜,问我们去不去,说那边风景很漂亮。大约离这里一百公里,他可以开车带我们去。
看来他一心就惦记着家里来了两个小客人。

(顺便一提,我们的房钱,一个人15马币。至此,干捞面4—4.5马币。)

晚上阿彭说昨天在机场没有睡好,想补眠,不去了。
我看叔叔阿姨很高兴,实在舍不得叔叔和阿姨失望,就跟去了。

一上车,叔叔问阿彭呢?我说她累了想睡觉,我们自己去!!!
叔叔也没说什么,就开动车子带着我和阿姨出发了。阿姨说,叔叔常常去那边吃海鲜,那边有一种螃蟹是只有那片海域才有的,叔叔看到你们来了很高兴,所以今天兴致很好就想带你们去吃。

这个时候,叔叔拉开他车上的保温包,里面全是冰冻的啤酒和饮料,然后问我:“你要啤酒还是凉茶?”

有心的人,应该还记得,我提过,大马禁酒,所以啤酒的价钱很贵,这样一罐听装的啤酒要买到4马币以上……而这样的听装凉茶,少说也要2马币。)

叔叔看我半天不说话,赛了一罐啤酒给我,接着又赛了一罐凉茶给我。至此,干捞面4马币+啤酒4马币+凉茶2马币,还不算晚饭的海鲜和来回200公里的油钱。如果我们再没有良心的多搞一点客厅的咖啡蛋糕饼干,他们就什么都不剩了……

我傻眼了,这两位老人家真的是在做生意吗?我们的房费一个人只有15马币一天……

我除了说谢谢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是阿姨跟叔叔始终是那句话:“不用感谢我们,要感谢主,是主让我们相遇的。”
叔叔和阿姨显然都没有在算这个,只是一路上都很高兴,跟我聊着天。跟我说那片海叫south china sea, 这个时候,我就仿佛记得阿蔡在野外生存的第一天晚上,有带我们去一个叫做south china sea的地方,很大很大,很广很广的沙滩的地方,还有个岛上有一大片热带雨林的那里,那个时候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地方。是也没关系。只要跟叔叔阿姨在一起,我就觉得温暖极了。

我看着一路的椰子树,就跟叔叔聊天说。阿彭很喜欢椰子,每次看到你们这边的椰子树成林,椰子都没有人吃,就掉在地上坏掉,她就无比的痛心疾首。

“啊?你们喜欢吃椰子啊?!”叔叔觉得有点不解,然后淡淡的对我说:“我今天要带你去的地方,在那里我有一块地,地里的椰子树也是像你们说的那样,都没有人管,烂了就落在地上。不过也不会是浪费啦,会长出新的椰子树啊。那块地是年轻时候买来说万一以后老了没有能力讨生活了,就靠着那块地在路边买椰子。结果现在用不上这招,所以那片地也就在那里自己野生野长了。”

一路上,叔叔和阿姨都跟我有说有笑。聊天中,我了解到,他们两口子年轻的时候也是超强的背包客,手牵手的走遍了全世界。现在老了,子女都去了其他国家,他们也不缺钱,就在祖上留下来的机场旁边的林子里盖了自己的房子,做家庭旅馆,接待一些背包客。不图钱,就图有点事做。看到像我们这样单独出来走世界的孩子,就很想好好的照顾我们,希望自己的子女在外面可以被别人这样照顾。

我是看出来了……这两口子今天收我十五块钱的房钱,到现在不算油钱和等会的海鲜钱,已经只剩下五块钱了。

当我们的车子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周围的景色也越来越熟悉。最后,车子果然停在了阿蔡曾经带我们来看过一眼的广阔无垠的海滩边。
我下来看着那片海,再次陷入磅礴的心境,看着对面那个岛上的热带雨林就觉得很美很美。
这个时候,叔叔下了车,站在我的旁边,他指着那片满是热带雨林景致的海岛对我说:“那块就是我的地。”

我:“…………………………”

叔叔,你确定你中文没有问题吗???!!居然用‘地’那么平凡的字眼轻描淡写的说一片热带雨林!那是一片热带雨林!是一个海岛!!!!你用‘地’这个字,我还以为是种黄瓜大蒜的地方!!!!!

我惊讶的看着眼前谦虚而儒雅的老叔叔,“你居然有一片热带雨林!!!!”
老叔叔说:“不是整片啦。只是中间那一片。”
我暴走状:“那也是一个海岛啊!!!!怎么能说成是‘地’!!!”
我要不是看在他年纪那么大,又对我那么好的份上,真想借用兑现的名言:给老子向全世界的海岛和热带雨林道歉!!!

没理我的暴走,叔叔就钻进路边的店,挨家挨户去找一直念叨着要做给我吃的特产螃蟹去了。

阿姨陪着我在海边的桥上走着,经阿姨解说我才知道,其实我们所在的这边桥下的水不是海水,是淡水,这里是一条河的入海口,所以叔叔的那个岛,其实是一半淡水环抱,一半海水环抱。神奇吧!

阿姨说,本来想开发那个岛做旅游的,那上面有沙滩,有丛林,景色又美,四周的海景又那么震撼,应该是很值得推荐给别人的地方。但是两个年纪大了真的做不动了,就只有算了。

我紧紧的握住阿姨的手:“阿姨,你们如果要开发那个岛,就叫我来给你们打工!!!拜托了!!!一定要先找我!!!”

。。。。。。。。。。。。。。。。。。。。。。。。。。。。。。。。。

那天很可惜,我们没有买到螃蟹。

我其实还好,就算没有吃到螃蟹,这一趟我的心里也已经是超载而归了。只是叔叔没能让我吃到螃蟹很失落,虽然他嘴上依旧是笑呵呵的说着笑话,聊着天。
半路叔叔下去加油的时候,阿姨才小声的对我说,“他看到你们来了好高兴,好不容易那么有心情,高高兴兴的带你出去吃海鲜,开了200公里的车,却没有让你吃到,他其实很失落。”

我看出来了,那种失落都不需要语言表达,是那么的真实流露,让我看得都心疼。

天黑之后我们才回到家,回家之后叔叔非要我去把阿彭叫出来一起去吃饭,说你们肯定都饿了,有些可以找到大马小吃的好地方,没有本地人带你们是找不到的。

我进去找到阿彭,阿彭一开始说吃过了不想跟我们出去。
我知道阿彭对生意人向来有偏见,就像我对老师的偏见,我老妹对程序员的偏见一样。
偏见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那就是本能的一种。
就像我老妹说的:别问我为什么,没有道理,就像希特勒对犹太人,全杀。

但是,当我进到房间里,我就想把阿彭劝出去。我从来都不喜欢强人所难,你要去就去,不去就算,关我屁事。但是这一次我是真的想要阿彭一起出去,因为我不想看到叔叔再一次失落。

把我刚刚叔叔带我出去的这一趟的所见所闻跟阿彭迅速的描述了一遍后,阿彭在“啊……啊……啊……啊……”之后,就抓了包,跟我出去了。即使她已经吃过饭了。

叔叔见了阿彭就笑着说:“你运气真好,没有跟我们去找螃蟹,开了200公里结果没有找到。你赚到了。现在我们去吃好吃的,你又赶上了。”

阿彭嘻嘻哈哈的就跟我们一起上了车。
再一次出发了。

叔叔和阿姨带我们去了一个非常牛x的小吃聚集地。
还记得我之前说过,大马的小吃店都是一个店主招租5-8个的小吃摊,为了避免恶性竞争,每个小吃摊的东西都不能重复。而这个小吃聚集地,可以说就是按照这个规则搞出来的一个大大的小吃店,大到完全就是个广场,无数的小吃摊聚集在此,大家公用广场中间的桌椅,但是这么大的地方,小吃摊如此的密集,走一圈密密麻麻的小吃摊挑得你眼睛花,你却真的找不到一样完全重复的东西。这里大部分都是本地人在吃,可以说是真正的地道本土美食聚集地。

哎说那么多也没用……我是被叔叔开车带去的,拐弯拐角走了很多巷子,到了那个地方才突觉开阔。我也不知道那个地方的具体位置。

之后我们就各自散开去点了我们爱吃的东西,拿回来互相分享了。
叔叔又请我们吃了一堆烧烤……
额……今天的15的房钱果然不剩了。
我内心咆哮,叔叔阿姨,不要对我们那么好。
我良心不安啊……
我说道:“叔叔阿姨,你们人太好了,对我们像家人一样。”
叔叔和阿姨还是说:“要感谢主。”
我和阿彭立刻点点头:“好!我感谢主!!”

记得这天饭桌上,叔叔阿姨跟我们聊起他们的大儿子,非常开心的跟我们说,他们的儿子在中国青海的藏区做义工,叫philip

他是哈佛全奖毕业的才子,毕业之后在新加坡工作,都要做到CEO了,因为曾经去了一次青海旅行,看到重男轻女的藏区受虐的女童们的悲惨境地,他无法释怀。回来后,philip就辞去了在新加坡的工作,去青海救助那些女童,他现在跟他的美国妻子都在青海做义工,在那里已经生活了很多年,还在那边生下了他们的孩子,现在也都住在那里。生活条件非常艰苦,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还在那边建了学校,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拯救那边受虐的女孩。

也许我这种新闻叙述的方式会比较让人难以理解真实的感受。
我们来讲得平民一点……

叔叔提到自己的儿子philip的时候说话的感觉淡淡的,但是透露着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父亲不言于表却又无比深刻的感情,“philip这孩子,从小都是很独立很乖的,一路看他过来从来都让我们很放心,他拿到哈佛全奖那年,我们两个都好高兴。我们也不知道他怎么弄的,他一直都靠自己。我们家那时候也没有钱,他不靠自己也没有办法,美国学费好贵,他要不靠自己得花掉一栋房子。”

这里我说一下,
我老妹刚刚才靠自己的能力申请到了美国一所大学的全奖,当然不是哈佛等级的,我看着她一路搞到那个全奖的过程,我知道,对一个没有钱的普通家庭的娃来说,那个要靠自己搞到有多难。何况是哈佛的全奖。

阿姨还说:“以前小的时候,philip就是个不服输的孩子,考试考不好的时候,他就会来问我,‘妈妈,为什么我考试总是考好不好?’ 我就告诉他:‘你想要考试考好,就要跟主祷告啊!’ 那之后philip就很主动的开始祷告,之后就一直都很好了。”

然后就拿到了哈佛的全奖。这是真的吗……天啊……
我如果考试考不好,我会跟我老天祷告,拜托拜托千万不要让我妈发现我的考卷。

“后来他就到新加坡去工作了,他也肯努力,很年轻不到三十公司就要升他做CEO了,我们两个都好开心的。”

叔叔说到这里时,神情都是很为儿子高兴的。

“谁知道后来他去了一次青海藏区,回来就把工作辞了,说要去青海做义工,我们两个的心就从高兴的状态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可是,Philip一直说,是主让他去做这件事的,他不能不去。”

叔叔说道这里的时候,肩膀眉毛都耷拉了下来……

这里要说一点,从头到尾,这对父母都是在儿子后面看着儿子的人生过程,高兴的时候就在后面拍手高兴,低落不理解的时候就自个在后面低落不理解,找个墙角窝着自个伤心。看得出他们信任自己的儿子,即使不理解也会去尊重他的决定,从来没有对儿子的任何决定有过强加的干涉。

“直到有一年,我们两个悄悄跑到青海去看他,想给他一个惊喜。但是那次我们去了,亲眼看到他在做的事后,我们才开始理解他为什么会有那样的选择。那边真的生活条件好艰苦,那些藏区的孩子们真的太可怜了。我都忍不住哭了。我是受不了那边的艰苦环境,所以没呆多久就回来了。后来他娶了一个美国太太,两个都在青海定居下来。现在孩子都有几个了。”

我说:“那阿姨一定很想philip了?”

“想是当然会想。”阿姨说道这里的时候很释然,“phillip是主赐给我的,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让我操过心。现在主要他去救那些孩子,我不可以阻止他,我必须理解他。”

阿姨淡淡的说着,也没有把话说得多煽情,就是那么淡淡的说着,可是你却能感受到这一家子感情的深厚。真正感情好的从来都说不出多煽情的话。

阿姨笑着继续说道,
“记得有一次,philip回家来。当时他实在太脏了,他们就叫他在楼下院子里换了衣服再上来,结果他在楼下脱下那身衣服,那个味道都臭到3楼来了。他们都在笑他。”
(这里的他们应该指的是philip的兄弟姐妹,他们家四个孩子。)

这一晚我们被深深的震撼了,对philip这位仁兄充满了敬佩,更被这一家人的感情深深的打动。这下我真的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们会对我们那么好了。
就像他们说的:“我们这样对你们的时候,就会想,一定会有好心人像这样照顾我们的孩子。”

我的心被塞的满满的,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
但是……
出于对philip的尊重和崇拜,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一定要在今天晚上搞清楚!!不然我今天晚上觉都睡不着。这是我人生至此,对每一个素未谋面的英雄都必须要搞清楚的问题!
……
我看着阿姨无限认真的问道:“philip长得帅不帅?!”
……
……
先别急着骂我2b……
对于我如此不合时宜的问题,阿姨居然没有被雷到,女人天生的感官八卦细胞被开启了,她很开心的告诉我,
“Philip长得很帅的。一直以来都有好多女生追他,走到哪里都是很受欢迎的男孩!”
……
最后的一道防线被打破……
我和阿彭沸腾了:“有没有照片!!!!!!!!!!”
“有!”阿姨说,“明天你们上楼来,我找给你们看!”

………………………………
什么?你说人家已经有老婆了?
切!帅哥即使有了老婆也依旧是帅哥,这个道理难道你们不明白?!!!
一个人如果有人品,有才华,还有长相!这TMD简直就是天宠……
连我都开始想要信主了……
……
我知道你们很想看philip的照片,嘿嘿……我真的有,经寡人鉴定,真的是个大帅哥!他的妻子也非常的美丽动人。
……
卖个关子,先耐心的看下去。
……………………………………

隔天早上睡了一个超好的觉,在鸟语花香中醒来。
叔叔和阿姨就跟我们说,我们可以去古晋的森林公园看猿人。很大只的野生猿人,在丛林里。我和阿彭说好!但是在哪里?怎么去?
叔叔说:“我开车把你们送过去吧!”
于是,叔叔和阿姨又开车把我们送去了森林公园,还怕我们在门票处被多收钱(外国人的门票价钱贵一倍),跑去帮我们买门票,说我们是西马人,不是外国人。
阿姨事先跟我们说,“你们就站在旁边两个不要说话,我们去买就好。”
结果好笑的是,人家买门票的人指着我说‘这个是马来人’指着阿彭说‘这个肯定不是!’
哈哈哈哈哈,我笑死了……

顺便一说,因为我们走到这里的时候,菲律宾跟中国的关系就开始僵了……
可是我们自始至终都不打算放弃菲律宾的计划,虽然无数的朋友在网上对我们劝说‘千万不要去菲律宾。’但我们已经决定,到了菲律宾就说自己是马来西亚的!
于是,对于今天人家门票小哥说我是马来人这一点,我感到无比的高兴!因为我这两个月暴走下来,晒得无比的黑,黑得完全像个马来人了。阿彭晒不黑,不知道为什么。

最终人家门票小哥还是给了我们本地人的价钱,5马币,放我们进去了,阿姨和叔叔没有买门票,但是还是开车把我们送到了力所能及的最近的地方,不让我们自己去爬山。然后才说:“我们只能送到这里了。等会你们回来的时候,就搭个便车下山就好。”
细心又善良的叔叔甚至怕我不会用英文说搭便车,教我说道,“can i take a lift ? 就可以了!”
然后还细细的交代我们出了公园门,搭哪一班公车可以回来。还说实在有问题就给他打电话。
……
我们出门在外被照顾得如此的无微不至,我们都要感动得暴走了。
我只是一个卑贱的人类,你们这样叫我怎么承受得起……

我们再三道谢……
阿姨却说:“感谢主。”
我们回应:“感谢主。”





这天来得正是时候,管理员正在给猿人喂食。



它们体型有些真的很大,也非常自由快乐的生活在丛林里,由管理员每天定时定点给它们喂东西,游客都是赶在这个时候来瞥一眼猿人的庐山真面目,之后它们吃饱了就钻进丛林里看不到了。





这里猿人是老大,没有笼子,它如果走到你在的路上,你就得闪开让道给它走。它们也不怕人,说明这里的人对动物很好。





今天还看到一个猿猴带着小仔,吊在树上,单手拿着一个椰子轻轻松松咬两下,然后直接用手像撕纸一样的撕开了。想起自己在野外生存的时候开椰子开得如此的费尽心力,作为一个人类,我觉得自己被鄙视了。





看完猿人,又看了鳄鱼,这里的鳄鱼比较可怜,关在笼子里的。
还看到了花上的大蜗牛。



看到它,我就好想念麻辣诱惑的法国麻辣蜗牛,好久没有吃到了,老子的最爱。



还看到了林子里有那种说是会吃苍蝇蚊子的花。



路上又一只漂亮的蜥蜴,很给面子的让拍了一张。





公园门口的车站。



这天看完猿猴,回来的比较早。

叔叔正在他的雕塑广场里做他的雕塑,随便进去参观了一下。都是可爱的小动物,猫猫狗狗之类的,叔叔的猫雕塑,很萌!跟古晋街头的那些猫雕像不是一个等级的。

叔叔怕我们无聊就对我们说,“你们两个如果想钓鱼来烧烤,可以去湖里自己抓,想吃多少就抓多少,不要浪费就行了。”

我和阿彭傻眼:“还可以这样?!”

相信你们还没有忘记,我们钓鱼做沙西米的梦想从柬埔寨一直搞到马来西亚,至今都没有钓上来一条鱼过,阿彭还因此在龟岛的礁石上撞得满身飙血,伤到现在都没有痊愈……

我们看着叔叔家湖里群集的鱼儿,邪恶的笑了,心中涌起了一洗前耻的冲动。
于是我们把在泰国龟岛搞到的鱼钩鱼线拿出来,还有鱼饵,杀到了湖边。
可惜的是,我依旧没有打破我0的记录。
阿彭到是掉起了一条小鱼,额……看它太小了,就把它放回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吊起来一条鱼。额……我跟阿彭都很后悔把那条小鱼放回去,十有八九是它跟同伴报信了!

。。。。。。。。。。。。。。。。。。。。。。。。

叔叔一直记得我昨天在路上说的,阿彭有多爱椰子。







我们走到叔叔的果园里的时候,叔叔已经把割椰子的工具拿了出来,长长的竹竿上绑着一个镰刀,只要伸到树上一割一拉,椰子就下来了。根本不用爬树,也不用搬楼梯。





我和阿彭高兴死了。在叔叔的教导下,快乐的在叔叔的果园了割起了椰子。

叔叔还为了让我们尝一下另一种不同品种张在很高很高树上的椰子,把竹竿加长了很多去帮我们割。真的非常非常的重,我和阿彭两个人都完全拿不起来,更别说拎着它的一端把它架在树上。可是叔叔还是努力的帮我们弄下来两个金色的椰子。叔叔年纪大了,他抓着哪根竹竿怕伤到我们还叫我们离远一点,两个椰子割下来后,他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我一直在旁边看着劝说叔叔,算了不要弄了。
叔叔依旧说:“没有关系,这个椰子不一样,你们可以尝尝看。”
额,看着头发已经花白的叔叔累的气喘吁吁的样子,我心里寒颤,你虽然不是我爸,我也不能让你一个老人家为我这样劳累啊!philip知道了非杀了我不可。

之后我们就在院子里砍椰子,吃椰子和香蕉。香蕉也是果园里树上摘的。
这回,我和阿彭算是畅快的吃椰子吃到饱了。



我们在院子里喝着椰子吃着香蕉,另外一位人物登场了。
阿顾回来了,(阿顾这个称呼是闽南语里面舅舅的意思。)
阿姨对我说过:“阿顾人比较害羞,不太主动讲话,但是阿顾人很好的,你们也可以叫他阿顾,他会很开心的。”
于是我们就毫不客气的叫起了阿顾,多一个舅舅没有什么不好。
阿顾的确是像阿姨说的那样比较害羞,初见时不怎么说话,你都不太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很欢迎你。但之后证明,的确如阿姨说的,他只是比较害羞。熟悉之后你就懂了。

吃饱喝足,我们就去了叔叔阿姨住的二楼。
目的很明确——我要看philip的照片!



#游记
#东南亚100天
#原创照片






#游记 by mantisdinghong
#东南亚100天 by mantisdinghong
#原创照片 by mantisdinghong


MY WAY>东南亚100天-20.人生除了吃还有什么追求?
MY WAY>东南亚100天-20.人生除了吃还有什么追求?
MY WAY>东南亚100天-21在古晋学会爱(上)
MY WAY>东南亚100天-21在古晋学会爱(上)
MY WAY>东南亚100天-23.在古晋学会爱(下)
MY WAY>东南亚100天-23.在古晋学会爱(下)
MY WAY>东南亚100天-24.小停亚庇直杀仙本那
MY WAY>东南亚100天-24.小停亚庇直杀仙本那
» More Artworks :: 更多 mantisdinghong(MANTIS) 的作品

(1,788 views)
[更多討論] 攝影作品發表




"MY WAY>东南亚100天-22.在古晋学会爱(中)" 傳統頁面(電腦版)

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傳統桌面版 [ 登入/註冊 ]
© Vovo2000.com Mobile Version 小哈手機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