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MY WAY>东南亚100天-17. 龟岛破碎的梦
MY WAY>东南亚100天-17. 龟岛破碎的梦




mantisdinghong(MANTIS) 2012/9/30 19:58 (Since 2012/9/26 12:46)

夜车做到半夜3点到了龟岛的码头。而第一班去龟岛的船要6点过才开!我的天啊……
看到一车老外,毫不迟疑的把码头面前的马路睡了个平平坦坦。我悠悠的转过脸去,拜托那个无论身在何处也不能不看非诚勿扰的郭子:“天亮了,船来了,叫我。”
说完,我不客气的躺在马路上立刻睡着了。

早上起来,看到这个码头的海上,并没有很干净,不过龟岛还要3个小时的船。相信那边海水会好很多。

码头的日出。

我们去龟岛的船。
这个船很汗,进船舱要另外收费。



所以那些做过攻略的老外,一上去就知道霸占船头船尾的有利位置。
我占了个烂位置,吹风,摇晃,晕船,吐……

整了3个小时,好不容易颠簸到了龟岛。海岛还算漂亮,椰树成林,海水也够清澈,在码头就有很多鱼围着船转。
还没有下船,就有老外憋不住,直接跳下了海。
我也憋不住晕船,直接吐了……



我们没有提前订房,就在沙滩边看到有个老妈妈来问我们要不要住房,300泰铢一间房(人民币差不多60元)。我们就跟去了。



妈妈的地方果然很漂亮,我们看完后就决定住下了。在龟岛,这个价钱也是这个季节最便宜的了。顺便一说,我们上龟岛的时候是5月2号,所以岛上不少来度假的中国人。五一、十一都是岛上的旺季。虽然一眼望去也看不到多少人,当然了,中国人只要出了国门,到哪里都不觉得人多。

定下了住房,丢了东西,洗了个澡,大家就出门去了,首要目的当然是找地方买鱼钩鱼线。

这个岛上果然有个小市场,有很多店专门卖这些东西。
郭子一不做二不休的还买了一个鱼竿和一个海钓的超级大鱼勾。我看着那个夸张的鱼钩都无语了。那是钓鲨鱼的吗?
最后我和阿彭要了小号的鱼钩,鱼线大家可以公用。

吃了一点东西,休息了一下,等太阳不那么晒了,我们租了一个摩托车,郭子骑着,我们三个就乘着月色去鲨鱼岛钓鱼,游泳。
乘着月色在无人的海里游泳真是一件享受的事。
不过,很遗憾,郭子的鲨鱼这天晚上没有钓到,鱼竿和鱼线还搅在了一起。

。。。。。。。。。。。。。。。



龟岛有两个有名的连体小岛,中间被一条白色的沙滩连接着。我原本以为我们上的会是那个岛,结果发现那个岛在我们所在的主岛的北部。还要做一个taxi船才可以到达。一个人要200泰铢,额,好贵哦。

于是,我们就想,能不能走到北部,找个最近的地方,游过去。(真不知道你们这是天真可爱,还是异想天开……)
就算游不过去,也可以在最靠近岛的地方找taxi船,怎么也会便宜一点吧?!

说干就干,我们隔天就开始往北部徒步去探路。

我们顺着海岸一直走一直走……
走到了没路……
最后直接看不见那两座岛了……

不过在这边海岸的山头上,经过了一个非常梦幻漂亮的酒店,他们家有很多漂亮的海景木楼小别墅立在山间,都是独栋的,木楼的海景阳台上看海真是美丽极了。晚上照片拍不好,不上了。要看自己去龟岛看。

没有探到合适的路,我们只有返回。
顺便去海滩边游夜泳。
游完泳,回来的时候,看着海岸边连绵不绝一颗接一颗的椰子树,阿彭和我又开始心痒了。虽然这里是海岛,也许正是因为这里是海岛,这里的东西卖得都比外面的贵!连椰子也是!于是我和阿彭决定隔天晚上,乘着夜黑风高来搞椰子!这么2的事,我们当然也邀请郭子一起,但是郭子对于参与这种是否算是偷窃都有待考证的行为似乎有些迟疑。
阿彭对郭子说道:“与其怀念你的香肠岁月,不如明天一起实实在在的干一场!!”
郭子:“……”
(注:为什么要乘着夜黑风高?当然是因为我们不知道那些椰子树有没有主人……)

吃了晚饭,我们就顺着龟岛的主路回旅馆。
还别说,龟岛这条小小的靠近沙滩的主路晚上的酒吧餐厅,家家都点了灯,非常的漂亮,也很热闹。因为基本上岛上的人都不在白天出没,太阳落山后就全都出来了。

。。。。。。。。。。。。。。。。。。。。。。
回家歇息了一天,第二天的傍晚又出去沙滩边游泳,这次我们选择了还没有天黑的时候出去游泳,果然是正确的,因为水里好多小鱼和海参。带着泳镜潜下去就能看得到花花绿绿的鱼儿游来游去。
我和阿彭还有郭子这天都在水里泡了很久,晚上沙滩边的酒吧打开了非常明亮的探照灯,把清澈的海水照得透亮。

继续游。
……
游到夜黑风高……
……

可以去干点正事了。
郭子回房睡觉,我和阿彭拿着我们准备的绳子,往我们物色好的一颗比较低的椰子树走去。这天晚上风浪很大,凶猛的潮水一直拍到沙滩边酒吧和饭店的基脚下,几乎都没有可以给人走路的沙滩用了。什么也拦不住我们搞椰子的决心。我和阿彭排除万难,找到了那颗早就瞄上的椰子树。它的椰子长得不高,最多一人半高。我们把绳子绑上一个木棍,往树上一抛,绕著椰子,使劲拉,搞半天也拉不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凳子。立刻搬了过来,阿彭踩了上去,再换了一根粗绳子,绑住。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来了一条黑狗。我有点紧张起来了,做贼心虚就是这样,天晓得这只狗是不是守树的。精通狗性的阿彭很淡定,她说那只狗只是过来看热闹的。于是阿彭继续扯椰子,就这么使劲一扯,2个椰子掉了下来,一个砸到了阿彭自己,一个砸到了旁边那只看热闹的黑狗,我很怕那只狗发飙,还好它没有。

椰子是扯下来了,但是我们两个的兴奋情绪没有支撑3秒钟……
因为那两个椰子是空的……
于是试着又扯了几个,
还是空的……

我们崔头丧气的回了旅馆。

隔天郭子笑眯眯的来问,“昨天搞到椰子了吗?”
阿彭就开始笑眯眯的讲昨天晚上搞椰子的故事,她把故事讲得很长,很繁琐,就是死也不说重点。
郭子非常又耐心的跟着的追问下去:“然后呢?”
阿彭:“然后我们就看到有一只狗。”
郭子:“然后呢?”
阿彭:“然后那只狗就过来看热闹。”
郭子:“然后呢?”
阿彭:“然后我再次拉椰子,就真的拉下来两个椰子!”
郭子:“然后呢?”
阿彭:“一个砸到了我,一个砸到了那只狗。”
郭子:“然后呢?”
阿彭:“我心里还挺抱歉的,人家那只狗,跟我们玩了那么久,最后还拿椰子砸了人家。”
……
……

我终于忍不住了:“阿彭,你的故事讲到什么时候才到重点。”
阿彭暴走状:“我就是知道他个死人想听结果,我就是不想让他高兴!!!!”
郭子淡定的说道:“我会一直‘然后’下去,直到结果出来,然后哈哈大笑……”

一群2货……

。。。。。。。。。。。。。。。。。。。。。。。。。。。。。。

由于,第一次探路失败,徒步了很久。郭子拒绝跟我们第二次徒步探路,于是我和阿彭背着包包,白天一大早就出发了……
一路向北……



这条路是龟岛的主干公路。其实路上不少车开去北部。
如果实在想搭车看起来也不是无望的。
只是我和阿彭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都偏爱徒步,不多走一点路都没有在旅行的感觉。



路上还打了路边的莲雾吃。

在前不挨村后不搭店的一个坡中间,看到一个很有品味的小屋小院,超适合好朋友聚会开party
他还有一个很有品的主人,在这半掉空中的地段,放着美妙的音乐神游太空。



被阿彭要求拍照也坦然的答应。
这一看就是很会生活的高人。



介于我们锲而不舍的精神,我们终于达到了龟岛的最北端。







这里有一个专门的观景台,设有一家饭店兼酒吧。一来到这美丽的地方,我们就兴奋起来了。
突然觉得今天顶着大太阳走了那么久到这里,是完全值得的!



不,按照阿彭的话说,我们只不过顶着大太阳走了2个小时,就到了这个地方!真是太值了!

往海面看去,波涛起伏,海水清澈透底,站在餐厅的围栏上往下来,可以看到有几个人在地下的礁石处浮潜,而他们的身边,好多好多的鱼啊!

看到鱼,我和阿彭兴奋了起来!

于是,我们立刻穿上比基尼,拿着我们的鱼钩、鱼线、鱼食,跳进了水里。
只可惜,郭子买的鱼食,在水里一泡就散了,到是把一群一群鱼全部引了过来,吃了我们老多鱼食,却一条也不上钩,太聪明了!!!有时候我和阿彭都忍不住会想,在这些鱼眼中,我们是不是真的很傻X……

我的脑中似乎听到这些鱼在心里嘲笑我们:“这样也想来钓我们,真不知道你们是天真可爱,还是异想天开!”

阿彭愤愤的说:“等老子明天买泡不散的火腿肠来收拾这些混蛋!!!”

于是,我们今天就放弃了钓鱼,一人拿了一根呼吸管,开始浮潜看鱼。
水里真的很多花花绿绿的鱼,大的也很大,长的、扁的什么都有。

游了一会儿后,浪渐渐的大起来。
这里礁石很多,刮到很痛。我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刮了一个小口子,浸了海水有点痛。于是我就挣扎着爬回礁石上面。上礁石的时候,我的脚趾头又被刮到了一下,我发现这礁石上好像长着很多针尖一样的刺,不小心就会受伤。

礁石上站着仅有的一男一女,看到我要上来,让了一下,等我好不容易爬上礁石,站在安全的地方后,我听到阿彭在身后突然尖叫了一声:“丁!!!”

我一转头,看见她慢悠悠的从水里站起来,接着一个浪拍过来,把她拍在礁石上,然后她浑身是血的站起来……
再然后,我还没有来得及伸手去拉她,她三两下就回到了我在的这块平坦的礁石,站在我面前,血滴得到处都是。

我看着浑身是血的阿彭惊慌的大喊:“你伤到哪里了!?”

她搞了一句:“全身都是。”

礁石上唯一的一男一女,看到染满血的礁石,哎呀了一声,就逃跑似地消失了。

我跟阿彭折腾了一会,血止住了。还好都是小擦伤,没有很深的伤口。但是真的全身都是,看起来很吓人。
我说叫她去找个医院处理一下伤口。
她坚决不去。

哎……

之后,我们就再次步行回家。因为不喜欢把干衣服穿在湿衣服外面,所以我就穿比基尼回去了。阿彭说,因为我穿比基尼在路上走,一路上的人都在看我们。我很无语,那是在看我吗?!这里是海边,穿个比基尼有什么大不了的?人家看的是浑身是血的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想别人是在看比基尼!

我说她浑身飙血,把礁石上所有人都吓跑了。她非说我说得太夸张,说礁石上就只有一对中国的情侣。我这才反应过来,刚刚礁石上那一对是中国人吗?怎么都不说问一句,你们需不需要帮忙?就这样见鬼似地逃走了。

阿彭说:“我看到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不会帮我们。”
我:“……”

我们在路上走着,阿彭还一副嘻嘻哈哈哈的样子,跟没事一样。
路过医院叫她去医院她死不去。说坐车她也不坐车。
关键是她的屁股也有伤口,的确不好坐车……
好吧,我们继续走。
可是她的样子真的看起来不像没事,因为路上太多人看我们了。

走到一半的时候,有个骑摩托车的外国帅哥从我们后面骑上来的,看到阿彭那样子,就直接停在了我们前面不远处,然后转过头来用眼神询问我们,需要帮忙吗?我可以载你们回去。那眼神充满了关切,绝对不是搭讪的那种。

我们对骑摩托车的外国帅哥挥挥手,谢过他的好意,说我们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他见我们好像没事,才重新启动摩托车离开。

牛B的是……
阿彭回到住处,第一件事就是去敲隔壁郭子的门,她把睡觉中的郭子敲起来。

然后阿彭对着郭子兴奋的大吼,“我们找到鱼了!明天我们搞鱼去!!!!”
郭子:“……”
我:“……”

。。。。。。。。。。。。。。。。。。。。

结果第二天,阿彭脚伤痛,还是没有去。
我内心高兴,幸亏脚痛,她能安分点……

郭子说,时间差不多要回国了,因为要回去参加他怀念香肠岁月的同学会。他说想提前走,到素叻它尼去逛商场。我对逛商场没有什么兴趣,但差不多也该离开龟岛了。反正同来同走,也方便订票。于是我们定了9号坐夜船出发去素叻它尼。

当然,龟岛钓鱼吃沙西米的梦想破碎了。

郭子:“……”

因为我和阿彭一直叨念着鱼,善良的郭子终于受不了了,最后一天离开龟岛的晚饭,郭子买了一条死鱼来吃。想要安慰我们悲伤的心,说好歹也算在龟岛吃到了鱼。



结果,巨贵巨难吃,我只有假装没吃过。
用一条死鱼妄想玷污我们的梦想!(郭子磨刀霍霍……)

我们背着我们的酱油芥末继续我们的旅行,坚信到了马来西亚我们一定可以钓起鱼,片来吃沙西米。


阿彭拍的我和龟岛的黄昏……
。。。。。。。。。。。。。。。。。。。。。。。。。。。。。。。。。。。

网上我告诉了陈,阿彭被浪拍撞礁石满身飙血的事。
陈听了对我说:“那你们岂不是要在岛上多呆一段时间休息一下?”
我:“她需要休息吗?还是赶紧走吧!免得呆越久,伤越多!”
陈:“伤那么重立刻就走,会不会太勉强。”
我:“一点都不勉强……”

陈说:“你们一会吃毒果子,一会撞礁石满身飙血,真的可以写历险记了。”
我:“……”
。。。。。。。。。。。。。。。。。。

第一次坐长途夜船。我们是跟旅馆的妈妈定的票,妈妈帮忙定到素叻,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要去槟城到素叻去买票比较划算,很容易就能买到。

我们接受了妈妈的意见,三个人定了去素叻的夜船。出发那天,妈妈开车送我们去码头。
顺便一说,龟岛的这家旅馆不错哦,虽然是风扇房,但是这里真的不热,四面通风。房间也非常干净明亮。妈妈人也很好,很厚道,常常做了东西记得送给我们吃。也提供免费的码头接送服务。

额可惜我的名片不知道被我塞到哪个包里了。之后找到再补上来吧……

在码头抱别了旅馆的妈妈,我们就上船了。
旅馆的妈妈跟我们说,这个船是可以睡觉的。兴奋的上去一看,果然……



大通铺啊,一船的金发碧眼,就我们3个东方面孔……



外国人似乎很少见到这样的大通铺,拿着相机开拍。对着我们拍的时候还会喊:“大家笑!!!”
大家认识不认识的人也都很配合的笑……

阿珊说过,泰国是天堂,尤其是清迈。人民淳朴善良热心,物价超级便宜。可惜这次我们到的是最贵的曼谷和无论怎么样都会很贵的海岛。
不过这次我们本来也没有打算在泰国呆太长时间,因为菲律宾的签证只有三个月有效期,所以我们必须在签证过期前到达菲律宾,于是就把泰国的行程压短了。

长途夜船非常的平稳,船开了好久我还以为它在码头没动,等我爬起来从窗户往外看,看到一望无际的海时,才知道它早已经开出码头好久了。夜晚的海面很美,月亮的光在海边上闪闪烁烁。那一夜我睡得其好无比,一点都没有晕船。以至于早上6点到了素叻我都不想下船,真希望它再多开几个小时等我睡饱。

我们决定在素叻跟郭子告别,他在素叻呆一天逛商场,第二天11号去机场飞回国。
我对郭子说:“希望你这次是真的回国,不要在这里停一天,又遇到什么2货,又被拐到其他国家去了。”

郭子:“不会吧”

阿彭:“额……不知道。”



这张照片阿彭拍到的,有必要贴出来造福一下腐女……



#游记
#东南亚100天
#原创照片






#游记 by mantisdinghong
#东南亚100天 by mantisdinghong
#原创照片 by mantisdinghong


MY WAY>东南亚100天-15. 最后的冲刺,吴哥第三天
MY WAY>东南亚100天-15. 最后的冲刺,吴哥第三天
MY WAY>东南亚100天-16. 阿珊说,泰国是天堂
MY WAY>东南亚100天-16. 阿珊说,泰国是天堂
MY WAY>东南亚100天-18. 置之死地而后生
MY WAY>东南亚100天-18. 置之死地而后生
MY WAY>东南亚100天-19. 槟城!我们来了!
MY WAY>东南亚100天-19. 槟城!我们来了!
» More Artworks :: 更多 mantisdinghong(MANTIS) 的作品

Type(Type) 2012/9/27 16:56

引言回覆:

我看着浑身是血的阿彭惊慌的大喊:“你伤到哪里了!?”
她搞了一句:“全身都是。”
礁石上唯一的一男一女,看到染满血的礁石,哎呀了一声,就逃跑似地消失了。


小時候去海邊玩,也發生過類似慘案,
當下不太會痛;
但是,等看到雙腳底板無數縱橫的傷口時,就不一樣。


mantisdinghong(MANTIS) 2012/9/27 20:51

Type 寫到:
引言回覆:

我看着浑身是血的阿彭惊慌的大喊:“你伤到哪里了!?”
她搞了一句:“全身都是。”
礁石上唯一的一男一女,看到染满血的礁石,哎呀了一声,就逃跑似地消失了。


小時候去海邊玩,也發生過類似慘案,
當下不太會痛;
但是,等看到雙腳底板無數縱橫的傷口時,就不一樣。


额……看来潜水鞋和潜水手套也不是没有用的。。。


(1,713 views)
[更多討論] 攝影作品發表



© Vovo2000.com Mobile Version 小哈手機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