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新聞:內地網路自由+監管+谷歌事件
Ys(影宿) 2010/1/25 16:53

8)

來源于:

http://news.163.com/10/0125/07/5TS0A5B10001124J.html
http://news.163.com/10/0125/07/5TS0OHTJ0001124J.html
http://news.163.com/10/0125/07/5TS07D3J0001124J.html
http://news.163.com/10/0125/01/5TRBI8T8000120GU.html

專家稱網絡監管是慣例 谷歌不服中國法律可退出

核心提示:中國工程院院士方濱興日前表示,谷歌在中國就要按照當地法律來做事,“不按中國法律來做事情,你就選擇退出中國市場”。

新華網北京1月22日電 21日,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發表題為“網絡自由”的演講,影射中國限制互聯網自由。此前,美國搜索引擎公司谷歌聲稱,因不滿中國網絡監管制度準備退出中國。針對這些問題,新華網記者獨家專訪了北京郵電大學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方濱興,請他介紹當前中國和世界各國互聯網監管的現狀及發展趨勢。

網絡監管是國際慣例 谷歌不服中國法律可以退出

12日,谷歌在其官方博客上表示,可能將關閉google.cn站點和在中國的辦公室。在這份聲明中,谷歌聲稱其退出的原因之一是不願意繼續審查“谷歌中國”搜索到的結果。

對于這一聲明,方濱興院士表示,網絡監管是國際慣例,幾乎每個國家都會對互聯網信息進行審查,這並不是中國的發明,對這一點谷歌是清楚的。方濱興院士對谷歌以這個理由來退出感到詫異,他說谷歌德國就與美國在線德國、雅虎德國一樣,根據德國《青少年保護法》的要求,其搜索引擎在德國搜索到的內容不會顯示非法內容(illegal content)。方濱興院士當場給我們演示通過www.google.de來搜索色情信息,在谷歌的網頁上出現了與谷歌中國相同的德文說明,並在進一步說明的超鏈中給出了英文聲明,“你所搜索到的一些URL根據德國監管機構的規定屬于非法信息而未予顯示(A URL that otherwise would have appeared in response to your search,was not displayed because that URL was reported as illegal by a German regulatory body)”,同時,谷歌搜索結果中還另外提供了一個鏈接,注明“谷歌接收合法的投訴,根據投訴,谷歌可以從搜索結果網頁或所保存的網頁中刪除相關內容(Google has received a legal complaint and submitted it here to the Chilling Effects database, as described in Google's 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 policy. In response to the complaint, Google may have removed content from a search results page or hosted page.)”。由此足以說明谷歌已經適應了在世界各國按照當地政府的要求來限制非法信息的擴散。中國政府對谷歌的要求還沒有德國政府要求的高,起碼中國政府還沒有象德國政府那樣要求谷歌必須根據網民的投訴來清除有害信息,在這種情況下,谷歌不因更強硬的審查要求退出德國市場,反而以審查為理由要退出中國市場,方濱興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給他的感覺象是出于商業或政治目的而故意挑起事端,甚至是有只手在操縱。

方濱興表示,各國都有各國的法律,網絡也應該是有主權的,必須接受本國法律法規管制。我們國家在網絡監管方面有《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條例》等法律法規,對何為互聯網有害信息界定得很清楚,中國是依法對有害信息進行監管和過濾的,谷歌在中國就該象在德國等其他國家一樣要按照當地的法律來做事情。方濱興認為:“你要不按中國法律來做事情,你就應該選擇退出中國市場。”

世界各國網絡管理有差異 但在管理的大方向上是一致的

據方濱興介紹,世界各國都有對有害信息的定義,英國的比較有代表性,它把有害信息分為三類:一類是非法信息,指危害國家安全等國家法律明令禁止的信息;一類是有害信息,比如說鼓勵或教唆自殺的信息,雖然沒有納入到非法的信息里面,但是它已經是有害信息了;還有一類就是令人慶惡的信息,比如有些色情信息。美國、法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都通過立法等形式,將色情、暴力、危害國家安全、煽動種族和宗教仇恨歧視等信息明確定義為有害不良信息。

既然有這個定義,對有害信息該怎麼處理?方濱興將其分為五種情況,第一是法律保障,第二是行政監管,第三是行業自律,第四是技術支撐,第五是經濟制約。比如,美國的《通訊新聞準則法案》是1996年頒布的,專門針對網絡色情。這個法案規定,任何人故意向18歲以下未成年人散布淫穢信息,就得受兩年徒刑。

法國專門有一個“費勒修正案”,在這個修正案里專門提出,網絡信道––就是提供網絡信道的服務商––必須向客戶提供信息封鎖手段,也就是說,用戶能夠通過服務商提供的手段封鎖了有害信息服務商就算盡責了,否則的話,如果用戶通過網絡信道獲取了不該出現的信息,就要被追究刑事責任。

澳大利亞1999年出台了一個“廣播服務修正案”,在這個修正案里提出要對未成年人有害的內容信息傳播進行打擊。包括一些教唆自殺的信息,他們都要做打擊。同時還出台了一個“反種族歧視仇恨言論法”,就是如果在網絡出現這種言論也屬于非法行為,也要打擊。

韓國管理得最嚴,比中國嚴得多。韓國也是有一系列的法律,像“電子商務通訊法”里就明確界定了什麼叫不當站點,而且專門公布了互聯網內容過濾法律,要求在全國范圍內過濾違法和有害信息,限制色情及令人反感的網站的站點接入。他們在2001年專門通過了一個修訂后的“促進利用和通訊網絡法案”,在這個法案里規定,由國家信息通信部(簡稱MIC)來推廣和發展過濾軟件,這是一個硬性的規定。2005年以后,韓國還有促進信息化基本法案、電信事業法案、信息通訊基本法等法規,明確規定,傳播淫穢信息,通過黑客手段攻擊電腦,傳播電腦病毒屬于非法行為。“韓國嚴格到什麼程度呢?2008年新修改了一個‘青少年保護法’,禁止19歲以下及高中以下學生在晚上10點以后出入網吧,這在中國都沒有做到。”

方濱興認為,與這些國家相比,中國在具體的管理法規上有差異,但在管理的大方向上是一致的,有些部分做得比較好,有些部分做得弱一點。這一方面與中國互聯網規模太大有關,另一方面也與社會發展水平、經濟和技術實力有關。比如,2007年,澳大利亞總理簽署了一個“NetAlert-保護澳大利亞家庭在線”計劃,該計劃包括教育、家長支持和提供免費的互聯網內容過濾系統,目的是通過努力讓兒童免受非法和冒犯性材料的侵擾。該計劃總撥款1.89億澳元,其中拿出8480萬澳元用于采購過濾軟件免費提供給家庭與學校,這相當于4億多人民幣,中國要拿出這麼多錢來購買過濾軟件難度就很大,何況中國的家庭數遠超過澳大利亞。再比如技術,美國有眾多知名的過濾軟件,例如Norton Internet Security、AOL Parental Control、Safe Eyes、K9 Web Protection、N2H2、Smart Filter、Websense、8e6、Cybersitter、NetNanny、Content Protect、Safe Families、Kid Rocket、No Worrys等都是在國際社會上有競爭力的美國產品,在澳大利亞NetAlert計劃中中標的過濾產品中就有多款是美國的產品。美國政府曾經推出的一種叫“食肉動物”的軟件恐怕是世界上技術水平最高的過濾軟件之一。由于過濾產品的技術水平高,誤封的少,因此容易受到網民的歡迎。而像新加坡等國家,由于技術水平相對較弱,就只能采取簡單的封堵,而且封堵能夠被有害信息輕易地繞過。新加坡政府做封堵的目的就是告訴大家一個態度,有害信息傳播是被禁止的。當然由于技術水平限制而導致封堵誤傷了一些有用信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這就好比民航無法鑒別什麼液體是有害的,干脆就什麼液體都不允許帶上飛機,哪怕是你當面能夠試喝的白水,也絕對不允許帶上飛機,而乘客顯然已經接收了這一嚴格的實物過濾。

美國的主張自相矛盾 做法危及世界網絡安全


希拉里在21日的演講中提到,美國的主張就是讓互聯網信息自由的流動。對此,方濱興認為美國是自相矛盾。美國聯邦和地方有關限制網絡信息流動的法律法規有很多,他就知道至少有加利福尼亞、科羅拉多、內華達、路易斯安那等26個美國州制定了相關的地方法案。明確要求公共圖書館、學校、ISP、家庭等必須采取措施,防止未成年人獲取淫穢等有害信息,所以在美國學校、圖書館、甚至用手機都是接觸不到有害信息的,這說明在美國自由也是有環境和條件限制的。在美國,兒童色情信息、種族仇恨信息、未經許可的個人隱私信息、網絡欺詐信息、恐怖主義信息等都是嚴格禁止的,都是不允許自由流動的。同時,美國是世界上最主要的過濾軟件生產國,世界各國封堵信息使用的過濾軟件大多數都是美國公司生產的,所以希拉里的說法和美國的做法是矛盾的。

方濱興指出,美國掌握著國際互聯網的根服務器,就相當于掌握了全球互聯網的命脈。根服務器就像是全球互聯網的“114查號台”,如果哪個國家不聽美國話,或與美國的價值標準不一致,或利益發生沖突,美國就可能停掉這個國家的域名解析,那麼就會導致這個國家無法通過域名來訪問網站,其互聯網就形同癱瘓一樣而無法再被使用。索馬里的互聯網服務就曾經由于這個原因而癱瘓過,因此,許多國家都認為,由美國一國掌控國際互聯網的生殺大權是很危險的。


Ys(影宿) 2010/1/25 16:54

新華網:美國有何資格指責中國限制互聯網自由

核心提示:新華網25日發表署名王濤的評論文章稱,在互聯網管理問題上,“一屁股屎還沒擦凈”的美國人有什麼資格指責中國“限制互聯網自由”?美國民眾就有絕對的網絡自由嗎?

新華網1月25日報道 谷歌事件還在發酵,遠沒有結束,大有愈演愈烈之勢。

所謂“不應過度解讀谷歌事件” 、“不應與兩國政府和兩國關系挂鉤”的呼吁和良好願望,美國人充耳不聞,當成了一種軟弱和可欺。

似乎谷歌在中國是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站在它背后的主子––美國政府終于按捺不住“寂寞”,跳到了前台,張牙舞爪地對中國肆意批評和無理指責。

1月21日,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就“互聯網自由”問題發表演講,美方指責中國的互聯網管理政策,影射中國限制互聯網自由。要求中國對包括谷歌在內的美國公司所受網絡攻擊進行“徹底透明的調查”;聲稱“限制信息享用自由,或損害互聯網用戶基本權利的國家有跟不上下一個世紀發展進程的風險”;表示願以“坦率且始終于一”的態度化解與中國在互聯網自由方面的分歧。

之前,白宮發言人吉布斯聲稱,總統奧巴馬支持在中國的互聯網自由,堅信普世權利是所有人都該享有的,不能因為某些國家而有“例外”。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則鼓噪美國其它高科技企業一起對抗,稱“谷歌的行動是各方企業和各國政府應該學習的榜樣”。

樹欲靜而風不止。一時間,美國三大要角一起出動,打著“互聯網自由和民主”等冠冕堂皇的旗號,圍剿中國,形成強壓,寒風凜凜。

人們不僅要問,在互聯網管理問題上,“一屁股屎還沒擦凈”的美國人有什麼資格指責中國“限制互聯網自由”?美國民眾就有絕對的網絡自由嗎?

據報道,9.11后,美國為反恐戰略的需要,情報系統有權侵入監控公民的郵件通訊,並通過技術手段全面監控和強制刪除網絡中威脅美國國家利益的信息。去年9月,奧巴馬設立了負責互聯網安全的監管,引起了美國民眾對政府會以維護互聯網安全為由對私人系統進行干預和監管的擔心。

更具諷刺意味的事例是,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2009年9月28日,熱門社群交友網站出現一項由網友自行設計的“美國總統奧巴馬是否該殺”的網絡民調,吸引了750名網友投票,最終被美國特勤局勒令緊急撤銷,並展開調查。

至于黑客攻擊,美國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美國不但建有最精銳的黑客部隊,並到處興風作浪,中國就是美國黑客攻擊的主要對象。近期百度被黑,其域名注冊服務商就是美國人的公司,意在挑撥中伊關系,企圖拉中國同意制裁伊朗。據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專家介紹,2009年我國境內被境外木馬程序控制的主機和被僵屍程序控制的主機,美國都排名第一,是主凶。

這就是美國所謂的“互聯網自由和民主”,讓人笑掉大牙。

美國從來都是玩弄雙重標準伎倆的好手,從來都是“手電筒照人”:只照別人不照自己,從來都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霸權嘴臉極其丑陋,令人慶惡。


不能不指出,美國先指使谷歌利用“黑客攻擊”和“網絡審查”為由發難,其后又在互聯網管理問題上拿中國“開刀”,完全是精心謀劃的政治圈套。目的就是謀求互聯網霸權,干涉中國內政。如專家所剖析,美國互聯網戰略的實質,就是利用其互聯網技術、資金、市場的巨大優勢,向世界各國進行政治推銷、商業推銷、文化推銷,來謀取美國最大政治利益、商業利益、文化利益。用心險惡而歹毒。

美國人的美夢向來是一相情願,強大的中國絕不會在國家安全上有絲毫退讓。網絡監管事關國家安全和文化安全,中國的互聯網管理政策符合國際通行做法,無可指責。如果美國幻想中國由此而丟掉原則、改變政策,讓危害國家安全、穩定,以及戕害青少年健康成長與文化安全的反動、淫穢信息肆意傳播,那純粹是白日做夢、打錯了算盤!


Ys(影宿) 2010/1/25 16:54





新華網:不要推行"互聯網自由"雙重標準

核心提示:新華網日前刊文稱,美國國務卿克林頓日前就“互聯網自由”問題發表的演講,影射中國限制互聯網自由,是“美國又一次在推行雙重標準”。

新華網華盛頓1月22日電 美國國務卿克林頓日前就“互聯網自由”問題發表演講,指責中國的互聯網管理政策,影射中國限制互聯網自由。此番違背事實的言論,不過是美國又一次在推行其雙重標準。

眾所周知,自由總是相對的,“互聯網自由”亦然。經過多年的發展,互聯網已與人類息息相關,給人類的生產和生活帶來巨大便利。但與此同時,網絡犯罪、網絡色情等不良現象也沉渣泛起。依據各自的法律法規對互聯網實施必要的管理是各國的通行做法,美國也不例外。涉及恐怖主義、色情、種族歧視等諸多問題時,在美國同樣不能為所欲為,其“互聯網自由”也面臨諸多局限。

例如,“9·11”恐怖襲擊事件后,美國開始在反恐問題上投入很大精力。根據美國國會通過的《愛國者法案》,美國安全部門可以以反恐為由竊聽民眾的電話通話內容、查看互聯網通信內容。在安全部門無時無刻不在嚴密監控並打擊互聯網恐怖信息的情況下,在美國當然就沒有傳播此類信息的“自由”。此外,制作、傳播和擁有兒童色情產品在美國是嚴重的犯罪行為,美國相關部門也采取安裝過濾軟件、嚴懲肇事者等措施,打擊通過互聯網傳播兒童色情信息的行為,相關企業也自覺屏蔽涉及兒童色情的網站、論壇。由此可見,美國也在采取一定的措施限制違法信息的傳播。但與此同時,它卻對他國采取相應措施說三道四,這只能表明美國“寬以律己、嚴以待人”。

在當天的講話中,克林頓還談及美國搜索引擎公司谷歌因“經常面臨不同程度的網絡襲擊”可能退出中國一事。事實上,美國自身是黑客的大本營,美國也是世界上第一個引入網絡戰概念的國家,也是第一個將其應用于實戰的國家。美國還建立和發展了新的軍種––網軍。據美國《紐約時報》報道,美國國防部采取措施加強美軍網絡戰備戰能力。而美國國防部長蓋茨去年6月正式下令組建網絡司令部,以統一協調保障美軍網絡安全和開展網絡戰等與電腦網絡有關的軍事行動。一邊在無理指責他國,一邊卻自己加強網絡戰備戰能力,這樣的做法實在不厚道。


實施必要管理,引導互聯網健康發展是國際共識,任何一個負責任的國家都不會對本國的互聯網發展放任自流。遵守和尊重東道國的法律法規、公眾利益和文化傳統,是外資企業最基本的一項運營準則。美國部分明智的企業家對此有深刻的理解。例如,美國微軟公司首席執行官史蒂夫·鮑爾默22日表示,多數國家都會對信息實施一定程度的監控,企業在開展業務時應遵守駐在國法律。

美國在“互聯網自由”問題上做文章,表明其仍在推行雙重標準。人們希望美方能尊重事實,平等待人。切不要總以為自己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就動不動對他國發表無理指責。


Ys(影宿) 2010/1/25 16:55

國新辦否認中國"限制網絡自由"

核心提示: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言人24日表示,中國依法處置有害信息有充分的法律依據,與“限制網絡自由”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回事。

新華網北京1月24日電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言人24日就中國互聯網發展和管理有關情況接受新華網記者專訪,強調中國互聯網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中國互聯網的政策環境是好的,中國互聯網發展和管理的方針政策符合中國國情和國際通行做法。

記者:請您介紹一下中國互聯網發展的總體情況。

國務院新聞辦發言人:互聯網是20世紀的重大科技發明。中國政府高度重視互聯網的建設和發展,始終堅持積極利用、科學發展、依法管理、確保安全的基本方針。互聯網進入中國15年來,始終保持快速發展的良好勢頭,截止到去年底,中國網民達3.84億,網站達368萬個,互聯網普及率已超過世界平均水平。中國互聯網快速發展,在國家的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實踐証明,我國政府確立的互聯網發展和管理的方針政策是完全正確的。

記者:您如何評價中國互聯網發展水平和發展環境?

國務院新聞辦發言人:中國互聯網市場是開放、公平、有序的。從中國互聯網發展初期涌現的新浪、搜狐、網易等一批門戶網站,到近幾年成長的一批如百度、騰訊、阿里巴巴等以新應用見長的網站,以及一些外國互聯網公司紛紛參與中國互聯網市場的發展,這充分表明,中國互聯網的發展環境是好的,互聯網企業在中國的依法經營和發展受到重視和保護。

記者:互聯網在促進人們交流等方面發揮了什麼作用?

國務院新聞辦發言人:中國互聯網的發展十分活躍,網上交流也十分活躍,這是中國互聯網發展的一大特點。中國現有上百萬個論壇、2億多個博客,網民每天發布的博客文章超過400萬篇,各類論壇每天新增的帖文更是難以計數。如此巨大數量的論壇、博文以及帖文,在世界各國都是難以想象的。中國網民完全可以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在網上充分表達意見。中國國家領導人和各級政府官員都十分重視民眾在互聯網上表達的意見,重視發揮互聯網在保護人民群眾的知情權、表達權、參與權、監督權方面的積極作用。各級政府部門在制定公共政策的過程中,注重通過互聯網征求民眾意見。黨和政府一些部門還開設網站接受公眾舉報。

記者:能否介紹一下中國對互聯網治理的基本政策,對于國際上有些人指責中國“限制網絡自由”,持何看法?


國務院新聞辦發言人:中國政府始終堅持依法對互聯網進行管理,致力于網絡環境的健康和諧,致力于構建更加可信、更加有用、更加有益于經濟社會發展的信息網絡。中國對互聯網的管理,主要依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條例》《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按照上述法律法規,中國依法保護網上言論自由,保護網上知識產權,保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禁止利用互聯網顛覆國家政權、破壞國家統一,煽動民族仇恨和民族分裂、宣揚邪教以及散布淫穢、色情、暴力和恐怖等信息。中國依法處置這些有害信息有充分的法律依據,不容置疑,與所謂“限制網絡自由”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回事。世界各國的國情不同,經濟社會發展程度不同,文化傳統和社會關切不同,因此,依法管理互聯網的辦法也不會完全相同。中國十分注重吸取各國治理互聯網的有益經驗,同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開展了多種形式的交流。事實說明,中國對互聯網依法管理,關系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關系國家主權、尊嚴和人民群眾根本利益,方針政策和管理辦法符合中國的國情和許多國家的通行做法。

中國互聯網還在快速發展之中,我們願意在平等相待、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就互聯網發展和管理加強國際交流和合作,以增進相互了解,實現共同發展。我們堅決反對那種不顧事實,借題發揮,在互聯網管理問題上對中國橫加指責、無視中國法律和干涉中國內政的行為。在認真吸取世界各國發展和管理經驗的基礎上,立足中國國情,我們將堅定不移地走有中國特色的互聯網發展和管理之路,我國的互聯網一定會發展得越來越好。


(1,228 views)
[更多討論] 聊天版:生活資訊、談天說地、閒聊等一般討論




"新聞:內地網路自由+監管+谷歌事件" 傳統頁面(電腦版)

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傳統桌面版 [ 登入/註冊 ]
© Vovo2000.com Mobile Version 小哈手機版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