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溫日良專欄重溫
jordy(jordy) 2004/4/9 03:49

【絕地天行創刊號序--14/2/1991】
  怒!正是我此刻的感受,希望不會發生的事情發生了,不希望想做的事也被迫要做。
  為什麼?是自己想不到人性是這般醜惡?還是對人性的寄望太高?我不知,我只知我以往做出的一切,可說全公司最落力的一個人,助公司賺最多錢的人,但除了薪金外卻一無所有,我不是盡力在走前把鬼書皇推到最高點嗎?為什麼公司會對我遠遠不如一個普通助理?我很喜歡錢,但比錢更重要的是我的尊嚴,公司這樣做,是侮辱我,這...令我怒!也是這怒才令我寫這一個故事...一個未說完的故事。【溫日良 14/2/91 凌晨三時】
--------------------------------------------------------------------------------------------------------------------------
【絕地天行創刊號的肥良專欄--28/2/1991】
  終於完成第一期絕地天行了,工作過程十分辛苦,除了數位朋友幫寫畫以外的事物外,全書創作只由我與秘撈的一位助理完成,還是週刊來的,希望能捱到起碼數期吧,低無論如何也會把故事寫得好的,因為現在我體內有份怒火燃燒,這個動力能令我的稿最少有它的基本水準。
  故事草圖問題不大,最大的問題是寫畫人物,多年沒有畫公仔的我水準不好,幸好秘撈助理手景了得,畫面才沒太核突,想起與亞國合作時我完全不必擔心他寫畫人物,因為他畫得十分出息,「公仔」更能畫得到靈氣十足...,不必擔心,日後相信我們合作機會多的是。
  回想起亞國,也回想到鄺氏了,本想能做到好頭好尾的離開,卻因錢銀弄到不歡而散,唉...我不是如我辭職之前所說,在我離開之前把鬼書皇推到更高銷量嗎?我不是每星期也有書出街嗎?更加在走的期間沒有「玩野」。做了這些,得來的卻是多個助理也有的花紅...我沒有,豈有此理!我不是為公司賺最多錢的人嗎?為什麼要這樣?我要求一個解釋。得來的便是一番廢話,或許我不明白聰明人們的聰明,但我卻明白,花紅是我上一年成績的功德,合約沒說明也好,我走也好,上一年的錢,是我幫公司賺回來的,不給我,便當我是傻仔了。
  當時我很怒,更把手頭上已寫好的稿掉了,當晚便拾東西離開,連應承然哥「上官小寶」做多兩期,加送三期故事內容的諾言也不守了,原因好簡單,因為他們不給我可以得到的,不論上層如何混亂,若要給我,我必然會有,可是我偏偏沒有,若再幫他賺錢,我豈不是個傻仔?!:「不給他錢,還幫我們拚命,不傻?是什麼?」簡直傻得可愛!
  所以我也不守諾言也不做傻仔。
  也好!他們這樣做反令我幹勁十足,找錢的慾望更大,因為我現在真的很窮,非常需要錢,而出這故事的題材,賺到錢的機會很大,雖然為了賺錢,但故事方面也下了極大的心機!今期手法如我以前寫的差不多,而下期希望有新的轉變,希望大家捧場。
  回說今期的專欄,本不想寫離開鄺氏這些的,但說話在我心內不吐不快,如讀者覺得無聊的話,請多多包涵。
  下期專欄,加插我朋友-此書策劃與一個叫秘撈人手記的專欄,請留意。
  趕到七彩,篇數大為混亂,空了一版,那便寫寫對我重要的東西,希望不會悶親你們,下期再見!【尋人:亞海,找你不到,急需要你幫手,請立即找我,十萬火急。(記得帶手信)肥良】
--------------------------------------------------------------------------------------------------------------------------
【絕地天行第二期序--6/3/1991】
  上一期畫面的失敗是我一生以來最大的失敗,令我悔意無限,希望能把今期製作水準提高,作為補償,也希望今期乘這重要角色異域乾坤的出場一起把絕地天行的局勢扭轉...【溫日良】
----------------------------------------------------------------------------------------------------------------------------
【絕地天行第二期的肥良專欄:最大侮辱──6/3/1991】
  九一年的二月廿六日是我一生難忘的日子,當晚第一期《絕地天行》印刷好了,朋友把製成品帶回來,滿懷開心的我立即第一時間觀看,一看之下大吃一驚,封面標題字的分色與我想像大有出入,深藍變粉藍,血紅變粉紅!是自己給分色的資料有問題而引致出錯?我再把書翻了幾遍,更加心驚,內文質素本已不太好,怎料可能因線條粗幼太特殊,令畫面一塌糊塗...,以我看書的經驗,我面前的書,是一本四至五線書...當時看得險些流淚了,一種作悶的感覺頂在心頭,像要把那感覺與內臟一起嘔出來才痛快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我很想找個洞藏起來,當晚我沒有工作,心想如何對我期望的人解釋?但我可能解釋什麼?是我自己的錯,真的以為兩三個人可以創作一本「可以看」的週刊嗎?失敗是活該的。
  曾經指責他人看小我侮辱我,但一生令自己受到最大侮辱的竟是自己...,若不是那些書已在發行途中,我必立即收回,一把火把它們燒掉,損失金錢,絕對比我現在的感受好...。我...已無話可說,是我的錯,也只能在此向我有期望我讀者說一句:對不起。
  二月廿七號,《絕地天行》面世了,我不敢出街,晚上也失眠了,獨自留在家中,希望能逃避,但卻接到不少小朋友的電話,有些問我怎會弄成這樣?另外更有不少同行朋友予我支持。更無條件的幫我,說第一期已無濟於事,寫靚第二期,希望挽回聲譽吧,我本已絕望,但多位朋友的支持,令我實在感動不已,第一期製作不好,但故事我滿意,而第二期,我更要俾心機,起碼要把《絕地天行》弄得似樣,好予讀者有個交代,今次失敗,可說是我一生最慘重的一次,但當知道不少朋友在支持我,卻非常感動,這叫我如何再失敗?令他們失望啊!好了,一會兒他們便上來幫我手,我也要開始工作了,...希望今期能補償我上期對不起讀者們我錯吧!【溫日良】
----------------------------------------------------------------------------------------------------------------------------
【肥良專欄--4/11/1993】
  這年間,我每週的專欄都會在最趕的時間把字起好;所以多數只會寫一些吃喝玩樂的東西...。記得當日寫鬼書皇的時候,寫專欄更是我喜愛的環節,在專欄內寫出感受是一種對工作和內心的減壓。近日我也好幾次想認真的寫一寫自己對一些批評和自己一些挫折,但到最後還是放棄了...。這可能是因為不想得罪人,也可能過了幾日,『火』也降下,挫折的失敗感也過去了。但在上期說要寫點特別的東西時,我用了很久的時間在想要寫點什麼...。忽然,我想到了,便寫我老豆吧。少提及他因為我對他太沒有好感了。從十二歲起,他在我心目中只是一個自私自利的蠢人,直至現在也是。這樣寫自己老豆,可能會被雷劈,可是當十二歲開始被迫工作至深夜,每個週末在快餐店面對廿多個專來攪事的鬼仔,不想自己兒子讀書,連簽一個能拿獎學金;甚至圖書館借書的簽名也不肯簽。在我十六歲,他對我說除非我在他的店幹五天工作(當時已幫他四天,店一週開門六天,更在我讀著中六課程時),我才能留在店內。否則便要我離開,更還不給我回家住,原因是我會教壞弟妹(多年的日子都在店裡,根本便幾乎沒有回家)。當時我真正的感覺到,我的老頭子要趕絕我。而我沒有屈服,我離開了...。之後我姊姊幫我找了一份兼職與在朋友家裡租了一間房給我住,但之後我的學業還是慘淡收場,這只能怪自己沒用。但當時,我對家人也未完全絕望,後來我媽找我,叫我返快餐店幫手。若不,便會結束生意,我在極不願意的情形下答應了。而到後來,情形都是在極不愉快的結束幫手。
  之後我回到香港,對於英國的家也只會與我姊姊和西人朋友(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聯絡。在香港多年間,我幫屋企次數並不太多,(雖然如此,但今年單是幫英國的家人和朋友的錢,已足夠我買多一部新的跑車了)。也只在他們需要幫時我才出作幫忙,可是在前一個月,我忽然間覺得需要寄些錢回家,而正當要寄出的時候,我忽然收到我老豆寄給我的一封信...。內文的文宇意思上不但不知當日他自己做錯,還似在說我的幫助是『應該』的...。只可惜,我不同意他那種態度,在我心中,我說了一句:『便到現在他還不明白自己做錯。』,所以我取消寄錢回家的念頭。或許有些人會說我在見死不救。不會的;我清楚英國的情形,真正或虛假的困境是騙不了我的...。其實我也要求太高了,我是想我老豆明白他當日所做的一切是錯,而如今,一切後果便由他承受。只可惜這道理他永遠不會明白...。因為他不明白便不明白,他只會知道他是我老豆,這便是他的道理!但他有否想過,我的出生便只是他尋求一剎快樂時出現...?寫了這麼大逆不道的說話,現在也該是雷公劈我的時候了!那便劈吧!!要是我錯,雷公不妨給我劈多兩野呀!!
  在收筆之前,我發覺我老豆暗裡『教』了我一條好有用的做人道理。便是我日後若生了仔,我絕不會對待我的兒子好像他對我的那般...。唔...這是很好的一課,或許到最後,我還是要多謝我老豆令我領略這道理吧。


(2,330 views)
[更多討論] 聊天版:生活資訊、談天說地、閒聊等一般討論




"溫日良專欄重溫" 傳統頁面(電腦版)

首頁 繪圖設計 工作閒聊 比賽活動 美術討論 標籤 圖片
傳統桌面版 [ 登入/註冊 ]
© Vovo2000.com Mobile Version 小哈手機版 2019